第76章 076:顾萧归来,他们在一起了!(2更)

翌日清晨,气温低了几度,风也大了许多。

苏遇鲤等招财吃完东西,就领着招财出门晨跑。

一打开门,就看见门外站着个人,他没有行李,手上提了一个纸盒,身上还穿着灰白格子风衣的外套,是毛呢的料子,头发似乎是遇了风,被吹乱了几缕。

她条件反射的喊他:“顾萧,你回来了?”

顾萧应:“嗯。”

她把招财往旁边牵,避免招财的狗毛蹭了他一身,他衣服的料子,会粘毛。

“你是,从哪里回来?”

她看了看时间,还不到七点。

他昨天说,他不在檀城,那就算是离檀城最近的城市,最少也要两个小时的车程。

顾萧说:“宜城。”

苏遇鲤问:“你坐了一个晚上的飞机?”

从宜城过来的话,在飞机上就要三四个小时,再从机场到这里的话,差不多就这个点。

顾萧点头:“嗯。”

她舍不得他熬夜,牵着招财,把路让了出来:“你怎么不白天再回来?”

“鲤鲤。”

她抬头看他,她的眼睛里藏着关切,又复杂:“嗯?”

“你说,你在等我。”

苏遇鲤看着他。

顾萧继续说:“所以,我一刻也等不了了。”

苏遇鲤在原地站着,好半天没有说话。

走廊上的窗没有关,一阵风刮来,吹乱了她的发。

顾萧走到她身侧,替她挡着风,目光柔和,比窗外的晨曦还明媚,他声音很轻,从她耳边传来:“你不是有事情要问我吗?”

苏遇鲤紧紧攥着手里的牵引绳:“嗯。”

顾萧走到门口,输了密码开了门:“进来说吧,这里风大。”

苏遇鲤牵着招财,进了顾萧的家。

顾萧把车钥匙放在玄关的柜子上,拿了双女士拖鞋出来:“进来随便坐吧。”

“好。”苏遇鲤穿好鞋子,走到沙发边坐下。

顾萧回了趟房间,不知道拿了什么东西,很快又出来了。

她的神经是紧绷的,用着余光注意着她前一天晚上荡过的地方,又偷偷追着他的身影,总担心被他发现了她夜潜他家,图谋不轨。

但见顾萧神色依旧,未曾动容,应该是,没有发现什么吧。

他把手里的纸盒放在茶几上,轻轻打开:“给你带了早餐,先吃早餐吧。”

他知道,她一个人住惯了,经常不吃早餐。

她点头说:“谢谢。”

不一会儿,又抬起头:“顾萧。”

顾萧把纸盒里面的蛋糕和蛋挞拿出来,放在她面前:“嗯,怎么了?”

苏遇鲤看着他的脸,眼神里充满了坚定,毫不犹疑,有期待,还有些许未知的情绪:“我们很久很久以前就见过,你还记不记得?”

顾萧停下了手里的动作,抬头,目光撞上她炽热的瞳眸,稍微沉默了一会儿,他说:“记得。”

苏遇鲤的手突然松了,招财拖着牵引绳在他家里跑来跑去的,发出“叮叮当当”的声响。

她犹豫再三,说:“你的手机号码,车牌号码,还有家门的密码……”

顾萧猜到她要说什么,没等她说完,他打断了:“都是你的生日。”

她眼神闪烁,倒映在他的眼波里,小小的一个她,占据了他整个瞳孔。

他说:“不只是这些,还有我手机的解锁密码、付款密码、办公室里的保险柜,所有需要密码的东西,全都是你的生日。”

这话一出,苏遇鲤整个人就懵了,她问他:“你是不是调查过我?”

他这次回来,就没打算再骗她,大方承认:“是。”

苏遇鲤目光变得尤为复杂,没说话了。

顾萧看着她,目光里也有了很久很久都不曾有过的慌乱,他害怕鲤鲤会因此疏远他,讨厌他,眼神里多了几分不确定:“你是不是生气了?”

苏遇鲤问:“你为什么要调查我?”

顾萧乖乖回答:“因为,我想知道你的喜好,想投你所好。”

苏遇鲤低喃:“投我所好?”

顾萧坐在旁边的沙发上,背脊挺直,坐姿优雅:“鲤鲤,我喜欢你。”

他的声音很轻很柔,像冬日晨曦里的风,在她耳边回荡了好几遍。

鲤鲤,我喜欢你。

我喜欢你。

苏遇鲤心跳的特别快,太阳穴附近的青筋似乎都要爆裂了,她咬紧下嘴唇,一张白皙的脸因为憋着气变得有点红。

她藏着情绪,说:“所以,上次你说,你有一个遇见了就不想错过的人——”

他看着她,眼神不曾闪烁,不曾动摇,声音相当笃定:“是你。”

苏遇鲤待在原处,盯着他看。

苏遇鲤掰着手指头,压着声音:“上次你说,你有一个想结婚的人——”

顾萧的目光还在她脸上:“也是你。”

他已经从苏遇鲤的微表情里洞悉了一切,他问:“鲤鲤,你愿意跟我交往吗?”

她低着头,攥着小拳头,安静了好半晌,她才点了点头,说:“可以。”

听到她肯定的答复,顾萧心里的花田像是花开了漫山遍野:“鲤鲤,你要考虑好,你如果答应了我,以后也不能分开。”

苏遇鲤这次没再犹豫了,朝他笑,很郑重其事:“嗯,我考虑好了。”

她在心里,都考虑了不知道多少年了。

他补充:“不管未来发生什么,不管我是个什么样的人,你都不能不要我,好不好?”

她想都没想,用力点了头:“好。”

她怎么会不要他?她偷偷藏了十五年的小心思,十五年的漫长等待。

在十五年后的今天,她终于等到了,也终于可以不用再藏了。

她还怕他会反悔呢。

她扭头,看着他:“顾萧,你也不准反悔。”

“我不会反悔,”顾萧牵着她的手,虽然得到了她肯定的答案,但他还是不安心:“除非,我死——”

除非,他没斗过顾家的那些人。

苏遇鲤条件反射的捂着他的嘴,“别说,你不会。”

她看过不少新闻,说做律师的,跟人打官司,要是赢了官司,可能会被败诉方报复。

片刻后,她才发觉有些失礼,倏地将手抽回。

顾萧却抓着她的手,缓缓低头。

一个吻,轻轻的吻在了她的手心。

他炽热而温和的气息在她的掌心游蹿,起起伏伏,像在挠痒痒,弄的她好痒好痒。

而且,痒的,还不只是掌心。

痒的不行,她用力将手抽了回来:“顾萧,我手脏。”

顾萧看出了她染了绯色的脸颊,兴致一来,故意打趣她:“那,哪里不脏?”

说完,他的眼神游走到她的唇上,定住了,她也注意到他炽烈的目光了。

他盯着她红色的唇:“这里不脏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