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070:送你个微博小号

厉潭沉回了演播厅,又坐下,翘着二郎腿:“刚刚停电前,直播间的在线人数倒是上来了。”

说起这个,刘鑫还奇怪呢。

“厉少,说来也怪,本来我是想去买直播人数的,但我还没买,就发现直播的人已经在蹭蹭蹭的往上涨了,上涨的速度很快,人数涨到了你让我给买的人数,我就没买了。”

听到这里,厉潭沉眸中疑惑,盯着后台的数据看。

刘鑫思忖着:“厉少,会不会是嘉华,想力捧丁米拉,所以也去买了直播人数?”

厉潭沉转动着食指上的戒指,看着刘鑫:“嘉华捧了丁米拉这么多年,一直不温不火,早就放弃丁米拉了。”

言外之意,这波直播的人数,肯定不是嘉华买的。

刘鑫点了点头:“哦。”

他沉思片刻,忽然自言自语:“手笔还挺大。”

“厉少。”刘鑫低着头,面上似有另外一朵解不开的疑云。

厉潭沉看出了他的心思:“说。”

刘鑫才说:“今天的直播,我们临时换了艺人,是要赔偿品牌方违约金的。”

厉潭沉不以为然:“所以呢?”

刘鑫就直言了:“为什么您不等到今天的直播结束,再发落关小姐呢?”

这样的话,违约金也不用赔了。

虽然他心里清楚,厉少根本不在意这点违约金。

“他们想要的不过是流量罢了,”厉潭沉笑了笑,“今晚的流量,早就超过了他们的预期。”

厉潭沉看着直播间出了一会儿神,刚刚断电的时候,他分明看到了从走廊走出去的一个人影。

穿着灰白格子的外套,是个男人。

厉潭沉从裤袋里拿出一张便利贴,交给刘鑫:“你把这个给鲤鲤送过去。”

“好的,厉少。”

-

虽然刚刚断电了,出了一段小插曲,但节目原本也快结束了。

重新接通直播后,苏遇鲤和丁米拉只是上线跟观众草草打了个招呼,整场直播就结束了。

结束后,苏遇鲤去了洗手间,给韩云昭打电话。

她手机上有太多韩云昭的未接来电。

电话很快被接通,那边是急促而紧张的声音:“鲤鲤,刚刚怎么了?怎么一直不接电话?”

苏遇鲤觉得有点对不住韩云昭:“教练我没事,对不起,教练。刚刚我在上直播,他们让我在节目上打电话借钱。”

那头沉默了一会儿,才笑着说:“没关系,你没事就行了,没什么事我就先挂了。”

苏遇鲤迟疑了一下,也没多问,只说:“嗯,好。”

她听出了韩云昭语气里的清冷和黯然失色,是她认识他这么多年,从未见过的情绪。

即使是之前她训练或者比赛表现不佳时,韩云昭对她严厉的态度都没让她感觉如此刻的森寒。

挂了电话,韩云昭坐在餐厅的椅子上,看着被包场的餐厅里,只有他一人,忽然就冷笑一声,而后,兀自倒了杯酒,一饮而尽。

演播厅里,于未然跑到苏遇鲤旁边,递了瓶饮料给她:“今晚表现不错啊,后半场,直播间的人数蹭蹭的往上涨,我觉得,八成是冲着你来的。你的身价,要涨啊!”

苏遇鲤接了饮料,面上有些不自在:“未然,我觉得,我今晚好像做错事了。”

于未然看她:“怎么了?”

“今晚我教练本来约我吃饭,说有事要跟我说,他说的挺正经的,应该是重要的事情。我不仅爽了他的约,刚刚在直播上这样公开戏弄他。”

都在电话里把家底都爆出来了,应该是真的担心自己出什么事吧。

苏遇鲤越想,就越觉得自己实在不应该。

“哎呀,你想那么多干啥?如果他真的有重要的事情,一定会再找你的。”于未然打消她的顾虑:“再说了,又不是你故意要给他打电话的,还不是节目组的安排,你也别有心理压力了。”

“可是未然——”

于未然拿出一张便利贴,塞到苏遇鲤的手里:“这个给你。”

苏遇鲤摊开手,看着便利贴,是苍劲有力的黑色字体,写了个账号和密码,她问:“这是什么?”

于未然说:“厉少的助理刚刚送来的,应该是给你注册的微博小号,说是见面礼。”

苏遇鲤笑:“我用不着小号。”

于未然张牙舞爪的:“哎~话别说的太早,你现在好歹算是正式出道了,网上的键盘侠们厉害的很,你要是被黑粉骂,为了维护人设,又不能用你的大号骂回去,这时候小号的功效就发挥出来了。”

话虽如此,但苏遇鲤觉得她应该是不会干这事的。

于未然拉她往外走:“你看,人家厉少想的多周到啊,时刻关注艺人的身心健康,你总不能辜负别人的一番好意吧。”

苏遇鲤只好把那张便利贴塞进包里,跟着她走到人群中去。

负责这场直播的威哥忙前忙后,总算是把现场的工作都交代得差不多了,就召集了大家,说今晚的直播很成功,晚上请大家去庆功宴。

苏遇鲤本来不想去的,但因为自己还是个新人,如果不去的话,肯定会被人说成是耍大牌。

她三观特别正,历来就不爱给人添麻烦,就还是硬着头皮一起去了。

-

顾萧把车开进了东方御典的车库,刚刚熄火,正要下车,电话来了。

他接了电话:“什么事?”

是孟田打过来的,他声色有点着急:“三少,顾爷出事了。”

顾萧脸上是冷漠的神色:“人死了?”

孟田不敢回答:“三少,您还是回宜城一趟吧。”

顾萧耸了耸肩膀,又启动了车子:“我现在去机场。”

孟田:“好的,机票我已经提前帮您买好了,等会儿发到您手机上。”

那边,威哥带着一行人去了附近的一家娱乐会所,点了几打酒,让大家吃好喝好。

于未然不是苏遇鲤的经纪人嘛,席间,自然是帮她挡了很多酒,但她也没有三头六臂,总有疏漏的时候。

所以,苏遇鲤也就象征性的喝了两杯,也没喝醉。

结束后,于未然叫了代驾,就和苏遇鲤上了车,先让代驾把苏遇鲤送回东方御典。

四十分钟后,车子到了2栋楼下,苏遇鲤下了车,交代于未然:“我到了,你回去的时候路上小心。”

“OK,保证安全。”于未然伸出三个指头:“我酒量你知道的。”

苏遇鲤还是有点不放心:“到家给我打电话。”

于未然点头说没问题。

苏遇鲤才转身,进了2栋的大门。

代驾师傅才调转了车头,往于未然家的方向去了。

等看不见苏遇鲤的背影了,确认她安全后,停在五十米外那辆蓝色轿车才掉头开走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