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032:到底谁菜鸡?

苏遇见躺在病房的沙发上打着游戏,一边打一边骂:“你个菜鸡,那么菜就别进老子的队来祸害老子啊。”

他说的那个菜鸡,昵称叫“我是个学渣”。

说话的时候,他脸都气绿了:“老子真是犯了水逆了,遇到你个菜鸡。还学渣,我看脑子是shi渣还差不多。”

苏遇见要被他口里的那个“菜鸡”给搞死了,一下子就从沙发上弹起来了。

“我擦!!你个死学渣,别让老子再遇到你!!”

不然,老子把你打成肉渣。

后半句,他没说出来,因为他姐还在呢,太粗鲁的话,还是收敛点。

他抓着头发,面目狰狞,一脸的绝望,他终于光荣的被这个“菜鸡”给搞死了。

他拍了一下大腿,很用力的一个巴掌,还是咽不下这口气,便关了游戏,打开微信,点开一个微信群,群里是几个他打游戏的群友。

捧着手机奋笔疾书:【以后哥几个打游戏如果遇到“我是个学渣”一定要绕道走,千万不要跟他组队,这个菜鸡把我搞死三次了。】

编辑完就把信息发了出去,这才感觉顺了一口气。

很快,群里回消息了。

魏哥儿:【你都被他搞了两次,竟然还被他搞第三次,到底谁菜鸡啊?】

苏大侠:【@魏哥儿:你的意思是我菜?】

“苏大侠”是苏遇见的微信名。

林公子:【魏哥儿就是这个意思。/微笑】

苏大侠:【有本事来搞一局,看我不打爆你们的头。】

林公子:【你看现在都几点了,我要睡美容觉,不搞。】

苏大侠:【@林公子:现在才九点多,就睡美容觉?你长的那么粗犷,美容觉能让你睡成小鲜肉?】

林公子:【苏遇见你搞事情是不是?】

苏大侠:【不不不,我想搞的是姓魏的那小子。/贼笑】

魏哥儿:【/无视。】

……

苏遇见还在跟他们唇枪舌战,自然也就不知道,在檀城的某个小区里,有个女孩子,也在摔着手机。

“居然还骂我是‘菜鸡’,让他去开车跑路,他非要去捡一把破枪,被人炸死了还要赖我?什么垃圾,还‘苏大侠’呢,我看,叫‘苏弱智’还差不多!!!”

旁边的助理陈小霞给她把手机捡了递过来:“可宝,别跟这种弱智一般见识哈,这手机摔坏了,他又不赔,而且,你看你这脸上的面膜都歪了。”

陈小霞俯身,去替她那位小花旦把脸上的面膜扶正。

“小霞,我跟你说,你以后可千万别跟这个什么‘苏大侠’打游戏,他是见谁搞谁啊,管你是队友还是敌人!”

段霆可把自己吃的这一堑转成循循教诲灌输给陈小霞。

陈小霞相当受教,连连点头,然后挤出个十分难看的笑脸:“可宝,我不吃鸡。”

可宝,何许人也?

大名段霆可,是厉氏娱乐这两年力捧的当红小花旦。

是不是觉得这个名字特别熟悉,你们猜对了,她就是段霆深如假包换的亲妹妹。

病房那边,苏遇见还在唠唠叨叨,一边打字,一边骂。

苏遇鲤瞥了他一眼,很认真的叫他一声:“遇见。”

“啊?姐,怎么了?”苏遇见才抬头,看了她姐一眼。

苏遇鲤十分好心的提醒他:“早点睡吧,你明天的航班。”

苏遇见看了看手机左上角的时间:“现在才十点了,还早呢。”

苏遇鲤浅浅一笑,换了个坐姿,“我刚刚给你发的机票信息,你是不是没看?”

苏遇见刚刚忙着打游戏回微信撒气呢,还没来得及看他姐给他发的微信。

“哦,我现在看看。”他退出群聊,打开他姐给他发来的信息,认真的看了一眼,惊呆了:“我靠,姐,你给我买的机票是凌晨四点起飞?从这里到机场,那不得两点就得出门?”

苏遇见要崩溃了。

“嗯。所以,我让你早点睡。”苏遇鲤朝他点点头,脸上还是一副人畜无害的表情。

“姐,这也太早了吧?我要改签。”苏遇见握着手机重新看航班信息,嘴里无助的吐槽:“不是吧,这不年不节的,竟然都没有票了……”

苏遇鲤没理他,继续看书。

忽然收到一个信息,是韩云昭发来的:【鲤鲤,医生有没有说你什么时候出院?击剑队的成员明天就回各自地区了,我跟组委会申请了,晚几天回去,留在这里陪你。】

苏遇鲤回复他:【我没什么事了,明天可以出院,我在宜城还有点事,得多待两天,你跟他们一起回去吧。】

韩云昭:【那我明天来接你出院吧,正巧,我听说,明天会有个画展,正好你出院,一起去散散心吧。】

苏遇鲤咬着嘴唇,回复:【不用了,出院手续有人帮我办,我刚刚跟一个朋友约好了,跟他一起去看画展。】

韩云昭出神了一会儿,她用的是“他”。脑子里浮现过这些天鲤鲤身边出现过的男性,也实在想不到是谁。

难道,是给鲤鲤送衣服的人?真的是她男朋友?

尽管心里像蚂蚁爬一样很难受,但他的确也没有足够的立场去插手鲤鲤的事情。

韩云昭:【好,那你出院好好注意,我明天跟击剑队一起回檀城。】

苏遇鲤:【好的,路上注意安全。】

韩云昭:【早点休息吧。】

苏遇鲤:【嗯,晚安。】

四个小时后,苏遇鲤从床上醒来,她下了床,走近窗边,推开了窗。

微风拂面,有些凉意,天还没亮,天边还挂着明月,星子有些黯淡,朦朦胧胧。

她添了件外套,走到沙发边上,把苏遇见叫醒了。

苏遇见才刚刚睡下不久,实在是困得不行,但他还是很听他姐的话,拖着疲惫的身子爬了起来。

“姐,你这是有多讨厌我啊?”才会给你亲弟定个半夜三更的机票。

苏遇鲤把外套递过去,不疾不徐的回答:“你自己不也看了,其他航班都没票了。”

关于定机票这件事情,其实吧,还是苏遇鲤的私心杂念作了祟。

她如果说要去看画展,苏遇见肯定会黏着她,她可不想在她和顾律师的第一次约会上,带着一颗又大又亮,并且,十分没有眼力劲儿的灯泡。

虽然,这是她单方面的认为是约会,也许在顾萧眼里,只是两个人,一起进行一个商务会面罢了。

苏遇见苦哈哈的下了楼,朝苏遇鲤摆手:“我走了,自己注意。”

苏遇鲤肩上还有石膏,没法摆手,只能点头:“嗯,你要是困的话,就在飞机上睡吧。”

苏遇见头也没回,肩上挎了个包,身上还是那件灰白格子的短外套,在寒风瑟瑟的秋夜里渐行渐远。

一阵凉风刮来,吹动了道路两边的落叶,窸窸窣窣,在沉静的夜里格外清晰。

看着苏遇见愈渐萧条的背影,苏遇鲤的心头忽然一阵酸涩。

“遇见。”她叫了他一声,她想让他别走了。

苏遇见没有回头,只是伸出手,在空中摆了摆:“不用送了,天冷,赶快回去吧。”

再然后,他就上了出租车。

苏遇鲤踢了一下脚边的石子,也转身上了楼。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