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030:嗯,鲤鲤,你很甜

“咳咳——”

方悦桃右手握拳,捂着嘴,假咳了两声,意在打断病房里的人。

病房里的人闻声往外看,苏遇鲤礼貌的打着招呼:“方医生。”

方悦桃看了一眼苏遇鲤,目光扫视了一眼还站在一旁安静的剥着石榴的人,他抽了张纸巾,把手轻轻擦了擦,停下了剥石榴的动作。

方悦桃语气平静自然叫了身后的人:“莉莉,你再帮病人测一下心跳和体温。”

“哦,好。”

莉莉拿着测心率的仪器,走近了顾萧,小声并且相当礼貌的说着:“麻烦,食指请伸出来一下。”

顾萧把擦完手的纸巾扔进垃圾桶里,脸色淡然,语气也十分平和,“我不是病人。”

护士莉莉才反应过来,连连道歉:“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说完,低了头,往苏遇鲤身边走去:“麻烦,你的食指请伸出来。”

方悦桃并没有说话,苏遇鲤轻轻笑过之后,便把手指伸了出来,让护士把测心跳的夹子夹在食指上,同时,拿出电子测温仪,测了一下苏遇鲤的体温。

十几秒后,莉莉跟方悦桃汇报:“方院长,病人现在心跳103,体温36.2,比刚刚周玉测的时候低了一些。”

103的心跳,还是比一般人快了不少。

方悦桃点头,问苏遇鲤:“你有没有什么哪里不舒服的?”

苏遇鲤摇头,说没有。

方悦桃沉思了片刻,看向那位一言不发的家属:“病人家属,你跟我出来一下,有医嘱交代。”

顾萧点头,转身跟上方悦桃。

走到门口,方悦桃交代莉莉:“我们出去以后,你再给病人测一次,结果一会儿微信发给我。”

莉莉点头:“好的,方院长。”

方悦桃等顾萧一起出了门,才关上了病房门。

莉莉又给苏遇鲤测了一次心跳和脉搏,怪了,这次测的时候,心跳就正常了。

回了护士站,莉莉拿起手机,给周玉发了个信息:【周玉,我刚刚看到了401的家属了,我的那个神,他的那张脸,简直都要炸死我了!真的是我24年来见过最好看的一张脸了,简直绝无仅有。】

周玉:【牌坊小姐,您的牌坊可真不值钱,还没立到两分钟。】

莉莉:【我刚刚都看呆了,方院长让我给病人测心跳,我差点夹到他的手指上了。幸好刚刚只是去给病人测体温和心率,如果让我去抽血,估计手都要抖掉。】

周玉:【您老要不要换个男朋友?】

莉莉:【还是算了吧,我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401家属那样矜贵又神秘的男人,一般人配不上,估计也就只有401的病人能配得上他了。】

莉莉才把苏遇鲤的检查结果发给了方院长,说都正常了。

这过往,在莉莉还没见到顾萧之前,她觉得,除了她男朋友以外,全世界的男人都是敝履。

自从她见到顾萧了以后,她的那个男朋友,就成了敝履。

顾萧坐在方悦桃办公室的椅子上,双腿交叠,窗外的月光漏了进来,打在他的侧脸,他周围的一切都变得温柔了。

“方院长有什么医嘱要交代?”

方悦桃关上办公室的门,也找了把椅子坐下,刻意压低了声音:“今天急诊送来的那个病人,是不是你?”

她话里有话。

顾萧兴致缺缺:“不知道。”

他当然不知道,人晕了他就走了。至于后面被送到哪个医院了,他才不管。

方悦桃补充:“就是那个今天刚刚获得女子花剑冠军的,右手被人硬生生给打断的。”

哦,那他知道了,直言不讳:“是我。”

方悦桃觉得他冷血,但也知道,他有自己的处事原则,他不会主动去犯人,406的那位姑娘现下的情况,肯定是得罪他了。

她感慨:“那姑娘这辈子的体育事业可都要毁了。”

顾萧面无表情,却开始没有耐心了:“可以说你的医嘱了吗?”

方悦桃才认真的说:“苏小姐没什么事了,明天可以拆石膏了,家属明天也可以给她办出院了。”

“这么快?确定可以出院了?再多住两天。”顾萧扫了一眼方悦桃,眼神里有怀疑的味道。

方悦桃被顾萧那怀疑的目光整的有点恼了,她可是一院之长,怎么能被怀疑。

“你以为我们医院的病房很多吗?你不知道每天都有多少人排队等着入院吗?”说到一半,她冷哼:“哦,还有被人故意打断了手臂送进来的。”

顾萧明白她的意思了:“我明天让孟田再给医院捐一栋住院楼。”

方悦桃按着太阳穴皱眉,无奈:“我谢谢您了!也请这位家属相信,我们医生专业的判断,成吗?”

顾萧反问:“刚刚不是说心跳和体温都飙高了?”

方悦桃回答:“刚刚我让护士重新测了一次,我们出来后,她心跳和体温都正常了,所以,刚好印证了我的判断。”

“印证了什么?”说起这个,顾萧脸上有了几分兴致,可话音依旧不冷不热。

方悦桃一本正经:“她的心跳和体温会飙高,是因为你。”

面无表情的顾萧,头低着,轻轻的笑了。

几秒后,他抬头,看向方悦桃:“好,明天你亲自去给她办出院。”

“?”方悦桃很想拒绝,但是,她不能。

因为,她们医院有好几栋楼都是顾萧捐的,她是院长,她要懂得取舍,更要懂得,趋炎附势,只好强颜欢笑:“好,顾大律师,看在我们曾经同窗了一年的份上,我亲自给您办。”

“谢谢。”顾萧起身,极其生疏的道了谢,出了门。

等他回到苏遇鲤的病房时,苏遇鲤已经把石榴都剥好了,看见顾萧,便用左手端着一次性饭盒,朝他走了过去。

顾萧看着她,她的头发绑的有点松,耳边垂了几缕青丝,顾萧接过她手里的一次性饭盒,放在桌子上,凑近了她,另一只手轻轻撩起她耳边垂落的发,温柔的替她拨到耳后:“你头发乱了。”

顾萧看到了,她的耳根在微微泛红。

“谢谢。顾律师,石榴我剥好了,一起吃点吧,很甜呢。”苏遇鲤指了指刚刚被他放在桌上的石榴。

“好。”顾萧并未看向桌面,眼神还停在她泛红的耳朵上。

然后,拿了个一次性勺子,舀了一小勺,放进了嘴里:“嗯,很甜。”

嗯,鲤鲤,你很甜。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