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047:顾萧吃醋,鸡飞狗跳了

凌晨一点,顾萧洗完澡,躺在沙发上。

翻来覆去,睡不着,一双眼睛满是清明。

很烦,他坐起来,给张平打电话。

“和风传媒关了没有?”

老板出差了好几天,也不管律所的事情,张平也就连着加了好几天的班。

他敢发誓,他绝对是盘古开天辟地以来,第一个如此敬业、并且把公司当成自己一辈子的事业的好员工。

可是,他真的好困啊,只能操着不太清晰的普通话回答:“应该关了吧。”

“应该是什么意思?”

张平撑着眼睛,顾老板你想知道你上网去查一下就知道了,有必要大半夜特地一通电话过来问吗?

“我现在给您查查吧。”

张平支着身子,打开搜索引擎,用着食指一下一下的戳着手机屏幕,打着“和风传媒”四个字。

“算了,别查了,挂了。”

张平总算是逃离苦海了,手机一扔,脑袋一栽,就睡着了。

顾萧起身,打开阳台的落地窗,夜空的风很凉很大,把他吹得更清醒了。

他又给方悦桃打去了电话。

方悦桃倒是很快就接了电话:“顾律师这个点还没睡?”

顾萧想了个话题:“段小宝说你来檀城了?”

方悦桃轻笑:“顾律师还关心我的行踪啊?”如果真是,那她怕是要去烧三炷香磕头求放过了。

“放着宜城医院的正院长不做,跑到这里来当个副的。”

顾萧倚在阳台的防护栏上,看着隔壁的阳台,是黑漆漆的一片。

打火机的声音穿过电流,他点燃了一支烟。

关于正院长还是副院长,他一点都不关心,甚至连对方是谁,他都不关心,他只是想找个人说话而已。

方悦桃听到了打火机的声音,问他:“顾律师现在还抽起烟了?”

以前,只要周围有烟味,顾萧就会扭头就走。

顾萧不承认:“没抽,在玩火。”

方悦桃好笑:“火好玩吗?”

顾萧没回答她的话,问了句不搭嘎的话:“你上次说,她喜欢我,是不是真的?”

哦,这才是他这通电话的主题吧?

方悦桃偷笑:“我没有说过。”

顾萧很肯定:“你说了。”

事实上,方悦桃的确没有说过“她喜欢他”之类的话,只是说了那姑娘的心跳会因为他而加快。

顾萧的领悟能力很强,自然领会了这层意思。

方悦桃:“好吧,就当我说了。”

顾萧再次询问:“是不是真的?”

方悦桃侧面肯定的回答他:“我是一院之长,也是一名医生,话不会随便乱说,我必须对我的话负责的。”

顾萧很不高兴:“那她为什么会扔下跟我的饭局,半夜穿着漂亮的裙子去见别的男人?”

方悦桃发誓,这绝对是她认识顾萧那么多年以来,第一次见他有了关于儿女情长的情绪。

她安静的听着,有点不道德,就是很想笑。

顾萧继续说:“他还给别的男人加微信了。”

方悦桃捂着嘴偷笑,不敢发出一点动静。

等电话那头安静了,确定顾萧没说话了,她才接了话。

“顾律师,我只是一名外科医生,不是心理医生,我说的,也未必准。”

顾萧抽完一支烟,把烟头捻灭,扔在烟缸里,像偷腥的孩子,完事后就开始抹痕迹了:“方院长,我今晚从未找过你。”

方悦桃还能怎样,只能说:“好。”

“嘟——嘟——嘟——”

顾萧挂断了电话。

方悦桃放下手机,还在笑呢,估计这个梗,她可以笑一年。

这样的顾萧,她还是第一次见。

顾萧拉了个椅子坐下,看了眼时间,才一点二十六分,距离天亮还有好几个小时。

又抬头,天上的月亮特别圆,特别亮。

他还是好清醒,就很烦。

他看着手机屏幕,找到了“段小宝”这个名字,又去祸害段小宝去了。

三更半夜接到电话,段霆深条件反射的火冒三丈:“大半夜的,谁他妈的这么不长眼,打什么电话啊?”

“你大爷。”

段霆深把手机放在眼前,虚着眼睛挤了两下,看到模模糊糊的三个字:顾老狗。

好梦被吵醒,他好烦:“大爷你干什么?”

顾萧看着天上的月亮,又大又圆,他的声音夹着寒风,穿过传声筒:“起来赏月。”

赏你妹的月!

妈的,要不是你是顾萧,老子恨不得一个平底锅拍死你。

以上,是段霆深的心理写照。

段霆深没好气:“没那雅兴!”

顾萧没说话。

见没声音了,段霆深问:“你就这事儿?”

顾萧还是不说话。

段霆深最近就一直觉得顾萧哪都有问题:“你不会真得病了吧?”

“嘟——嘟——嘟——”

那头把电话挂了。

段霆深眨着眼睛,一知半解。

他倒是真的有点担心顾老狗了,不会脑子真坏了吧?得让他去医院检查检查。

这份塑料交情,他也就只维系了十秒。

十秒过后,他就又愉快的沉入梦乡了。

凌晨三点十二分,天还很黑,风还是很大。

段霆深睡得如痴如醉。

一阵狂躁的敲门声从门外传来,好像是有人敲门。

迷迷糊糊听到了声音,他没管,翻了个身,继续睡他的。

“咚咚咚——”

“咚咚咚——”

敲门声越来越大声,越来越清晰,段霆深把头捂在被子里。

“咚咚咚——”

“咚咚咚——”

搅的人心烦意乱的,他实在是受不了了,从被子里爬出来,外套也没穿,拖鞋也没穿,顶着乱成鸡窝的发型冲到门口,开了门。

“谁呀,大半夜还让不让人睡觉啊!”

语气嘛,就特别凶。

刚刚的敲门声太大,引得隔壁的邻居都探出了头来看。

左边那户是位中年妇女,她裹着件大衣,站在门口。

右边那户是位男士,旁边还有个七八岁的小孩,探了个小脑袋出来。

门外,是个年轻的小伙子,戴着鸭舌帽,送快递的。

小伙子声音倒是亮堂:“先生您好,这是您订购的商品,麻烦您签收一下。”

段霆深揉了揉眼睛:“我订购的商品?我没有买东西啊!”

送货小哥看着手里的单子:“您看,这是您的地址没错吧?”

段霆深瞅了一眼:“没错。”

送货小哥看了眼单子上的名字:“那您是段先生吧?”

段霆深还不大清醒:“啊,是啊。”

送货小哥很敬业:“那就没错了,麻烦您签收一下。”

段霆深盯着地上的箱子,整张脸都透露着疑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