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005:顾律师不缺钱

“不要跟我说理由,我只要结果。”饶绮之放下文件,语气已经不耐烦了,“你很清楚,这个官司输了,我们会损失多少。这些损失,我会算在法务部的头上,当然,还有你,郑助理。”

郑明华额头又滋出了冷汗,他如何不知道,官司输了,饶氏即将面临的损失,那得是以亿为单位来计算的。

他一个小小的助理,哪里担得起。

“饶总,我们还可以上诉。”郑明华从口袋里抽出一张名片,双手递到饶绮之面前,小心翼翼的说:“这是我同学给我推荐的一位律师,特别厉害,咱们如果找他的话,上诉一定能赢。”

郑明华长吁一口气,眼下只能求这位律师来保命了。

饶绮之眼神掠过桌上的名片,一个清晰的名字跃然纸上:顾萧律师。

她拿起名片的一角,攥在手里看了几秒,“你最好不要骗我。”

“饶总,您不相信我,总不能不相信百度百科吧。”郑明华掏出手机,打开搜索引擎,搜出了顾萧的资料,又把手机递到她面前,献宝似的,“顾萧,入行政法界四年,接手的案子,无论大小,从无败诉。”

饶绮之余光瞟过郑明华的手机屏幕,很不经意的一眼,屏幕上男人俊朗的侧脸就撞进了她的心里。

微微有些触动之后,她神色如常,交代郑明华,“郑助理,你去跟他约时间,我亲自去谈。”

闻言,郑明华又是惊又是喜,唯恐祖宗变卦,立马点头:“好的,饶总。”

这喜的,自然是法务部暂时保住了,他郑明华的小命,也暂时保住了。

这惊的嘛,约一个代理律师而已,哪用得着祖宗亲自出马?他甚至觉得,让他一个特助去约,都有些杀鸡用牛刀了。

当然,他并不是说那位顾律师是鸡。

-

翌日上午,助手张平捧着一沓文件,叩了两声门,便走进了顾萧的办公室。

“顾律师,昨天饶氏的人打电话来咨询,有个官司想请您代理,我让他们今天十点过来,现在人已经在会客室了。”

顾萧戴着耳机,没有理会他,只是安静的低头,认真看着手机。

大概等了几分钟,见他没应,张平看了看表,又喊了他一声:“顾律师。”

“嘘——”顾萧伸出右手食指,放在嘴边,示意他安静。

张平显然很焦急,当然,更好奇他老板到底盯着手机在看什么。

又过了大概五分钟,顾萧才把手机屏幕熄灭,抬头,脸上的神情专注,一本正经的问他:“张平,你觉得,我像不像妖精?”

“?”张平皱着眉,像丈二的和尚,一脸懵逼,他跟了顾萧三年了,依然摸不清他的性子,眼下,又是哪一出?他该怎么答?

想了一会儿,张平磨磨唧唧,试探性的回答:“像……”

声音没一点底气,你哪是妖精啊,你是顾阎王。

但顾萧脸上的表情显然开始愉悦了,看来是蒙对了,顾萧声音轻轻浅浅:“说的是实话。”

“……”张平又懵。

想了一会儿,还是得汇报正事,“顾律师,饶氏的人来了,这来的,是饶氏的总裁。”这次,咱们可以狠狠赚一笔大钱了,毕竟,饶氏的案子,那可都是以亿为单位的。

“嗯。”顾萧声音依旧很淡,只是漫不经心的应了。

“这个案子我大致了解了一下,是仁康药业——”张平想跟顾萧简单介绍一下这个案子。

“张平。”顾萧打断了他,“这个案子有什么特别,值得你提前跟我报备?”

张平苦笑,不是这个案子本身有什么特别,而是这个案子的当事人很特别啊,可是檀城数一数二的世家大族,饶氏啊。

“案子本身倒也没什么特别的,就是两家公司的商业纠纷,主要是案子涉及的金额相当高,如果赢了官司,代理费可以拿到八位数。”张平想到这个八位数的代理费眼睛都要放光了。

顾萧看向落地窗,外面的天气似乎不大好,是个阴天,他皱了皱眉。

侧头,一副事不关己的表情,“我不缺钱。”

张平只能欲哭无泪了,顾萧你不缺钱,我可是缺钱的很啊。你不缺钱你开个律所是怎么回事?

“顾律师。这个案子应该不难,占用不了您多长时间。”张平不放弃,还在拼命的晓之以理,像个敬业的老鸨,希望顾萧能接下这单生意。

顾萧看了眼时间,脸上的表情变得有些不耐烦,“我有事,要出去一趟。”

张平挤着眉毛,“顾律师,她们人都来了,要不还是先见见面?”

顾萧冷着脸,语气不那么好,“给你两分钟。”

张平咂舌,两分钟?两分钟的时间去见当事人,谈案子,开玩笑吧?

张平只能领命退下,“好的。”转身欲往外走,忽然想起刚刚顾萧盯着手机在看什么视频,一时好奇,脱口而出:“顾律师刚刚在看什么呢?”

顾萧扯了扯唇角,面色有些阴恻恻的,十分冷静:“国际新闻。”

张平失笑,奉承着:“顾律师真是日理万机。”

于是,转身出了办公室的门。

他想,大概是国际伪娘选拔赛,才会问他觉得他像不像妖精。

顾大律师何止是妖精,那张脸往那一摆,简直就是妖孽,能勾人魂魄。

若不是他性取向足够坚定,也不至于这么多年了还只是个小小的助理。

他把饶氏的总裁请进了办公室,把资料放在顾萧面前,之后便站在一旁听候差遣。

饶绮之上前,毫不避忌的盯着面前静坐的男人,白衬衫黑西装,动作绅士,手指纤细,骨节发白。

他生了双妖媚的桃花眼,睫毛很长,很浓密。

黑色的碎发,不算长,细碎的发丝稍稍遮了他的眉眼。

他的双眼皮有些深,低着头,低垂的眼眸,眸光清浅,有些迷离,唇瓣偏薄,由内而外散发着一股清贵的气息。

可那张不惹尘埃的脸,却又将她与他隔出了一道距离,明明离得很近,只有一米,可她却感觉,他们隔着几个世纪。

他当真是极致的好看,网络资料上的相片,不及真人的千分之一,她回过神,小心藏好失了分寸的情绪,声音很软,不复平日里的骄横:“顾律师,您好。”

顾萧眼神很淡,掠过她的脸,没有停留:“饶小姐,请坐。”

他声音低哑,声声入耳,有着这个年纪少有的沉着,该死的迷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