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073:韩云昭告白未果

咱们再说回苏遇鲤,她挂了电话后,洗了个澡,把家里稍微收拾了一下,她刚刚在网上买的被单和床单也送到了。

她就拿到顾萧家里去给他换上了,顺便把他家里的一切都恢复了原状,把那个U盘也放回了原处。

她发信息给于未然:【未然,我今天有什么工作吗?】

于未然:【今天暂时没什么通告,不过公司在给你招助理,下午安排面试,你要是有兴趣,可以过来亲自看看。】

苏遇鲤:【嗯,要是下午我没什么事,就过去吧。】

于未然:【好。】

再回到家时,就接到了姑姑苏瑾阳的电话。

“姑姑,怎么这个点给我打电话?”

这个点,姑姑一般都是在花店插花。

这么多年了,插花已经成了她生活中不可分离的一部分了。

“鲤鲤,我刚刚看到新闻了,你昨晚在做直播?”

苏瑾阳声音是这世间人少有的清雅,像是那种对什么事情都不关心的感觉,或者说,像是久居桃源,不问世事那般。

若是姑姑再年轻十几岁,绝对是檀城上流社会那些伪名媛们望尘莫及的存在。

只是,姑姑呀,不跟她们玩。

她一向不爱说谎:“嗯,机缘巧合,就进了娱乐圈。”

苏瑾阳只是浅浅一笑,也没说什么:“你呀,好不容易退役了,你爸妈还以为能安生了,一转眼,你又进娱乐圈了。看来,你爸妈又没法安生了。”

苏遇鲤知道姑姑一向很疼她,连重话都舍不得说。

“姑姑,等会儿你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过去看你好不好?”

“好,我今天都会在花店,哪都不去,等你来。”

“嗯,姑姑。”

苏遇鲤化了个淡妆,戴上口罩,就出门了。

刚打开门,就见着,门外站了个人。

她有点吃惊:“教练,你怎么来了?”

韩云昭把身子站直,走近她:“鲤鲤,你要出门?”

“嗯,”苏遇鲤回答:“教练,你来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韩云昭今天有点不一样,穿的十分正式。

搞体育的,平时都是怎么舒服怎么穿,可他今天,却穿了一身西装,搭配一件呢绒大衣。

“鲤鲤,”韩云昭问她:“你是不是已经有男朋友了?”

苏遇鲤被他这么一问,纵使她之前从未想过,但结合昨晚的事情,她大概知道韩云昭想说什么了。

她尽量转移话题:“教练,昨晚的事情,就是节目组临时安排的一个调节气氛的插曲,如果困扰到你了,我很抱歉。”

“没关系,”韩云昭很快就接了话:“在那个场合,你能想到打给我,说明,我并不是一点分量都没有,对不对?”

“教练,你说的对,”苏遇鲤没有否认,但却把关系捋得更清晰:“你在我心里的确是有分量的,你是我很尊重的一位老师,也是我心里认定的,为数不多的朋友。”

这一番话,韩云昭明白她的意思了,就是,不管她有没有男朋友,她都不会再考虑他了。

他是个对词汇特别敏感的人,她很聪明,用了“很尊重”和“为数不多”,将他未出口的话彻底堵住了。

这两个词汇,让韩云昭没办法再进一步了,如果他再进,或许,在鲤鲤心里,他怕是连“很尊重”和“为数不多”都算不上了。

有些话,点到为止就好,再说破,怕是以后连朋友都没法做了。

他低头,笑了,开玩笑似的,还是想试试:“鲤鲤,我昨晚电话里没说完的话,你确定不用再听了吗?”

苏遇鲤微微颔首:“教练,我希望你说给更为珍重你的人听。”

“好,听你的。”韩云昭彻底没招了,只好怅然一笑:“去哪,我送你吧。”

苏遇鲤拒绝了:“不用了,我打车,很方便。”

出了小区大门,苏遇鲤上了一辆出租车,等她的车消失后,韩云昭才上了自己的车。

很快,出租车在姑姑的花店门口停下了。

苏遇鲤下车,走进了花店,却没有见到苏瑾阳。

她找了一圈,花店里空无一人。

她立马拿出手机,给苏瑾阳打电话,电话响了很久,没有人接,直至通话被自动挂断。

姑姑既然答应了她会一直在花店等她,怎么她来了,却不见姑姑的人,电话也没人接。

一点都不像是姑姑的作风。

她走到花店门口,四处张望了片刻,又去问了隔壁的商店老板:“你好,请问一下,你知道这家花店的老板去哪了吗?”

商店老板摆摆手,说没注意。

她又换了一家商店问,依旧是一样的答案。

一股不安的感觉油然而生。

她还是,只能继续给苏瑾阳打着电话。

大约过了十分钟,姑姑终于接电话了。

苏遇鲤声音有些着急:“姑姑,你在哪里?怎么刚刚都不接电话?”

苏瑾阳不疾不徐:“没事没事,我就出来送个花,马上就回去了。”

苏遇鲤不放心:“你在哪里,我去找你。”

苏瑾阳说:“别来别来,我大概五分钟就到了。”

苏遇鲤只好说:“好,那你注意安全。”

苏遇鲤一直在门口等,苏瑾阳从不远处的巷子里走了过来,旁边还有个男人,搀着她。

那个男人,不是别人,正是她的新老板,厉潭沉先生。

她迎上去,朝厉潭沉点了点头,扶着苏瑾阳的另一只肩膀:“姑姑,你没事吧?”

“我没事,我就是去送个花,忽然有点低血糖,就在路上晕倒了,幸好这个小伙子,把我扶起来,还亲自帮我把花给客人送了过去。”

苏遇鲤说她:“您怎么还亲自去送花呢?”

“这不是你鹿姐今天休息嘛。”苏瑾阳没当一回事,看向厉潭沉,眼神里都是欣慰:“小伙子的心肠真好,你叫阿沉是吧?阿姨没记错吧?”

厉潭沉也微笑着点头:“对,我叫阿沉,只是举手之劳,不必言谢。”

苏瑾阳又看着苏遇鲤:“这是我侄女,叫鲤鲤。都还没吃饭吧,走,姑姑带你们上我家吃饭去。”

厉潭沉婉拒:“阿姨,真的不用客气。”

苏瑾阳打趣了一声:“你是不是嫌弃阿姨做的饭啊?”

厉潭沉解释:“不是,阿姨您误会了。”

苏遇鲤扭头看着他,微微颔首:“我姑姑让你一起吃饭,就一起吃吧,阿沉先生。”

她也跟着姑姑喊他“阿沉”,还喊得有模有样的。

厉潭沉低头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