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072:顾萧的儿时故事

顾萧的声线很沉,还是那个熟悉温柔的声音:“我现在不在檀城。”

苏遇鲤问:“那你什么时候回来?”

“还不确定,”顾萧站在窗边,看了一眼床上躺着的人:“处理完了我会尽快回去。”

苏遇鲤抿了抿唇:“好,我等你。”

“好。”

挂了电话后,顾萧在原地站了几秒钟。

原来,有人等的感觉,是这样的。

是一种很满足,很期待的感觉。

他收好手机,走向床边,缓缓开口,是极度冷淡的口吻:“我问过医生了,你死不了。”

说完,不等床上的人回答,他转身往门口走。

“顾萧。”床上的人叫他:“你要去哪里?”

顾萧停下,没回头:“有急事,回檀城。”

顾世连挣扎着起身,背靠着床头:“这就是你对父亲说话的态度吗?”

顾萧转身,看向顾世连:“那您希望,我对您是什么态度?”

顾世连被他这句话问得说不出话来。

过去的这些年,是他,亲口告诉他,不管做人,还是做事,都要狠。

对别人要狠,对自己,更要狠。

十八年前,顾萧八岁。

顾世连派人将顾萧从那处不知名的农家接回了顾家,却没有接上他的母亲。

八岁的孩子捂着眼睛,哭得撕心裂肺,喊着要妈妈,跪在他面前求他,求他不要拆散他和母亲。

可顾世连只是相当厌恶的看了他一眼后,一脚将他踹开:“哭哭啼啼,那么懦弱不中用,你不配当我顾世连的儿子!我的儿子,要像狼一样狠!不是你这样的孬种!”

话说完,他让人把顾萧关进了暗房,除了送饭的时候,其他时候谁也不准打开那道门。

顾家的孩子,名字的第二个字,都是修字。

唯独顾萧,不是修字辈,因为,在顾世连看来,顾萧根本不配做他的儿子,所以,从未想过给他改名字。

顾萧毕竟是个在母亲手掌心里长大的小男孩,没经历过什么大风大浪,性格仍旧天真淳朴。

起初,顾萧还是只会躲在小黑屋的墙角抱着头哭,哭着要母亲。

一连十几天,顾世连一次都没来过。

最开始送来的还算是正经的饭菜,然后,饭菜就越来越不对了,先是菜很咸,然后是很苦,最后,送来的,直接就成了剩菜残渣了。

后来,他明白了,哭和喊是没有用的。在这个家里,根本不会有人同情他。

他不能就这样被关一辈子,他必须想办法自救。

后来的某一天,他提前准备好了一根棍子,趁佣人给他送饭的时候,一棍子下去,把佣人的头给砸破了。

他撒开腿往外跑,可家里的佣人并不少,大家都怕弄丢了这位小少爷会被顾世连惩罚,都对他围追堵截。

一行人将他堵在三楼的一个小房间,他无路可逃了。

他站在窗边,一动不动。

有两个女人从佣人后面走了过来,站在前面。

其中一个穿着貂皮大衣,浓妆艳抹,她拿着手绢捂着嘴巴,说话阴阳怪气的:“哟,还想跑呢?没有路了,怎么办?”

另外一个女人穿着旗袍,外边套了件外套:“你小子还挺能跑啊,吃了这么多天的剩菜残羹还有力气跑那么久,身体素质不错嘛。”

貂皮大衣:“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上去给我抓住他,要是人真跑了,你看顾爷怎么收拾你们!”

旗袍女人搭腔:“是啊是啊,都别愣着了,快把他抓回暗房里去。”

佣人们听见两位女人的话后,就朝着顾萧一拥而上。

顾萧朝窗外看了一眼,只是一眼,没有犹豫,直接从窗户跳了下去。

只听见后面传来了几声惊叫声,惊叫声里,还有人在说:“摔死了才好!”

这个家里的人,原来,都想他死。

顾萧从病床上醒来时,见到了顾世连。

顾萧没有说话,只是用着一双眼睛瞪着他,眼睛在眉毛下面忽冷忽暗,像是荆棘丛中燃起的一堆火。

眼神也不再是十几天前见他时的胆怯,取而代之的,是无可动摇的决绝。

经过这一场闹腾,顾世连就没有再关着顾萧了,但出入都会派人跟着。

等他伤势渐渐好转,他回了农家,去找他的母亲,却发现,母亲已经搬离了那里。

他回到顾家后,只问了顾世连一句话:“你把我的母亲藏哪了?”八岁的小男孩,被迫让自己坚强和狠绝。

“我没藏你母亲。”顾世连只是冷冷的回了一句:“我只是告诉她,只有她离开了,我才会善待她的儿子。”

自那天起,顾萧的话就很少很少了,他再也没哭过,也再也没笑过了。

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从没叫过他一声父亲。

他教他的,不管对谁,都要狠。

而今,躺在床上的人,竟然主动提及“父亲”这个词。

顾世连靠着床,咳了两声嗽:“顾萧。”

顾萧站在原地,没有应答。

顾世连捂着胸口:“我不是得病,我被人下毒了。”

他把他们教得都像他,这个家里的每一个人,都有一万个要毒死他的理由。

或为了财产,或为了权利,又或为了报复。

顾萧面上无波无澜,看着他:“我刚刚说了,我有事,要回檀城。”

顾世连是死是活,他根本不在乎。

话落,他转身就走。

身后传来顾世连的声音:“你不想知道你母亲的下落吗?”

闻言,顾萧停下了脚步。

在他十一岁那年,他得到消息,说他的母亲已经离世了,但他没有见到她的尸身,也就一直没有放弃寻找她。

这些年,他一直在暗中调查,却一直查无所获。

原来,母亲真的没有死,果然还是被顾世连给藏起来了。

他回头,看向顾世连:“你想让我做什么?”

顾世连拿起床头柜上的玻璃杯,喝了口水:“我要知道是谁下的毒。”

顾萧抬着眼皮:“如果是我呢?”

顾世连笑了:“你不会。”

顾萧打开门,出了房间。

见顾萧从顾世连的卧室出来,客厅里坐着的顾家的所有人全都看了过来。

顾修清凑了上来,娇滴滴的声音:“三哥,爸跟你说了什么?”

顾修明也按捺不住了,起身走近顾萧:“是啊,爸都说什么了?”

昨夜,是顾世连的生日宴。

席间,顾世连忽然吐血,宾客们都慌了,家庭医生立马赶到顾家急救。

顾世连高烧不退,迷迷糊糊的,嘴里却念叨了一句“要见顾萧”。

顾家人都打不通顾萧的电话,因为,顾萧把顾家所有人都拉黑了。

而陌生电话,顾萧也从来不接。

顾修清就想到了孟田。

是以,顾萧在小区车库里,就接到了孟田的电话。

面对客厅里这群狼子野心的人,顾萧根本不屑多看一眼。

当然,他自己也不是什么好人,他什么都没说,绕开他们就走了。

“喂,顾萧!你这是什么态度?”

“真是个白眼狼!”

“小野种,十八年前就该死了!”

……

顾修清就站在一旁,看着他们骂,然后低着头偷偷在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