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5章 246:饶商信忏悔,苏遇鲤突袭董事会

檀城看守所。

顾萧打点了负责关押的狱警,便在门外候着,让苏遇鲤一个人去接见室见了饶商信。

距离上一次在游轮上见饶商信,并没有过很长时间,但眼前的饶商信已经不再是那个英姿挺拔的饶董了。

两鬓的发都白了,整个人沧桑、颓然,像一下子老了二十岁。

饶商信的手腕上戴着手铐,坐在椅子上,脸上的表情平静又自然,他的眼神一直落在苏遇鲤脸上,一动不动,之后忽然就笑了。

“我知道你肯定会来。”他语气十分肯定。

苏遇鲤从门口走了进来,坐了下来,她从包里翻出墨镜,戴在脸上,她不想看眼前的人,语气却相当冷淡:“我只有一个问题想问你。”

饶商信低头,盯着自己的手铐看了一会儿,又抬头:“你是不是想问,我当年为什么会那么狠心害死你的生母吗?”

苏遇鲤摇头,对她来说,为什么已经不重要,都改变不了当下的结果,她的母亲也不会回来了。

她问:“我想知道,这些年,你的良心可安?”

饶商信沉默了很久,掩着面:“这些年,我没有一天过的安心。”

苏遇鲤墨镜后面,是一副极度厌弃的神情:“那你是自找的。”

饶商信情绪几近崩溃:“对,都是我自找的,都是我的报应,最后连我的之之也没能躲过……”

苏遇鲤没有理会他,他继续自言自语:“鲤鲤,对不起,对不起——”

“住嘴,”苏遇鲤打断了他的话,“你没资格这么叫我。”

饶商信才改了口:“苏、苏女士,是我对不起你,对不起你的母亲。”

苏遇鲤摘了眼镜,从椅子上起身,俯身看着饶商信:“如果你想跟我道歉,那你听着,我永远不可能原谅你。如果你想跟我母亲忏悔,那就请你到了地下亲自给她跪下磕头。”

说罢,苏遇鲤已经不想再待在这个地方了,她觉得眼前这个男人让她浑身难受,她转身,要往门口走。

饶商信叫住她:“苏女士。”

苏遇鲤在原地停下,没回头。

饶商信说:“能不能请你帮我个忙?”

“呵,”苏遇鲤冷笑着回头,“饶先生,请搞清楚,你可是我的杀母仇人,你还有脸请我帮忙?”

饶商信继续说:“对,我是没脸找你,但我,我现在只能找你。”

苏遇鲤没理他,抬了步子,继续往门口走。

饶商信在后面喊:“福利院的小七,他是我女儿,她是无辜的,能不能请你帮我照顾她?”

听到小七的名字时,苏遇鲤的心倏地就抽了一下,但还是头也没回的走出了会见室。

见到苏遇鲤出来,顾萧走过去,握着她冰凉的、握着拳头的手:“还好吗?”

苏遇鲤微笑着点头:“我没事。”

“那我们现在回家吧。”

“好。”

车上,苏遇鲤问:“顾萧,饶商信会怎么判?”

顾萧握着方向盘,没有过多的犹豫:“故意杀人自首,应该会判三到十年。”

苏遇鲤靠在座椅上,觉得有些荒唐:“一条鲜活的生命,居然才值三到十年。”

顾萧看了看她:“如果你想,我可以介入,请求法官重判。”

“不用了,”苏遇鲤摇头,“就按法律客观处理吧。”

“好。”

“顾萧。”

“嗯。”

苏遇鲤想起了饶商信说了最后一句话:“饶商信说,小七是他的女儿,他希望我以后能照顾她。”

顾萧把车开进了地下车库:“那你是怎么想的?”

苏遇鲤摇摇头:“我没想好,但,小七确实是无辜的。”

这些天一下子发生了太多事,顾萧怕她想太多会更乱,就哄她,“现在没想好就先别想了,等以后再想好不好?”

