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038:做梦还不够,还想做禽兽

送货师傅走后,段霆深根本没注意到顾萧阴冷的脸色,或者说,顾萧的脸色一贯都是这样,他也没察觉有什么不同。

这才上纲上线开始治顾萧的罪:“我说顾老狗,你在家为什么不开门?害的你段大爷敲了那么久的门。”

顾萧阴着脸:“有事不能先打电话?”

段霆深都不想说了:“你还敢说!你看看老子给你打了多少通电话?”

顾萧拿起沙发上的手机看了眼,还真是,有十几通未接来电。

他手机调的是震动,所以没听见。

怪他,刚刚那个梦太磨人了。

“我跟你说,之前卖吊灯的厂家改行了,不卖吊灯了,这两盏啊,外观有点像,但是灯的颜色还是有那么一点点差别的,小爷我可是花了九牛二虎之力给你搞来的。”

段霆深说着,指了指放在地上的两个大箱子。

顾萧把手机放好,坐在沙发上,倒是非常难得的问了句:“那他做什么去了?”

段霆深稍微回忆了一下:“哦,说是卖吊灯利润太低了,改行卖情趣用品去了。”

顾萧看向段霆深,瞳眸里掺杂了几分怀疑:“一盏灯一百万,利润很低?”

段霆深解释:“这你就不懂了吧?虽然一盏灯可以卖到一百万,但是,一年能有几个人去买吊灯?又有几个人愿意花一百万去买一盏吊灯啊?”

“也就你顾大律师这样有身份的人,才会为了一盏灯一掷千金。”

说实话,他也没搞懂,为啥顾萧会喜欢这种水晶的、花里胡哨的灯。

他咧着嘴,笑的浪荡:“这情趣用品可就不一样了,受众群体那是相当的大,小到十几岁,大到百岁老人,都用得上,而且,还不挑性别,单不单身的都能用,那销量能不高吗?”

顾萧没功夫听,睨了他一眼,“段小宝,你把这个灯给我装上去。”

妈的,不是说的以后不叫他“段小宝”的吗?顾老狗就算长成了帅小伙一样还是顾老狗,说的话一点都不能信。

“刚刚人家师傅说要免费给你装,你说不要!现在又要我给你装?”你没病吧?

顾萧这是在报复他搅了他刚刚的一场春梦:“少废话,赶紧装。”

段霆深才懒得搭理他,起身就要走:“老子还有事,你要装自己装!”

顾萧挑着眉毛:“不装?”

段霆深哼:“谁装谁孙子!”开门就往外走。

没走两步,身后轻飘飘的传来一句:“外科医生也不想干了?”

听到这句,段霆深登时就停下了脚步,双眼翻白,大气一喘:“妈的,每次都用这招。”

但是对他来说,却他妈的偏偏每次都很受用。

段霆深很想爆粗口。

德艺双馨、近乎完美的段霆深,有一条很长很长的辫子还攥在顾老狗手上。

于是,段孙子又灰溜溜折了回去,给那位顾祖宗装吊灯去了。

顾萧坐在沙发上,双腿交叠,一双腿,笔直又修长。

“段小宝。”

顾萧看着踩在椅子上忙碌的段孙子,故意给他添堵。

段霆深扭头看他,脸黑得像煤炭:“都跟你说了,别叫老子‘段小宝’!”

“你刚刚说那个改行卖情趣用品的,卖的是不是三无产品?”

段霆深在认真的扭螺丝,没好气:“是不是三无产品关你屁事!你又不买。”

“你去把他店里每个品种的产品都买一套。”顾萧低头,看着手机,又在看国际新闻了。

段霆深掏了掏耳朵,以为自己听错了:“顾萧你说什么?我没听错吧?你要买情趣用品?”

顾萧的注意力还在手机上,头都没抬:“不是我要买,是你要买。你帮忙试用一下,用过后告诉我你试用的体验。“

段霆深面目狰狞:“他家卖的品种有三百多个!你让我试用?”那他不得死在床上了。

顾萧说的很泰然自若:“如果好用,我年底给律所的同事发福利。”

他律所的同事们,一个个都还是单身,虽然长得牛高马大,但应该都还是没开过光的雏儿呢。

哦,除了长的像熊的张平不牛高马大。

此时此刻,段霆深深深的觉得,顾萧不是脑子有病,而是浑身上下,哪都有问题。

他把最后一颗螺丝拧上去,从椅子上下来,把螺丝刀往墙角一扔,他只想赶紧跑路:“装好了,我先走了。”

顾萧起身开门让他走,他也嫌他太吵了,再多待一秒钟都嫌他碍眼。

段霆深进了电梯,还在不断的在骂顾老狗。

“老子今天真的是来找虐的。”

电梯在一楼停下,门打开,苏遇鲤正站在电梯外面。

撞入段霆深眼里的是一位好看的姑娘,化着淡妆,皮肤细腻,原本白皙的脸颊被外面的风吹得有些微微泛红,眼神却格外清澈。

这姑娘很面熟,他想了一会儿,还是没想起是谁。

外边很冷,她搓着掌心取暖。

“小姐,赶紧进来吧。”段霆深出了电梯,把空间让了出来。

“谢谢。”苏遇鲤莞尔一笑,礼貌的道了声谢,拉着行李箱走进电梯。

段霆深轻轻点头,站在门口,看着电梯门关上,最后,看着电梯的数字停在了8层。

他轻哼:“顾老狗的艳福不浅啊,跟这么漂亮的姑娘当邻居。”

他自然也不知道,他嘴里的那位顾老狗,可不只是想跟这位姑娘当邻居,他还想把她压在下面。

妈的,顾萧越想越烦,一脚重重的踹在沙发上。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都不想做个人了,想做禽兽,衣冠楚楚的顾禽兽。

-

哦,之前忘了说了,东方御典小区的入户门都是密码锁的。

苏遇鲤用密码开了门,拉着行李箱进了门,刚坐下,喝了杯水。

于未然的电话就来了。

“鲤鲤,你回来了吗?”

苏遇鲤放下水杯,坐到沙发上:“嗯,刚到家。”

于未然压着声音,眉飞色舞的:“我刚刚得了个重磅新闻,现在在蹲点呢,等晚点我拍到了实锤,就去你家找你啊。”

苏遇鲤是一贯的好脾气:“好,你先忙,我不急。”

于未然挠了挠痒痒:“那我先挂了啊。”

“好。”

此时此刻,于未然正背着笨重的单反,蹲在绿化带后面,有小飞虫在空中疯狂飞舞,她不停的在身上上下挠着。

昨晚,她在某个不知名的帖子上得到消息,说现下炙手可热的某小鲜肉今天会在这里出现,于是,她今儿个一大早就过来猫着了,猫到现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