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049:于未然的怀疑

小李见苏遇鲤全身都是湿的,就从柜子里拿了毛巾,递了过来。

“苏小姐,你身上都湿了,先把头发擦擦吧。我这里有一套备用的衣服,你要不要先换下来,免得感冒了。”

“那就谢谢了。”苏遇鲤接了毛巾,擦了擦头。

“不客气。”小李转身去休息室拿衣服了。

小李把衣服送过来后,苏遇鲤说:“麻烦你帮招财洗个澡吧。”

“好的。”小李笑盈盈的点头。

苏遇鲤就拿着衣服去休息室了。

换好衣服后,她沉思。

血迹不是招财的,那就说明,是那个跟踪她的男人的了。

她就给于未然打电话:“未然,我刚刚去遛狗,被人跟踪了。”

于未然声音很急:“那你没事吧?”

“我没事,招财跟他打起来了,把他给咬伤了,我后面也捡了根木棍,把他给打了,下手挺重的。”

说完,感觉好像右边的肩膀又有点疼了。

于未然这一听,还开起玩笑了:“他没被你打死吧?再怎么说,你可是练过的。”

苏遇鲤叹气:“死倒是不至于,但估计伤得不轻。”

于未然提醒她:“他没认出你吧?万一他报警了,就麻烦了,毕竟,你也算是个公众人物,还为国争过光的。”

苏遇鲤心里没底:“我不知道。”

于未然说:“一会儿我去你家找你,反正我都失业了,无聊得很。”

“好。”

挂了电话,苏遇鲤从休息室出来,坐在外面,看着小李给招财吹毛。

她开始跟小李闲聊起来:“小李姑娘,你在这里工作很久了吗?”

“我叫李新新,”她一边给招财吹头发,一边回答着苏遇鲤的问题,“我高中毕业后就在这里工作了,工作了有三、四年了,学历不高,也只能在这里打打杂,做做宠物护理。”

“那你现在二十二了?”苏遇鲤伸出手,挠了挠招财的头。

“嗯。”李新新点了点头。

-

苏遇鲤到家的时候,于未然已经在她家门口等着了。

“鲤鲤,你赶快看一下,”于未然举着手机,打开一张图片,放在苏遇鲤面前:“这个人是不是就是跟踪你的那个人?”

苏遇鲤认真的看了一会,很确定:“嗯,就是他。”

于未然冷笑:“这货报警了,说被人打了。”

苏遇鲤看着于未然:“说是我干的?”

于未然摇了摇头:“NO,他说打他的是个穿着黑色风衣的男人,还戴了顶黑色鸭舌帽。”

苏遇鲤开了门,就奇怪了:“男人?”

于未然跟了进去,把门给带上了。

“验伤报告显示,肋骨被打断了四根,门牙也被打掉了,还重度脑震荡,现在还在医院躺着呢,警察还是在医院做的笔录呢。你说的被狗咬,那都轻伤了。”

“断了四根肋骨?我下手没那么重啊。”苏遇鲤把招财脖子上的牵引绳解开,看着小家伙扑在地上。

“那就怪了。”于未然分析:“难不成,他脑震荡了所以出现意识障碍,把女人认成了男人?”

“未然,你不觉得,有点不对劲吗?”苏遇鲤回忆着,“而且,我根本就没打他的头,怎么会脑震荡?会不会验伤报告搞错了?”

于未然肯定的说:“怎么可能?验伤报告是檀城医院出具的,那可是全国排名前三的医院。”

苏遇鲤还在思考。

于未然倒觉得无所谓了:“反正他提供的线索也查不到你头上,你管他呢。上次我前公司的事情,也很诡异不是吗?就像你说的,恶人自有天收。”

话音刚落,于未然的手机就响了。

低头一看,是没见过的号码。

她接起电话:“喂?”

电话那头是个男人的声音:“是于小姐吗?”

于未然忽然警惕:“我是,你哪位?”

“我老板想请你出来喝杯茶。”

喝什么茶?

于未然有种不好的预感,硬着嗓门儿,灵魂三拷问:“你老板是谁?为什么要喝茶?你为什么有我的电话?”

电话那头的无名男声:“你来了就知道了,我等会儿把地址发到你手机上。我老板说,如果你不来,一定会让你后悔。”

说完,电话就挂了。

“什么乱七八糟的。”她看着手机,喃喃自语。

苏遇鲤问她:“怎么了?”

于未然很懵:“不知道,莫名其妙,说是要约我去喝茶,还说我不去一定会让我后悔。”

苏遇鲤抬头:“那你去吗?”

“叮。”短信来了。

于未然解锁屏幕,轻笑,果然收到了信息,是刚刚那个号码发过来的。

看完信息,她不屑:“哼!我到要去会会,是个什么妖魔鬼怪,给我装神弄鬼。”

苏遇鲤不放心:“我陪你去吧。”

“不用了,我自个儿去,我长这么大,还从来没被人威胁过呢。”说完,她轻咳了两声,以前那个马后炮就先忽略。

苏遇鲤把车钥匙拿过来,交代她:“你开我的车去吧,注意安全,有什么情况给我打电话,或者,立刻报警。”

“行了,我先走了。你要是出门的话也要注意安全啊,别一个人去人少的地方。”于未然坏笑,“如果真的要去,叫上你的顾律师陪你一起。”

苏遇鲤应了。

于未然到了车库,走向那辆熟悉的红色宝马时,一辆白色的车从车库里往外开去,正好与她擦肩而过,车速很快。

她用余光,看了眼车上的人,车速太快,再加上地下车库的光线很暗,她没看清那人的脸。

但是,却看到了他的穿着,黑色风衣,黑色鸭舌帽。

她做狗仔这么多年了,关于追拍、跟拍、偷拍的技能,已经炉火纯青了,根据身形认人的本事,自然也有了一番造诣。

那人的身形,很像一个人。

她上了车,沉思了片刻,给苏遇鲤打了通电话。

“鲤鲤,”她斟酌了一下措辞:“顾萧的车,是不是白色的?”

“嗯,”苏遇鲤拧眉,“怎么了?”

于未然接着问:“是不是玛莎拉蒂?”

苏遇鲤被吊足了胃口:“是,未然,到底怎么了?”

一谈及顾萧,苏遇鲤大抵都会失了方寸。

于未然沉默了一会儿,她不大敢猜,那个人,会是苏遇鲤眼中那位偏偏温良的心上人。

之后便笑着说:“没什么,可能是我眼花了。”

说完,把电话挂了,启动了车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