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041:段霆深是个什么牛鬼蛇神

很快,于未然就走到了诊室门口,从门上的窗户望过去,段霆深一个人坐在里面。

她站在门口,轻轻叩了门,继续维持着她装出来的礼貌,“段医生有医嘱告诉我?”

段霆深抬头,看向门口,语气有点不咸不淡的,似乎又透着几分揶揄,“之前坑了我五万块,连双鞋都买不起?”

“你那点钱,修车都不够!”于未然忍了好半天,终于崩不住了,进了门:“没想到,追尾、企图逃逸的傻子,竟然还是个衣冠楚楚的医生。”

她顿了几秒,“哦,还是檀城医院、神经外科最年轻的、副主任医师,人设倒是立的很正,就是不知道,如果你的同事和病人知道你的逃逸行径,人设会不会崩。”

她先发制人,把段霆深狠狠损了一顿。

段霆深面无表情,起身走到门口,当没听见似的,伸手把门关上。

对于他的靠近,于未然下意识往旁边缩了几步,“你关门干什么?”

段霆深关好门,回座位坐下,好声好气的说:“病人是有隐私的你不知道?你希望我开着大门跟你说医嘱?”

于未然压着火:“段医生请说。”

段霆深把身子埋进桌子下面,不知道在找什么,不一会儿,就从下面拿出了一双拖鞋,灰色的男士拖鞋。

“先把这个穿上,”他整理了一下因为低头而乱了的发型,“天凉,女孩子的脚不能受凉,对身体不好。”

于未然满面疑云,这是抽的什么疯?

“不必了,我皮糙肉厚的,没那么娇气。”她拒绝的很干脆,谁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现在,可以说你的医嘱了吗?”

这个人皮医生,对于苏遇见的情况,到底有什么医嘱要交代?

段霆深轻笑:“医嘱我刚刚已经说了。”

已经说了?说了什么?

她细细回想刚刚姓段的说的话,好像没有漏掉什么。

段霆深抬眼,一字一句:“女孩子的脚,不能受凉。”他翻开桌面上的本子,不知道在写什么:“这就是医嘱。”

妈的,于未然忽然有一种想捡起地上的拖鞋砸过去的冲动。

这个人成心搞事情的吧。

但是在医院,人多眼杂,万一真动手,被人误以为是医患关系事故,就得不偿失了。

于是,她挤着笑,看似很温柔的样子:“谢段医生的关心,我不需要。”回答他让她穿拖鞋的事情。

这大冬天的,你好歹也找双布鞋吧。

说完,她转身开了门就要走。

“等等。”段霆深叫住她。

于未然很不耐烦,没回头,“怎么了?”

段霆深不痛不痒的,“你还穿着我的外套。”

于未然长舒一口气,已经极度不耐烦了,转身脱了身上的白大褂,往他身上一扔,“再见。”就朝门外走。

这时,又一个护士急匆匆跑了过来,堵住了于未然。

护士绕过于未然,把头探进门口,“段医生,你要的东西。”

她举着手里的一件外套,笑盈盈的。

“谢谢,多少钱,我转账给你。”

段霆深也笑盈盈的,眉眼弯着,似黑夜里的微光,能让人心神荡漾。

这个段霆深,在医院的时候,跟那天在大马路上跟她叫板时,完全不一样。

一个像极了矜贵公子,一个像极了痞子。

那护士把外套叠好,小心放在旁边的凳子上,小脸微微泛红,“不用了,能帮上段医生的忙,是我的荣幸。”

还转个什么账,她巴不得把自己一衣柜的衣服都呈给段皇上。

“谢谢。”段霆深微笑点头。

“哦,对了,院长说有事找您,让您过去一趟。”小护士心里高兴,差点忘了正事。

“好,我这就去。”段霆深抬头看着那个护士,“你先去忙吧。”

“好的。”护士掩着笑,点头离开了。

于未然在旁边站了半天,也扭头就走。

“病人家属,等等。”段霆深的声音已经到了她的耳边。

于未然没理他,继续走。

段霆深拉住她:“你衣服破了,打算就这样走?是准备在大马路上到处撩人?”

于未然先是瞪了他一眼,然后低头看了一眼自己,又往背后看了一眼。

她刚刚在撕衣服给苏遇见包扎的时候,她知道衣服被扯坏了,但也没顾那么多,救人要紧。

原来,这破得还不小。

身后,段霆深递过来一件外套,塞进她手里,是刚刚那个小护士送来的,“把这个穿上吧,檀城是个文明城市,别出去影响市容。”

段霆深绕过她,往前走了。

于未然嫌弃的味道极重:“有病!”

段霆深走了几步,又折回来,凑近她的耳边,笑的浪荡:“鞋子也穿走,女孩子的脚受了凉,会不孕。”

于未然抿着唇,克制着心里的火:“姓段的——”

“先走了。”段霆深头也没回的走了。

于未然在诊室门口站了几秒,还是回了诊室,把地上的拖鞋穿上,顺便把外套也穿上了。

没必要为了个傻子,跟自己的身体健康较劲。

先不管那个姓段的说的不孕是真是假,但能在冬日里御寒总归不是错的。

走在回苏遇见病房的悠长的走廊里,于未然听到的都是护士小姐姐们的花样少女心啊。

“冬梅,刚刚我看到李雪给段医生送了件外套过去,她这殷勤,献的也太明显了吧。”说话的护士一副嫌弃那个李雪小人得志的样子。

冬梅小护士:“你是嫉妒她吧,要不是你今天穿的是卫衣,我看送外套的,毛护士你肯定是第一个。”

不承认嫉妒的毛护士:“我怎么可能嫉妒她?我才不会像她那么浪荡呢?人家段医生一勾手指头,恨不得人整个人都贴上去了。”

冬梅笑:“你最好记住刚刚说过的话。”

听到这里,于未然觉得有必要赶紧闪人,因为,她正穿着那位李雪送去的外套,要是被她们看到了,又不知道要被说什么样子了?

她迈着轻盈的步子,绕开她们走了。

冬梅小护士的声音:“群里在问谁有空去给段医生送一下血样。”

“我去。”

牌坊才立不到三秒的毛女士慌忙起身,往电梯口跑了过去,一个劲的戳着电梯的按键。

于未然总算明白了,段霆深是真的有毒。

回了苏遇见的病房,苏遇见正坐在床上,低着头,像个乖顺的小绵羊。

不用想,肯定是被苏遇鲤教育了一番。

“未然,刚刚医生过来说了,我们现在可以走了。”苏遇鲤收拾好东西,注意到她已经换了一件外套,脚下是一双灰色的男士拖鞋:“这就是你买的鞋?”

于未然不置可否,跟着她出了门。

“这是段医生病人的病历,谁帮我拿到他诊室去。”护士长喊了一嗓子。

“我去。”

“我去,我去。”

“护士长,给我给我。”

“……”

于未然看着前面争先恐后的白衣天使们,用手捂着额头,实在没眼看。

论职业吧,段霆深是个医生,还是个副主任,这职业倒是不错。

论长相吧,的确算是长的还不错的,但大千世界,长的好看的医生不在少数吧。

于未然实在不能理解,这个段霆深到底给她们喂了什么毒,一个个的趋之若鹜。

其中一个去送病历了,剩下几个落败的脸色就不是那么好了,蔫了吧唧的。

于未然上前,状似随意,实则十分好奇的问:“小姐姐,我想问一下,这个段医生,到底有什么魔力,怎么你们都那么想替他跑腿啊?”

到底是个什么牛鬼蛇神?于道长她要去降妖。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