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040:还好,脑子没坏

苏遇鲤从沙发上坐起来,眉梢绷紧:“他又把人打了?”

于未然叹气,照实说:“跟人打架,脑袋被砸开花了。”

她看了眼担架,担架上躺着的,是一张狰狞的脸:“人现在已经晕了,你来了再说吧,我们现在去檀城医院。”

苏遇鲤扔下东西,挎着包就出了门。

二十分后,檀城医院。

段霆深诊室的门被推开,一个护士急急忙忙的:“段医生,急诊刚刚来了个的病人,刘主任请您过去一趟。”

本来段霆深就快到家了,医院来电话说有个病人术后恢复得不太好,需要他赶紧回去看看,他才又去了医院。

段霆深把手里的病历放在桌上,眉眼弯弯,是好看且温和的表情,他对面前的病人说:“其他没什么了,你去楼下取药吧,按时吃药就行。”

“谢谢段医生。”病人拿了东西,起身往后走。

门口的小护士看着段医生俊朗的侧脸,染了几分夕阳的余晖,她一时看出了神,直到那位病人从她身旁经过,轻轻碰到她的手臂,她才回过神来。

段霆深起身,走到门口:“急诊那边的病人怎么回事?”

小护士回答:“应该是打群架,头被撞了,出了很多血。”

苏遇见:三个人的群架你不懂。

段霆深步子很急,边走边问:“怎么不送去普外?”

小护士在后面跟着:“送他来的家属说,他脑子坏了。”

哦,打群架,脑子坏了,所以要他这个神经外科的副主任医师出马。

他问:“拍片了吗?”

“拍了,”小护士回答:“你到了,结果应该就出来了。”

“好。”

都说认真工作的男人最帅,段霆深工作的时候,是出奇的认真,所以,这不就迷倒了一大片护士小姐姐。

到了急诊室,段霆深看到急救科的刘主任站在急救推车旁,他走过去,看了眼推车上的人:“刘主任,病人怎么样了?”

刘主任把手里的CT片子给他:“段医生,这个病人头被撞了,估计撞坏脑子了,刚刚家属说,他都开始说胡话了。”

段霆深把片子放在灯光下看着,问刘主任:“说了什么?”

刘主任直说:“把自己祖宗十八代都报了个遍。”

段霆深放下片子,又看了眼推车上躺着的人,头上还缠着一截雪纺布料,“我看说的不是胡话。”

看起来还真像是个傻子,他认真看了片子,“片子没什么问题,外伤处理好就可以了。”

“行,”刘主任叫了身后的护士,“小谭,去给病人处理一下外伤。”

“好的。”小谭护士点头。

段霆深走了几步,又转身,“他家属呢?”

小谭护士回答:“她出去接电话了。”

段霆深又继续走了,经过门口时,迎面而来的一个人影,不偏不倚,撞进他怀里。

来人抬头,四目相对,对视了三秒。

“你是家属?”段霆深问。

于未然认出了来人,她没搭理他,直接走向推车旁,神情焦急:“刘医生,伤患怎么样了?”

段霆深目光顺着她,注意到了她后背露出好大一块肌肤,衣服的布料和病人头上的系着的布料是一样的。

再低头,这女人居然连鞋都没穿,难民窟来的吗?

段霆深折了回来,脱下身上的白大褂,披在了于未然身上,“病人脑子没问题,送去普外处理一下外伤就行了。”

白大褂覆了过来,还带着浅浅的余温,于未然攥了一下衣服:“那他怎么晕了?”

“惊吓过度。”段霆深不冷不热的回复,“很快就会醒。”

于未然有点不信,“惊吓过度?你确定?”

从小天不怕地不怕的苏遇见,会惊吓过度?

小谭护士听出了她语气里的质疑,上前解释:“段医生是我们医院神经外科最年轻的副主任医师,他说你男朋友没事就一定没事,不用担心。”

神经外科最年轻的副主任医师?

头衔还不小,于未然瞥他一眼,刚刚穿上白大褂的样子,还挺迷惑人,难怪,忽悠得人家小护士都帮他说话。

于未然假装不认识他:“那就谢谢段医生了。”

段霆深也点头微笑。

在普外处理完外伤后,人还没醒,苏遇鲤就来了。

“未然,他怎么样了?”苏遇鲤站在病床旁。

于未然答:“医生说脑子没问题,只是受惊过度,晕了。”

“受惊过度?”苏遇鲤皱眉,看着病床上的人,也是不大相信“受惊过度”这个词。

“嗯,神经外科最年轻的、副主任医师,出的诊断结果。”

于未然强调“神经外科最年轻的副主任医师”。

苏遇鲤皱着眉:“那他什么时候醒?”

于未然:“医生说,一个小时内吧。”

苏遇鲤点头,眉头依旧没有舒展开,“未然,到底怎么回事?”

于未然只好如实交代:“我不是去蹲新闻吗?然后拍到了一群二世祖,你亲弟弟,也在他们的行列里,再然后,我就被他们发现了,再后来,就发生事故了。”

于未然还没说完,苏遇鲤已经明白七八九分了,她看了看于未然:“你没受伤吧?”

于未然摇头,说没事。

“所以,你的鞋也是事故中丢的?”苏遇鲤低头,注意到了她赤着脚。

于未然苦笑,看着苏遇见,“等他醒了,我就去买鞋。”

床上的人动了一下,右手下意识的捂着头,缓缓睁眼,看到了眼前的两个女人,正用着期期艾艾的眼神盯着他,他就忽然浑身发毛。

这两个女人呀,都是他惹不得的。

“姐,未然姐,你们都在呢。”声音弱的像纹丝。

苏遇鲤眼神未动,盯着他,透着凉意,堪比窗外的风。

“姐,这次,真不是我动的手。”无力的解释。

还挺清醒,看来那个姓段的说的没错,脑子果然没坏。

于未然替苏遇见解释:“鲤鲤,我作证,这次,真不是他动的手,他是被打的那个。”

苏遇见不高兴了,耷拉着脸,解释就解释,做什么要带着损他一番。

他只好转移话题,“姐,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也不告诉我?我好去接你啊。”

苏遇鲤的眸子微抬,眼底终是有了她父亲苏晖阳那番恨铁不成钢的神情,“告诉你,好让你到机场闹事吗?”

苏遇见闭了嘴。

见苏遇鲤要开始进行家庭教育了,苏家的家事于未然就不掺和了,“你们先聊,我出去买双鞋。”

说完,转身出了病房门。

门口正好有个护士跑来,碰上了于未然。

是刚刚的小谭护士,她很着急,“你是苏遇见的家属吧?段医生让你去一趟他诊室,他有医嘱交代。”

于未然本想解释自己并非病人家属,真正的家属在病房里。

可听到她后面说的那句“有医嘱交代”时,她有点担忧了,还是决定先去看看。

“好的,请问他的诊室在哪里?”

“就在这层楼,50诊室。”

“谢谢。”

道完谢,于未然赤着脚,往50诊室走过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