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027:护姐一哥

林婉意还沉浸在一片欢声笑语中时,边上的手机忽然响了,她看了眼手机,面色就不复刚刚的喜庆了,变得有点白。

“林小姐,恭喜你,夺得了冠军。”

电话里,是个男人的声音,是很厚重的声音。

“你又想干什么?”林婉意找了个没有人的地方,尽量压低了声音。

“我想干什么?当然是贺喜林小姐夺冠呀。不过嘛,你这冠军,是怎么来的,是不是还得回看一下你的挖井人呀?”男人的语气,开始带着挑衅的意味了。

“吴桥,钱我都给你了,你还想怎么样?”

吴桥冷笑:“哼,就你给的那点钱,打发叫花子呢!我跟你说,明天之前,给我一百万,否则,我就昭告全世界,你这个世界冠军是怎么来的。”

“吴桥,你别得寸进尺!”林婉意的脸色直接就青了,虽然嘴上不饶人,但心里的确害怕极了。

吴桥这人,估计是这种不道德的买卖做多了,已经很如鱼得水了:“姓林的,你说我得寸进尺也好,不仁不义也罢,我们俩,反正都不是什么好人。我还是那句话,明天之前,我要一百万。”

“别以为我只是吓唬吓唬你,现场缺失的那段视频,在我手里,你要是不买,我当然也能找到更舍得花钱的买家。”

吴桥的话,很无赖,林婉意又恨又恼,但是,她也没办法,谁让她眼瞎,跟他牵扯上了。

林婉意提了声调:“好,你在哪里,我去找你。”

挂了电话后,林婉意找到冯晓龙,说她有点事要出去一趟,今晚的聚餐,让他们先过去。

冯晓龙也没多问,点头答应,并交代她,出门注意安全,她现在可是个名人了,最好戴上口罩。

这个吴桥,是会场的工作人员,负责会场的监控。

所以,他只是在林婉意把那个木箱搬进训练场的那段监控给剪掉了,留了一份在自己手里。

-

下午五点,韩云昭到医院接苏遇鲤,当然,顺便还接上了苏遇见。

几人一起上了出租车,韩云昭坐前面,苏遇鲤和苏遇见坐在后排。

苏遇见当然不知道,晚上这餐饭,是一场鸿门宴,他还真当自己只是过来蹭饭的,仅此而已。

“韩大哥,你们击剑队很闲嘛,比赛期间,还有时间聚餐。”

韩云昭淡淡的解释:“击剑项目,今天都结束了。”

“那韩大哥,缺失的那段视频,还没找到吗?”苏遇见忽然想起了这茬。

韩云昭摇头,说还在查,苏遇鲤也没搭腔。

到了包间,冯晓龙就开始招呼大家了,给大家倒茶倒水的。

苏遇鲤坐下后,给顾萧发了个微信:【顾律师,你今天去看比赛了吗?】

锦鲤的顾律师:【看了。你今天感觉怎么样?】

红色锦鲤:【没什么大事了,过两天就可以出院了。】

此时,郊外一个黑漆漆的仓库里,破旧的油桶上,坐了个人。

他拿着手机,回着信息:【好的,我忙完去看你。】

对于苏遇鲤的情况,他清楚的很。

因为,方悦桃一天起码得给顾萧报备三次。

苏遇鲤嘴角微微扬起,眼角也弯着:【我在外面吃饭,一会儿就回医院。】

锦鲤的顾律师:【好。】

回完消息,苏遇鲤就把手机放下了。

冯晓龙说着开场白:“婉意她突然有点急事,会晚点到,咱们先聊会儿天,等等她吧。”

他旁边一个体型微胖的中年男人开口:“这饭局你的爱徒是主角,这主角都没来,我们一群配角倒是准时到了啊。”

再旁边的一位女教练也搭腔:“是啊,不过老冯啊,这江山啊,真是代有才人出,一山更比一山高啊。”

一个染着亚麻色头发的年轻男队友,也开始奉承:“对对对,冯教练,我还在清湖队的时候,就听过你的威名了,这一见到真人呀,果然英姿飒爽,一看就是有一身了不起的本事。”

“老冯,什么时候让陆湘跟婉意切磋切磋,让我们陆湘也沾点冠军的光。”那女教练又接着话在说了,陆湘是她带的徒弟。

“是啊是啊,老冯眼光辣的很,挑中了婉意这孩子,当年,她到我们队来应征,我当时不在,这么好的苗子,就到你队里去了。”

“冯教练,比赛结束后,可得好好给我们传授传授经验呀,好让我们也培养出个世界冠军来!”

……

冯晓龙心里乐的开了花,这不就是他攒这个局的目的嘛。

但不能表现的太明显,谦虚,还是要装一装的。

“这次婉意能夺冠呀,也是运气好,哈哈哈,承大家的礼让了。”

他脸上的笑就没停过,褶子都能夹死苍蝇了。

饭桌上,这群老老少少谈笑风生,唯独那三人,一言不发。

在旁边坐的苏遇见终于听出门道来了,感情,这是让他姐来这享受侮辱的吧?

他拿起桌上的餐具,往桌上用力一砸,包厢里忽然就发出清脆的响声。

所有人的声音都戛然而止,把目光移了过去。

苏遇见难得的面露愧色:“不好意思,惊扰各位聊天了,我中午没吃饭,这手吧,没力,拿不动碗了。”

弦外之音,少他妈的废话,赶紧给老子开饭。

“还有啊,我姐,这还住着院呢,医生特别交代,绝对不能饿着。”

苏遇见看着他姐还打着石膏的肩膀,一脸心疼:“你们这到底谁请客呀,请人吃饭,自己不来,这菜到底还上不上啊?把病人饿坏了,你们谁赔?”

苏遇鲤看了她弟一眼,用着只有苏氏家族才能看得懂的暗号交流着:遇见,做得好。

苏遇见:那当然,也不看看我是谁?

桌边坐着的一群人都不说话了,反倒是冯晓龙,有点不好意思了,拿起桌上的手机,恬着笑说:“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给婉意打个电话问问。”

打了好几通,但林婉意却一直没接电话。

“不好意思,婉意没接电话,咱们不等了,上菜吧。”冯晓龙尴尬的笑,叫服务员上菜。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