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006:顾盼生辉

饶绮之便听话的、拘谨的坐在了他对面的椅子上。

约摸十秒,顾萧稍稍抬头,看向她:“案子很简单,上诉能赢的可能性不大。”

听到顾律师的定论,站在饶绮之旁边的郑明华就开始慌了,拧着眉头:“顾律师的结论是不是有点草率?不如我再跟您说明一下——”

“郑助理。”饶绮之给他抛了个自行体会的眼神,“别唐突了顾律师。”

郑明华才闭了嘴,不说话了,百思不得其解,内心暗暗腹诽:我哪里唐突了?我只不过是在关心我的小命罢了。

虽然,他很清楚,饶氏整个法务部都搞不定的案子,当然是不简单的。但,这位顾律师就看了十秒的资料,就把案子了解清楚了吗?未免也有点不负责任了吧。

“饶氏有两次没有准时出货,信誉问题是其一。”

“三年前,饶氏的工厂出过事故,有八个工人受了伤,虽然后期解决了安全问题,但曾经存在安全隐患,也会被对方抓得死死的。”

“今年,有人爆料饶氏的内部员工涉嫌走私,虽然并无实质性的证据,但是,或多或少,会左右法官的判断。”

“综上所述,饶小姐,贵司上诉的胜算,几乎没有。”

顾萧声色俱厉,却简明扼要。

郑明华目瞪口呆,顾萧说的话,跟他们法务部总监说的分毫不差,简单明了的三句话,却字字切中要害。

对于顾萧的分析,饶绮之并没有听的很真切,只是眼神落在他脸上,久久不曾移动,她缓缓开口:“那顾律师,依你看——”

顾萧合上文件,礼貌客气的说:“饶小姐,今天就先到这里,抱歉,我还有事。”

不多不少,正好两分钟。

“顾律师,我们还没谈到案子的关键点。”饶绮之看他的神色不太自然,好似真的很赶时间。

顾萧起身,没有过多的表情,声音清冷:“如果还有问题,可以问我的助手。”

话落,他拿了椅子上的黑色风衣,没有半分犹疑,头也没回的出了办公室。

张平看着他远去的背影,只好回头好声好气的跟面前的摇钱树恬着笑:“饶小姐,关于案子,您还有什么疑问吗?”

“我只有一个问题,”饶绮之从门口抽回了眼神,神色又恢复了常态,“顾律师会不会答应做我的代理律师?”

张平松了松领带,不确定的语气:“那这个,还得看顾律师了。”他这算是看出来了,她这哪里是问案子的问题,这纯属是冲着顾萧来的,又是一个借着官司的名义来泡他家老板的。

颜值果然是个好东西,难怪他家顾老板不缺钱了,可惜,他没有。

顾萧上了车,往檀城国际机场方向去了。

接着就在机场邂逅了苏遇鲤。

-

时间回到今天。

苏遇鲤小心把那本泛黄的日记收好,放进了包里,下了楼,在转角碰到了杜薇。

“鲤鲤,刚刚荣叔跟我说,他看到你朋友送你回来。”杜薇弯着眉眼,眼角有浅浅的鱼尾纹,“他说不是未然,是个男人。”

提及他时,苏遇鲤的眉眼就柔和了,她藏着眼底泛起的喜,故作轻描淡写的回答:“嗯,是一个认识了很久很久的朋友。”她扶了扶肩上的包,眉眼的喜悦就快藏不住了,“妈,我先走了。”

苏遇鲤脸上的表情已经明示了一切,杜薇怎么会看不出来,她笑,“嗯,妈妈都懂。下次,带他回来,让爸爸妈妈也认识认识。”

苏遇鲤点头,脸上晕了几分红霞,她说:“好。”

杜薇把手里提的一个盒子递给她,送她出了门,“容嫂做了你最喜欢吃的酿豆腐,带回去蒸了吃。”

“谢谢妈。”苏遇鲤接了盒子,转头看向苏晖阳,“爸,妈,我先走了。”

苏晖阳放下ipad,扶了扶眼镜,“让小李送你回去,有空就回来。”小李是苏家的司机。

苏遇鲤点了头说好。

-

-

顾萧在从凤栖湾回律所的路上,车厢里,依旧是大提琴的旋律,宛转悠扬。

手机震动,他掠了眼屏幕,接了起来。

“顾律师,关于饶氏的案子……”张平小心的汇报。

顾萧:“案子怎么了?”

听声音,张平猜想他家老板现在心情应该不错,他就直言了:“您打算接吗?”

顾萧把车里的音乐调大了些,指尖在方向盘上轻轻敲着,发出清脆的响声,“接一单没有胜算的案子,你是想砸了我的招牌?”

张平吃了瘪,语塞了一会儿,继续:“如果是别人,的确是必输无疑,但如果是您亲自出马的话,赢的几率很大。”

顾萧心情显然很好,语调却没什么情绪,“好,接。”

张平立马得令,笑得开了花:“是。”他满脑子都是那八位数的代理费。

惊喜之外,他还是很纳闷,多了一句嘴,“顾律师,您早上是去了机场吗?”

“有事就说。”语调淡然,没有情绪。

张平又卒。他咧着笑,又多了一句嘴,“所以,您是去接人吗?”

“去散步。”是清泠泠的声音。

这下,张平死而复生了。

所以,这就是他把那八位数的生意扔下的理由。

-

-

下午两点,苏遇鲤回了自己住的公寓,她的公寓平时除了于未然和苏遇见,也没别的人来过了。

她用着今天问来的顾萧的手机号搜索顾萧的微信。

“顾盼生辉”,是他的微信名。

苏遇鲤小心翼翼的点了添加,等了几分钟,都没有等到好友通过的信息。

苏遇鲤紧紧抿着唇,翻开了手机日历。

距离下个月的世锦赛,还有半个月,她把日记本小心放在床头柜里,简单收拾收拾后,就出门,去了训练场馆。

二十分钟后,苏遇鲤到了场馆。

“鲤鲤,你刚回来吧,不在家休息休息,今天还来训练?”

说话的人是韩云昭,是苏遇鲤的教练。

“嗯,距离世锦赛没几天了,我得好好训练。”苏遇鲤一边说,一边打开储物柜,拿出她的击剑服和头罩,和她那柄能上战场杀敌的武器。

“你也没必要那么拼,你的肩伤……”韩云昭欲言又止,毕竟他只是她的教练,论关心,他也没有足够的立场,他摆了摆手,说:“没什么。”

“教练,我要是不拼一点,你可能就要下岗了。”苏遇鲤开着玩笑,面向他,笑得很浅:“来,比一局。”

韩云昭站在原地,看了看她右边的肩膀,“我下岗没关系,但是你的肩膀,你确定可以?”

苏遇鲤点点头,“当然,我心里有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