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029:401的家属长的好好看

“顾律师,你刚刚是在工作吗?”

苏遇鲤想起在吃饭的时候,她给他发信息,他说在忙。

“不是。”顾萧直言,“有点私事。”

苏遇鲤很怕影响他,小心翼翼:“那顾律师过来看我,会不会耽误你的事情?”

“已经处理完了。”顾萧的眸子里像是藏了许多小星星,璀璨夺目。

可不就处理完了吗?人手都给打断了躺在406病房里了。

“哦,”苏遇鲤才意识到什么,推了张椅子过来,“顾律师,快坐吧。”

“我不坐了。”顾萧低头,拿了袋子里的石榴,问:“吃石榴吗?我帮你剥。”

苏遇鲤觉得不好意思,摇了摇头:“不用麻烦顾律师了。”

“不麻烦。”顾萧拿了两个石榴,走向卫生间,把石榴拿去洗了。

苏遇鲤就这么看着他,他的背影,真的好好看,就想这么一直看着他,也想,他是她的。

刚刚给苏遇鲤做检查的护士叫周玉,她走回护士站,把病历抱在胸前,忍不住跟另外一个护士分享喜悦。

“莉莉,我跟你说,我刚刚见到401的家属了,长得超好看,身材也超好,声音也好温柔,反正,绝对是优质中的优质,上乘中的上乘。”

“有这么夸张吗?”莉莉的一双眼睛停在电脑屏幕上,不知道在看什么东西,漫不经心的,“你看看你这花痴症都全写在脸上了。”

周玉很认真,她的表情就像是错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真的!你等下可以借机去给401做个检查,过去看看,要是没看到,我跟你说,你肯定后悔。只可惜呀,名花有主了咯。”

说到最后一句时,语调明显没有之前的铿锵了,有点蔫。

莉莉没什么兴趣,正正经经的立着牌坊:“打住打住,我可是有男朋友的人,除了我男朋友,别的男人在我眼里,那都是敝履。”

周玉哼:“你不信就算了,我去找方院长了。”

她捧着苏遇鲤的病历,进了方院长的办公室。

方悦桃办公室里有人在,是刚刚从林婉意病房回来的男医生,他们正在讨论林婉意的情况。

见周玉来了,方悦桃点头对男医生说:“我知道了,你先去忙吧。”

而后,看向周玉:“什么事?”

周玉翻开手上的病历,“方院长,401的病人心跳和体温都比入院时高了一些,尤其是心跳,比入院时快了很多。”

401的病人?那可是祖宗啊。

方悦桃把手里的东西交给周玉:“你帮我把这个单子送到门诊心内科,交给科室主任。”她起身,“我去看看401的病人。”

“好的。”周玉接过方悦桃手里的单子,往外走了。

-

406号病房内。

冯晓龙坐在病床旁的凳子上,替林婉意掖了掖被子,单手撑着额头,表情十分沉重。

床上躺着的人醒了。

冯晓龙连忙上前:“意意,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林婉意感觉到从右边传递过来的痛感,一切都真实而清晰。

她第一时间关心她的手:“教练,我的手怎么样了?”

冯晓龙伸手,温柔的替她将额前的发丝拂了拂,眼里都是心疼。

“意意,你以后再也练不了击剑了。”

闻言,林婉意如遭遇了晴天霹雳,她的眼眶忽然就湿润了,眼泪在眼眶里越积越多。

“教练,对不起,对不起。”林婉意尽量控制着自己的眼泪,不让它流出来。

冯晓龙起身,拿了纸巾,替她擦去眼泪,动作很轻,也很温柔。

“呜呜……”

林婉意终于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放声大哭起来。

冯晓龙抚摸着她的头,任她宣泄着内心的委屈。

十分钟后,冯晓龙问:“意意,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林婉意抽泣着说:“教练,我被人打了。”

冯晓龙急了:“是谁?大庭广众之下打人,谁给他的胆子?”

林婉意气息微弱:“他们是为了给苏遇鲤出气。”

“给苏遇鲤出气?这又跟苏遇鲤有什么关系?你不要怕,我们报警。”冯晓龙不清楚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

报警?

提起这个,林婉意就又有点慌了,她还记得,她晕倒的时候,迷迷糊糊听到一个男人的声音。

“如果你报警,你做的丑事我会公之于众。而且,到那时,你就不只是断一只手了。”

想到这里,林婉意就退缩了。

那个男人长的很好看,但她没见过那个男人,但她从他说话的语气和做事的动作,她能看出,他并不是个普通的人。

“教练,苏遇鲤受伤的事情,是我做的。”既然事已至此,林婉意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了。

“你说什么?意意,你糊涂啊!”冯晓龙看了一眼病房门,又把眼神落在林婉意脸上。

“教练,对不起,我真的是太想赢了。”林婉意直言,“教练,我只是,不想再让你失望了。”

冯晓龙说:“在我心里,输赢并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要无愧于心。”

林婉意又感觉热浪袭来,眼眶里的眼泪又从眼角滑落。

“教练,在我心里,最重要的是你。”林婉意看着冯晓龙,眼神十分坚定,“所以,我不希望你每次都被韩教练压了一头,希望不要每次谈及击剑,所有人都只会想到韩教练,我希望你可以成为大家关注的焦点,我更希望,这些荣誉,是我带给你的。”

“如果苏遇鲤参加比赛的话,我就不可能获胜。”

“教练,对不起,我知道错了,我也为我的自私付出了代价。”

说完,她看了一眼自己动弹不得的右手。

听完这番话,冯晓龙低了头,好半天没有说话。

“意意,你的心意,我都明白。”冯晓龙握着她的左手,表情很自然:“等你的手好了,我们就回滨城。”

林婉意捏紧拳头,鼓起勇气:“教练,我喜欢你,喜欢了好多年。”

“我知道。”他朝她笑了笑,是宠溺的笑。

方悦桃经过护士站,叫了莉莉一起,走向苏遇鲤的病房。

当她走到401病房门口时,看见,顾萧正站在病床旁,给苏遇鲤剥着石榴。

见了鬼了。

在方悦桃的认知里,顾萧,多冷漠、多腹黑、毫无共情能力的一个生物,竟然在照顾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