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050:不该碰的女人别碰,男人也是

刚刚从车库出去的白色玛莎拉蒂,从小区出来后,就径直向城郊行驶了过去,车速很急。

大概半个小时后,白色玛莎拉蒂停在了郊外的一块空地上,放眼周遭,都是荒草,并无人烟。

雨停了有一会儿了,太阳也出来了,但地面还是很湿,满地都是泥泞。

车门打开,走出一个身穿黑色风衣,戴着黑色鸭舌帽的男人。

男人把鸭舌帽摘下来,扔在泥泞上,一张俊脸在太阳的照射下,格外耀眼。

拥有如此这般璀璨夺目的颜值,漂亮得不像话的一张脸,在檀城,除了顾萧,还能有谁?

他把身上的黑色风衣也脱了下来,一并扔在地上。

打开车尾箱,从里面拿出了一桶汽油,浇在地上的黑色风衣和鸭舌帽上。

之后,从裤袋里拿出一个火机,打着了火,也扔在地上。

不一会儿,他面前的地上便燃起了熊熊火焰,火烧得特别旺,缓缓上升的烟也特别浓,穿进了云层。

待泥地上烧得只剩一团黑色的灰烬时,他确认没有了剩余的火星子后,便抬脚,把鞋上的稀泥蹭了蹭,转身开了车门。

(PS:此处为剧情所需,各位可爱的小姐姐,不要跟着顾萧学坏哦,买汽油、玩火,都是不乖的行为。如果哪天真的真的真的不小心玩出火了,一定记得要确认把火扑灭再走哦,消防员哥哥们灭火的时候真的是很危险的。)

那么这过去的一个多小时,到底发生了什么呢?

大概一小时半以前。

顾萧听见苏遇鲤回家开门的声音,就在她门口,静站了几分钟。

他听力特别好,听到了蹲在那扇门里边苏遇鲤的说话声。

之后,他就回家,穿了件黑色风衣,戴了顶鸭舌帽,出了门。

运气真好,刚出来不久,他就看见了走路一瘸一拐的一个男人,穿了件灰色卫衣。

那人一边走,嘴里还在一边骂骂咧咧:“不就是摸了一下嘛,居然还放狗咬我,妈的,老子要是得了狂犬病,咬死你。”

顾萧走过去,在他面前停下,拦住了灰色卫衣男人的路。

灰色卫衣男人朝地上吐了口口水,抬头看了他一眼。

唷,这也是个戴鸭舌帽的啊,他的脸藏在帽檐下,看不清。

男人喊:“让开,挡着你爷爷的道了,是不是想找死?”

顾萧没动,睨了他一眼,眼神里,像藏了万千兵刃,不动声色,直直落在他脏兮兮的脸上。

“你刚刚说,你摸了她?”面容没什么情绪,语调却极其厌恶,“你是用的哪只手?”

“关你屁事!”灰色卫衣伸手,推了一把顾萧,他还推不动,“你让开!你管我哪只手摸的,老子全身上下都碰过了,怎么样?”

“你觉得我会怎么样?”

顾萧依旧面无表情,但却慢慢朝他逼近,浑身上下,透着极致的危险气息。

“你能怎么样?有本事——”你来打我啊!

话没说完,顾萧就一个拳头挥了过去,重重砸在了男人的脸上。

男人被打得耳朵嗡嗡的响。

妈的,他今天是水逆吗?怎么又被打?

“妈的,你来真的!”说完,男人就开始还手了。

但是,他也就只有声音唬人,实际上,半分都不经打。

不过短短几分钟,男人就倒在地上捂着肚子滚来滚去的,嗷嗷叫疼,脑袋也在流血,殷红的鲜血和地面的雨水交融在一起,顺着水泥地面,往外蜿蜒淌去,水渍越来越红。

顾萧甩了甩手,上前两步,蹲在他面前。

眼神还是之前那般,淬烈狠绝,语气很缓,用着他能听清的声音说:“以后记住,不该碰的人,不要碰。指的不单是她,我指的是,所有的女人。”

说完起身,又补了一句:“男人也是。”

哦,刚刚他用手推了顾萧。

“如果想活命,不想残废,去檀城医院找最好的神经外科和骨外科的医生。”

蜷缩在地上的男人吊着一口气:“你、你到底,到底,是谁?”

顾萧没甩他,转头就走。

-

时间回到当下。

顾萧开了车门,从后排座椅上,拿了件外套穿上,稍作整理后,一身明华,恢复了往日那让人捉摸不透的清贵。

刚坐上车,就接到了张平的电话。

是不确定的语气:“顾律师,您今天会来律所吗?”

本来是要去的,但是,现在他不想去了,想回家洗个澡,去了这一身的浊气:“不去。”

“顾律师,”张平是乞求的语气:“要不,您还是来一趟吧。”

顾萧言简意赅:“什么事?”

张平站在墙角,用手捂着听筒,压低了声音:“有人来律所闹事。”

闹事啊,相当有胆识啊。

顾萧在电话里听到了“乒乒乓乓”的声音,他沉着声音问:“砸东西了?”

张平:“是。”

“他们砸了什么,都记下来。”他挂了电话,启动了车子。

砸了什么,都给他一分不少的赔。

张平一愣,又猜不透老板的心思了。

他这究竟是来,还是不来啊?

顾萧回家换了衣服,二十分钟后,他到了律所。

顾萧的律所是一栋两层楼高的独栋小楼,门口外面就是马路,街道两边,载满了银杏树。

盛夏时,骄阳似火,街道两旁的银杏齐刷刷的披上了金袍,波澜壮阔,傲然挺立,漂亮极了。

只是,现在入了冬,树叶都掉光了,倒是显得有几分清冷。

来闹事的人,是一个月前,顾萧经手的一起遗产纠纷的另外一方当事人,也就是输给了顾萧的辩护方律师的那位当事人。

是个女人,姓朱,四十多岁。

她的老父亲骤然离世,对名下的财产并未进行分配,事发突然,也并未留下遗嘱,按理,老先生的遗产便会依照继承法来进行分配。

但在开庭的时候,顾萧却公布了一份朱老先生的遗嘱,这份遗嘱是顾萧的当事人,也就是朱女士的大哥,朱先生提供的。

遗嘱上言明,朱老先生所有的遗产都归哥哥朱先生所有。

相关部门对遗嘱进行了鉴定,确认了是朱老先生的笔迹,所以按照遗嘱进行了遗产分配。

是以,本来能分到一半财产的朱女士,最后却什么都没得到,她气不过,便一口咬定,顾萧伙同了他的大哥,制造了假遗嘱。

律师楼里,一片狼藉,那位朱女士是把能砸的都给砸了。

打印机、咖啡机、碎纸机、散落一地的文件和玻璃碎片。

朱女士一见到顾萧,在门口嚎叫的声音就更大了。

“你们这家黑心的律所,收了我大哥的钱,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都干得出来!”

“早该倒闭了!没一点良心还开律所,你们的眼里,就只有钱吗?丝毫没有仁义道德吗?”

“我父亲一辈子省吃俭用攒下来的血汗钱,你们居然都给了那个狼心狗肺的烂人。”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