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048:夜半的礼物,路遇跟踪狂

段霆深踢了一脚地上的箱子,很不爽:“你送个快递非要大晚上送?白天送不行?”

送货小哥皱着苦巴巴的脸,把单子递给他,指着订单的备注信息。

“段先生,您下单的时候特地备注了,您白天都不在家,只有晚上三点到四点在家,说您今天晚上要用,要求我们必须在这个时间送到,您还加了五倍的运费呢!”

段霆深看了眼单子,还真有备注。

他拿了笔胡乱签了个字把东西还给送货小哥:“行了,赶紧走吧。”

送货小哥把单子收好,把地上的货品递给段霆深:“段先生,因为我们这是贵重物品,还麻烦您当面验货,如果有什么问题,我们可以给您重新送。”

隔壁的吃瓜群众们一听是个贵重物品,都来了兴致,站在门口,就可劲的盯着地上那箱东西看呢。

段霆深甚是无奈,蹲在地上叹着气,开始拆快递。

箱子一打开,他的妈——

一箱子的情趣用品。

银色的锁拷、黑色的皮鞭、白色的针筒、肉色的充气娃娃,还有一堆瓶瓶罐罐和一堆乱七八糟的环……

左边吃瓜的大姐“咚”的一声关上了门,右边的大哥赶忙挡着小孩的眼睛,把小孩子往家里拉。

段霆深的脸已经黑得不像话了,他捂着脸,只是从牙缝里蹦出了三个字:“顾老狗!”

转而还是强装平静的对送货小哥说:“验完了,你走吧。”

送货小哥非常的热情,“先生,您看这个充气娃娃要不要我现在给您充气看一下?”

段霆深忍着一口气,说:“不用了。”

送货小哥是真很没眼力劲儿:“先生,充气很快的——”

段霆深一脚把箱子踹进屋里,大声吼他:“我充你大爷,给我滚!”

没眼力劲儿的送货小哥被吼得一下子就闭了嘴,背着包,闪了。

走远了还不忘回头嘟囔了一声:“我大爷是非卖品……”

段霆深这下是彻底清醒了,真的,没一点困意了。

凌晨三点十八分,顾萧收到一条信息,是商品成功签收的信息。

他看了信息,就把手机关机了放在桌上。

从冰箱里拿了瓶他今天买的酸奶,是易拉罐装的,又走到阳台去。

他拉开拉环,喝了一大口。

抬头,勾着唇,这么漂亮的月亮,就他一个人看,那多浪费。

哦,前面忘了说了,顾萧这个人吧,还特别记仇。

咱们再说回段霆深,他就真的很气,那口气堵在胸腔,实在是憋得慌,他非要怒骂一顿顾萧才能泄气。

这不,一关了门就拿出手机给顾萧打电话。

妈的。

关机!

再打,还是关机!

段霆深很抓狂!

他打开微信,又给顾萧打语音电话,依旧没接。

他拿着手机给顾萧一连发了好几条语音。

【妈的,顾老狗你是不是真的有病!】

【老子真想送你一个大耳光!】

【老子真是烧了高香,认识了你这只狗!】

【顾老狗你给小爷记着!】

……

几个小时后,夜空的月亮渐渐淡出了天际,天边也逐渐出现了鱼肚白,天亮了,漫长的这一夜终于过去了。

苏遇鲤常年训练,习惯了早睡早起的生活。

招财吃完早餐,她也换好了运动服,牵着招财,到楼下遛狗去了。

天刚蒙蒙亮,路上的人很少,空气里有些潮湿,没走几步,忽然就起了风,下起了雨来。

苏遇鲤用手遮着头,跑到附近的一个凉亭里避雨。

外面,风在刮,雨在落。

她就那样看着雨,细细密密的雨水,把周遭的画面映得分外模糊。

风起了,尘埃飘落。

梦走了,谁来叫醒我。

一场雨,一把伞,一条街,一个人行走。

可惜,她没有伞。

她隐约感觉到,她后面好像有人。

她猛然回头,却什么也没有看到。

隐隐觉得有点不对劲,她把运动服的拉链拉紧了些,牵着拴着招财的牵引绳,小步往外跑,也顾不上外面的雨了。

一个人影就从凉亭后边的大理石柱子后面蹿了出来,是个男人。

那人穿了件灰色的连帽卫衣,双手插在卫衣的口袋里,把卫衣的帽子套在头上,嘴里还嚼着口香糖。

大片阴影之下,看不清脸。

见苏遇鲤跑了,后面的人也跟了上去,他个子很高,跑的也快。

很快,穿灰色卫衣的男人就追上了苏遇鲤。

“这位小姐,”男人从身后抓住她的肩膀,语气阴阳怪气的,“你跑那么快做什么?我就想跟你交个朋友。”

苏遇鲤甩开他的手,继续往前跑。

招财察觉到了男人来者不善,大吼了两声,就冲过去扑到男人身上,跟男人扭打在一起了。

“汪!”

“汪汪汪!”

男人也顾不了那么多,伸出脚就是一顿乱踢,招财被它踢了好几下。

“汪汪汪!”

招财又奔了过去,死死啃住男人的脚踝。

男人一用力,招财被甩了出去,在地上滚了几圈,原本一身干净的狗毛被地上的泥水染得很脏。

招财爬起来之后,又冲到男人跟前,继续厮打着。

苏遇鲤很着急,招财很明显不是那个男人的对手,就喊着:“招财!别打了,快跑。”

她顺手捡了身旁的木棍,想都没想,冲过去就往男人背上狠狠砸了过去。

下意识的,她还是用的右手,用的还是击剑的招式。

男人被打得有点疼,躺在地上,叫唤了两声,苏遇鲤才把木棍扔了,牵着招财急急忙忙的跑了。

到家时,苏遇鲤的衣服全湿了。

她也没管衣服了,第一时间就蹲下来,检查招财身上有没有伤,身上好像是有点血迹,她也顾不上找伤口了。

“招财,你是不是受伤了!走,我带你去医院。”

苏遇鲤很着急,拿了车钥匙,抱着招财,就去了最近的宠物医院。

十分钟后,苏遇鲤到了宠物医院,很着急,让宠物医生赶紧帮忙检查招财的伤势。

这位医生姓赵,他认真检查了过后,才摘了眼镜,笑眯眯的说:“苏小姐,你放心吧,你的爱犬并没有什么大碍,这些血迹,不是它的。”

“谢谢医生。”苏遇鲤才缓了一口气。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