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059:顾修清搞事情

其实在苏遇鲤刚刚跟他说她在赏月的时候,他就想问她了。

因为,他记得很清楚,在回来的路上,夜空里都是浓雾,见不到半分月色。

他想了一下,开口:“你是不是——”

口袋里的手机忽然就开始震动了,他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是孟田。

他想也没想,就把电话挂了。

苏遇鲤看他把电话挂了,非常懂事且善解人意的说:“没关系,你可以先接电话。”

话音刚落,顾萧的手机又震动了,还是孟田。

“抱歉,接个电话。”

孟田跟了顾萧有八年了,平时做事沉稳,并不是个冒失的人。

他刚刚挂了他的电话,若放在平时,孟田很识趣,一定不会再打第二通过来。

而且,现在还是夜里十二点多。

直觉告诉他,有事发生。

顾萧站在阳台,接了电话,声音很沉:“什么事?”

电话那头,传来的却并不是孟田的声音,而是娇媚清脆的声音:“三哥,我可算是联系上你了。”

是顾修清。

顾萧不想废话,开门见山:“你把孟田怎么了?”

顾修清声音甜甜的:“三哥,你这话说的,他一个大男人,我一个柔弱的女子,能把他怎么样啊。”

她拿着手机,坐在沙发上,她今天穿了件蓝黑色的小洋裙,裙摆都是蕾丝,裙边上镶了碎钻,在射灯的照射下一闪一闪的。

她有一头银灰色的卷发,戴着蓝色的蝴蝶结。

她的皮肤很白,脸很小,是典型的巴掌脸,眼睛很大,睫毛黑长浓密。

这张精致的脸,搭配这一身衣着,没有一丝违和,就好似,这身打扮,是为她量身定制的。

似蓝似黑的裙摆沿着沙发淌到地上,像是给地面铺了一层昂贵的蓝黑色地砖。

顾萧声音清冷:“你想做什么?”

顾萧和顾修清虽然是亲兄妹,却无半点血缘亲情。

应该说,顾家的几兄妹,没有一个是有血肉亲情的。

“上次不是让三哥看戏吗?三哥肯定没看,我就想着要亲自跟你讲讲这几天上演的好戏。”

顾修清顿了顿:“可是三哥是真的傲娇啊,电话不接,信息不回,微信还把我拉黑了。我这不是没办法,才出此下策的吗?要不怎么能联系得上三哥你呀。”

顾萧很不耐烦:“我再问一遍,你把孟田怎么了?”

顾修清回答他:“三哥,我刚刚不是说了吗?我就一个柔弱的女子,我能把他——”

“顾修清!”顾萧压着声音,把音量控制到顾修清能听到,但苏遇鲤听不见的程度,语速却不快:“你是想死吗?”

声音很冷,是毫不客气的警告。

察觉到已经惹怒了顾萧,顾修清的声音有点颤:“三哥,你知道的,我就算有再大的本事,也不敢动你的人啊!放心吧,孟田他现在好得很。”

话说完,顾萧挂了电话,从阳台走出来。

苏遇鲤还站在那里,一双眸子十分认真的盯着他看,他看到了,她眼里有担忧和关切。

在他在接电话的时候,她就看出来了,他那张清雅的脸上,添了几分她从未见过的冷色。

这通电话的内容,应该是让他不高兴的事情,她很担心,可是,她不敢问他发生了什么事。

没立场,也没身份,最多,只能确认他还好不好?

仅此而已。

她微微启唇:“顾萧,你还好吧?”

“我没事。”

跟顾修清通了电话过后,他觉得刚刚他想问鲤鲤的那个没问完的问题,这个时候不适合再问了。

他看她一眼,面露笑颜,语气温婉:“很晚了,我先回去了,你早点休息吧。”

说罢,他朝门口走了过去。

“好,你也早点休息。”她虽然很困惑,却还是善解人意的送他出了门。

宜城,频闪灯四蹿,五光十色的场子,是整个宜城最热闹的夜店。

顾修清从沙发上起身,脚步轻盈,走了几步,把手机交给面前的一个穿黑西装的男人。

那个男人身材高大、健硕,是她的保镖。

“去,把手机拿去还给孟田哥哥,不要让他知道是我拿的。”说话的声音还甜甜的,带着人畜无害的笑容。

“是,四小姐。”黑西装的保镖接过她递来的手机,转身离开了。

-

顾萧到家的十分钟后,孟田的电话又来了。

他接通了电话,却没有说话,等着对方的声音。

“三少。”

是孟田的声音。

顾萧才开了口:“刚刚怎么回事?”

孟田解释:“我刚刚在陪客户应酬,一转眼,手机就不见了,不知道谁拿走了。后来,又忽然出现了,我看了通话记录,刚刚有人用我的手机给你打电话了。”

原来如此。

顾萧告诉他:“是顾修清。”

孟田咬着牙保证:“对不起,三少。这次是我大意了,下次一定不会再发生了。”

顾萧嗯了一声,语气不冷不热:“顾家那两个,最近有什么动静?”

他指的是他的两个哥哥,顾修明和顾修方。

“大少最近迷上了夜场的一个姑娘,还把那姑娘的肚子搞大了,那姑娘闹到大少的家里去了,大少为了维护那姑娘,这几天跟大少夫人闹得很凶。”

“二少前几天找了个公司融资,后来他名下的公司财务账面上出了点问题,被请去警局喝了几次茶。”

顾修明爱色,顾修方爱钱。

倒是很会投其所好。

顾萧问:“那两个女人呢?”

孟田回复:“两位姨太太倒是没什么特别的,大姨太照常天天逛街买东西,二姨太照常天天去打麻将。”

“我知道了,”情况大致了解了,顾萧强调:“给我盯着顾修清。”

孟田领命:“是,三少。”

挂了电话,顾萧走到阳台,看了眼隔壁的阳台,灯已经灭了,那边是一片漆黑。

她已经睡下了。

他又抬头看了一眼夜空,依旧是朦朦胧胧的、虚无缥缈的。

又低头,看了眼角落里的那盆柠檬香蜂草,俯身,把那盆花拿到了客厅,放在茶几上,微微勾了唇。

鲤鲤。

白昼有你就有梦,夜晚有梦就有你。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