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026:新生代花剑冠军

三个小时后,云雾散去,天亮了。

清晨,苏晖阳临时接到一个电话,说有个合同出问题了,需要他回去亲自处理,苏遇鲤就让杜薇跟着他一起回去了。

就剩下苏遇见,在这里陪护。

这天,正是世锦赛开赛的日子,苏遇鲤一点也不困,就在病房里看世锦赛的直播。

这还是这么多年,她第一次缺席了世锦赛。却成了一个观众,坐在电视机前,看着别人的比赛。

一起看比赛的,还有苏遇见。

开幕式完毕后,就是击剑比赛了。

很快,本届新的花剑冠军就产生了,也是来自中国队的一名年轻的运动员,叫林婉意,跟她并不是同一个教练,不熟。

苏遇鲤还是很欣慰的,即使她没上场,但荣誉,还是中国队的。

赛后,媒体对林婉意进行了采访。

“很感谢国家对我的栽培,也非常感谢我的教练,这么多年一直严格要求我,对我寄予厚望,我今天才有机会站在这里,为国争光,也谢谢大家对我的支持和关注,未来,我会继续努力。”

林婉意面带微笑,对着话筒说了好长一段话,语气很自然。

苏遇鲤看的很出神,苏遇见却冷不丁的冒出一句话:“这女人真假。”

苏遇鲤笑他:“她怎么就假了?”

苏遇见一副过来人的架势:“你看她的说辞,官方刻意,腹稿打了得有十遍吧?她怎么不把她的祖宗十八代都感谢一遍?”

“人家这是要上国际新闻的,当然每一个字都得反复斟酌,要是说错的话,会招黑的。”苏遇鲤笑着替林婉意解释着。

苏遇见揶揄她姐:“姐,那你之前采访的时候怎么就没有这觉悟,看看现在都被黑成啥样了?”

苏遇鲤很无所谓。

十分钟后,又有一条新闻霸屏全网:

【中国击剑队牛!又添新血液,新生代花剑冠军诞生!】

各大媒体都开始纷纷转发报道,这下,在大众的认知里,最新的花剑冠军就是林婉意了。

下了赛场,林婉意沉浸在一片祝贺和恭喜声中,她的教练冯晓龙也分外得意,正张罗着要请整个击剑队吃饭呢。

因为他入行浅,过去几年,女子花剑冠军几乎是韩云昭的爱徒苏遇鲤包揽的,而这次,终于轮到他冯晓龙教出来的徒弟拿了冠军,他终于可以扬眉吐气了,他要开心死了。

徒弟的比拼,同时也是师傅的较量。

“韩教练,婉意拿了冠军,晚上一起吃个饭?”

此刻,冯晓龙的嘴角都已经翘到不知道哪里去了。

韩云昭看着手机,很不想理他,但又不能表现得太明显,非常直接的婉拒了:“冯教练,我今天会很忙,时间不定,就不跟你们去了,你们玩的开心。”

妈的,这个老冯,故意搞事情是吧?

冯晓龙的心理活动:你带的人都退赛了,你还忙个鬼,就是怕丢脸不想去呗。

“韩教练,难得大家聚的这么齐,而且,小姑娘说她得了冠军,要请客,我们这些做师傅的,总不能拂了小姑娘的好意吧?”

冯晓龙继续逼近。

韩云昭本能的还是要拒绝,林婉意就亲自过来了:“韩教练,我们都是代表中国队,我第一次为国争光,但荣誉是大家的,我非常感谢中国击剑队。虽然您不是我的教练,但我也一直很敬佩您,所以,您就一起去吧。”

韩云昭的听力非常好,她用了三个“您”字,这让他感觉特别刺耳。

非常本能的想再次拒绝,但其他的教练都过来晓之以情动之以理,费了好大一番口舌。

就好像,如果韩云昭不去的话,就是大逆不道一样。

最后,他在他们的“逼迫”下,终于答应了。

而且,他们还让他给他的爱徒苏遇鲤打电话,让他的爱徒一起去。

所以,下午两点,苏遇鲤接到了韩云昭的电话。

“教练。”

韩云昭先进一场铺垫:“鲤鲤,今天的比赛结束了,冯教练的徒弟,夺得了冠军。”

“嗯,我看电视了。”说起这个,苏遇鲤心里的歉意又升了起来,“教练,对不起。”

“说什么傻话呢?不管是谁夺冠,都是我们国家的荣誉。”韩云昭故意说的云淡风轻,“林婉意今晚让我们一起去吃个饭,鲤鲤,你能出医院吗?”

苏遇鲤问他:“教练你要去吗?”

韩云昭回答:“嗯。”

苏遇鲤那么聪明,自然知道这个场面,会让韩云昭很尴尬,她自然也不能让他一个人去面对。

“好,那我等会儿问问我的主治医生,看能不能出去一趟。”

韩云昭交代:“嗯,如果可以出去,你告诉我,我去接你。如果医生说不能出去,就乖乖听医嘱。”

“好的,我知道了。”

苏遇鲤把电话给挂了,转头看向苏遇见。

苏遇见挤着眼睛,一副惊悚的表情:“你现在要出院?”

“不是出院,是想暂时出去吃个饭,队里的安排。”苏遇鲤解释完,就交代他:“去帮我问问方医生,我想暂时出院,行不行?”

“不行!”苏遇见直截了当。

苏遇鲤侧头看了看门外,有没有医生经过,再扭头朝着苏遇见:“你又不是医生,你说的没用!”

“姐,妈走的时候特地交代了,说你住院期间,让我寸步不离的跟着你,要是你跑了,你妈会打死我的。”苏遇见的表情苦哈哈的。

苏遇鲤瞥了他一眼,很了解她这个弟弟:“打死你是不可能的,最多,停了你的信用卡,断了你的经济来源。”

苏遇见撇着嘴,是绝望的表情:“那还不如打死我呢!”

“少废话,你不帮我问,我自己去问了。”苏遇鲤一边说话,一边要下床。

苏遇见怕了她了,万一等会再摔一跤,那他的信用卡可就真的要被杜女士给停了,立马扶住她姐,“姐姐姐,你别下来了,我去问我去问。”

两分钟后,方悦桃来了病房,一脸严肃。

“苏小姐,你要出院?”

苏遇鲤知道现在待在医院,想做什么都得看医生的,便好声好气的解释:“我朋友约了个饭局,就出去吃个饭,很重要。”

方悦桃翻了她的入院记录,说:“虽然你其他指标都挺正常的,但你这肩膀还打着石膏,你一个人出门,我不放心。”

当然不放心啊,如果被顾萧知道了,肯定要怪她没照顾好她。

苏遇鲤打消她的顾虑:“方医生,你不用担心,我弟弟,他说会全程陪着我。”

傻站在旁边的苏遇见,只能一个劲的点头。

方悦桃看出来了,苏遇鲤这表情,如果不让她出去,她已经打算好了要偷溜的。

“那好吧,一会儿让护士再给你量个血压和体温,吃完饭就回来,十一点之前。”

苏遇鲤浅浅一笑,语气好温柔:“谢谢方医生。”

方悦桃点点头,转身,出了病房。

苏遇鲤这个姑娘,笑起来的时候,两个梨涡深深浅浅,好看极了,也纯净极了,像风,吹得人心一荡一荡的。

又像酒,光是闻气味,就能让人醉倒。

难怪,顾萧,会醉的不省人事。

另一边,顾萧接了个电话。

“三少,查到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