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069:鲤鲤直播借钱

工作人员把丁米拉的手机递了过来,丁米拉翻着通讯录,正要拨过去。

主持人洋子提醒她:“在打之前,记住我们的规则哦,要开扩音,也不能告诉他我们是在做节目哦。”

丁米拉做着求饶的表情:“希望接我的电话的人,千万不要看到这个直播哦。”

说罢,她就拨了号码,开了扩音。

电话通了。

丁米拉:“王哥呀,你刚刚不是给我打电话说,想约我去吃饭嘛。”

王哥:“米拉呀,你现在有时间啦?”

丁米拉:“王哥,我最近手头上有点困难,能不能借我五千块钱呀?”

电话那边沉默了几秒。

丁米拉挤着眼睛,让观众等待下文。

王哥:“米拉,你刚刚说什么?刚刚我秘书找我有点事,就这样,先挂了啊……”

电话挂断,洋子立马就接了话:“看来,米拉这个办法还真是十分有效啊。那位王哥,会不会记仇啊?”

丁米拉:“洋子姐,我为了节目,也是豁出去了!”

洋子:“好方法当然要跟直播间的观众们一起分享啦是不是?”

洋子:“鲤鲤,你呢?你有什么可以跟观众分享的技巧吗?”

说完这句话,洋子的目光就锁定在了直播的人数上,人数果然慢慢有了回升,她看着屏幕上的弹幕。

“我看到弹幕上有观众留言说,也想看鲤鲤直播借钱是吗?”

“这位朋友,你的这个建议很好,我们现在就给安排上!好不好?”

屏幕上齐刷刷弹出:【好】。

洋子为了挽留直播人数,也是没下限了,她扭头,看着苏遇鲤:“鲤鲤,你看,直播前的观众朋友都想看你直播借钱,众望所归,我们也不能拒绝,你说是吧?”

苏遇鲤也看到弹幕了,只好点了点头,说可以。

其实直播间的观众让苏遇鲤直播借钱,无非就是想看她被拒绝罢了。

在他们心里,苏遇鲤就是个临阵脱逃的逃兵,他们要把她高高在上的假面给撕下来。

洋子:“鲤鲤真是爽快人,工作人员,麻烦帮鲤鲤的手机也递过来一下。”

于未然站在原地,窝了一肚子的火,她认识苏遇鲤都多少年了,她哪里问别人借过钱。

苏遇鲤拿到手机后,洋子又来搞事情了:“鲤鲤,咱们把难度提升一点吧,就给你通话记录里,最近的一通记录回拨过去,问他借钱。而且,要借五万,好不好?”

苏遇鲤根本没办法拒绝,语气很温柔:“可以。”

观众们看着直播,忽然有点心疼这个姑娘了,都被人这么整了,还那么冷静温柔的说可以。

苏遇鲤打开通话记录,看着韩云昭的电话,给他拨了过去。

电话还没拨通,洋子凑上去,按断了她的通话。

“鲤鲤,在打电话之前,先跟我们介绍一下,你要打电话的这个人,跟你是什么关系?”

苏遇鲤抿唇一笑:“他是我的教练。”

洋子:“男的女的?”

苏遇鲤回答:“男的。”

洋子脸上的表情一直都是贱贱的:“那他知道你今晚在直播吗?”

苏遇鲤摇头:“我没有告诉他。”

洋子把手机还给她:“好的,检测完毕,现在开始打电话吧。”

苏遇鲤又点了回拨,开了扬声,电话只响了一声,那边就接通了。

“鲤鲤。”是低沉的男声。

苏遇鲤屏住呼吸:“教练,有件事想请你帮个忙。”

韩云昭是笑着说的:“我就说,你有事随时可以找我,机会来的还真快。”

此时,弹幕上一直在让她赶快借钱。

她都没看屏幕,轻声问:“教练,我最近手头有点急,你能不能借我点钱?”

电话那边安静了片刻。

片刻之后,他问:“鲤鲤,你发生什么事了?”

刚刚迟疑,不是他不愿意借钱。

只是,鲤鲤的家庭条件他太清楚了,能让她开口借钱,并不寻常,他在担心,她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苏遇鲤平心静气的说:“我没事,就是,教练,你能不能借我五万块。”

这一次,电话那头没有一丝犹疑,回答的很快:“鲤鲤,我卡里还有80多万,我等会儿把我所有的理财和股票都抛了,应该能变现150多万,你在哪里?我现在就去找你。”

杵在旁边的丁米拉脸都黑了,这剧情不应该是这个走向啊。

弹幕上直呼:【真爱啊,家底都掏出来了~】

苏遇鲤对韩云昭愿意借钱给她的事情倒是没有很吃惊,她觉得按他们的交情,借五万块给她他应该是不会拒绝的。

但她着实是没想到,韩云昭竟然会自报积蓄,还愿意都掏了干净都借给她。

她立刻拒绝:“教练,谢谢你,我不用那么多,要五万就好。”

说完,她想把电话给挂了,但是韩云昭那边的声音又过来了。

“鲤鲤,你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所以,今晚才推了跟我的约会?”

他花了一天的时间,在餐厅都准备好了一切,又是花,又是音乐表演,他本想,今晚跟苏遇鲤表白。

苏遇鲤感觉,事态好像已经不在她的掌控之内了。

面对韩云昭的问题,她有点为难了:“教练,我晚点再打给你吧。”

韩云昭却没有要停下的意思,握着手机,继续说:“鲤鲤,你听我说,你要是遇到了什么事情,可以第一时间告诉我,不要把我当外人,其实我,一直都很——”

突然,“啪”的一声,全场暗了,整个场子里的灯全灭了,所有的机器也全都熄火了。

演播间的人轰叫:“怎么回事?怎么停电了?”

苏遇鲤才把电话给挂了,韩云昭还一直在打来,苏遇鲤只能一次次挂断。

走廊上的紧急照明灯亮起,光线并不亮堂。

厉潭沉侧头看向走廊,看到了一个人影从走廊走了出去,他起身去追。

“厉少,你去哪?危险。”刘鑫也追了过去。

追到门口时,已不见人影了。

刘鑫追过来,上气不接下气:“厉少,你跑什么呀?”

厉潭沉回头:“你刚刚有没有看到走廊里有个人?”

刘鑫摇摇头,说没有。

不一会儿,演播厅的灯又亮了起来。

威哥叉着腰,一脸的怒气:“妈的,好端端的怎么忽然就跳闸了?是谁在公司用大功率电器?”

“没有用啊。”

几个打杂的工作人员委屈巴巴的回复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