苏遇鲤很乖:“嗯。”

晚上,苏遇鲤在浴室洗澡,顾萧在阳台打了一通电话,交代电话那头:“一定要让饶商信被判最重的结果。”

整个晚上,苏遇鲤都辗转难眠,顾萧也就陪着她失眠了一整夜。

她转过身抱着顾萧的脖子,迷迷糊糊的喊他:“顾萧。”

顾萧温柔抚摸着她柔软的黑发:“嗯,怎么了?”

她把头埋进他的胸口:“你能不能帮我个忙?”

他把她的头从怀里捞出来,吻她的额头:“不管你想做什么,我都会帮你。”

-

翌日上午十点,饶氏的顶楼正在召开董事会,董事长的座位空着。

原董事长被逮捕,董事长夫人也进了局子,各大医院纷纷终止跟饶氏的合作,股价也一天不如一天,办公室坐着的几个董事都快把头发都抓掉了。

针对目前发生这些事情,各个都在绞尽脑汁啊。

事情闹的那么大,公关已经不管用了,而且,饶氏账面上的钱已经在饶商信准备让饶绮之潜逃时就挪用了一大笔,现在饶氏也没什么钱了。

只能说,在坐的各位,都苦不堪言。

突然,会议室的大门被推开。

一道尖锐的女声响起:“这位女士,我们公司的高层正在开会,您不能进来。”

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射过去,门口站着一位身着正式的年轻女性,黑发束着,精致的妆容,黑白搭配的职业装,整个人显得精神干练。

还能是谁?自然是苏遇鲤。

一个头发都没几根的董事站了起来,指着门口的人:“你是谁?你来做什么?”

旁边的更年迈些的董事也跟着喊:“还愣着做什么?赶紧去叫保安来!”

苏遇鲤扯了扯唇角,笑了笑,直接走到主位,在主位坐了下来,所有人都惊诧不已,觉得这个丫头片子实在是太大胆了。

顾萧也跟了进去。

她坐下后,敲着二郎腿,将椅子往左边转了半圈,将十指交叉,放在膝盖上,盯着那位让叫保安的董事:“保安就先别喊了,怕是等下喊来了,就是你们被请出去了。”

那位董事脸都气绿了:“你到底是谁?好大的口气!”

苏遇鲤坐姿端正,快速审视了会议桌前的一群人,将眼神收回来:“自我介绍一下,我现在叫苏遇鲤,我的本名叫洛盼兮。”

会议室忽然开始嘈杂起来。

“谁呀?”

“不会是饶商信的私生女吧?”

“不知道啊。”

苏遇鲤看了一眼旁边的顾萧,顾萧朝她点了点头,示意她想做什么,想说什么都可以。

“大家都别乱猜了,我不是饶商信的私生女,我是饶玉桐的女儿。”

会议室忽然就安静了,“饶玉桐”可是整个饶氏上下没人敢提起的名字。

“二十三年前,我的外公饶明翰先生把饶氏80%的股份留给了我的母亲饶玉桐女士,但由于饶商信的贪欲,为了我母亲手里的股份,竟然买凶害死了我的母亲,如今,饶商信已经在看守所承认了一切,所以,饶玉桐女士的股份按继承法,我和我的兄长,一人可以继承一半,即40%的股份。所以,在这个办公室里,目前我是最大的股东。”

这段话一出,会议室又开始嘈杂了。

“你说你是饶玉桐的女儿就是吗?你有证据吗?”

“是啊,大街上随便一个人都过来说是饶玉桐的女儿,我们难道也要信吗?”

“……”

苏遇鲤早就知道这些董事会这么说,她也不着急,低头,打开桌上的文件袋,从里面拿出一份文件:“这份文件,是我和饶玉桐女士的亲子鉴定,大家如果感兴趣,可以相互传阅。”

会议桌前的董事依旧不相信,“怎么可能,饶玉桐都死了这么多年了,怎么可能还做的了亲子鉴定?”

苏遇鲤看了眼顾萧,回头继续说:“现代科学这么发达,没什么做不了。我亲生父亲收藏了我母亲生前的头发,自然就能做。”

各位董事相互传阅着那份亲子鉴定报告。

苏遇鲤开始跟他们介绍顾萧:“各位董事,这位先生姓顾,是我的律师,我今天所说的每一个字,都千真万确。我以饶氏最大股东的身份宣布,会议中场休息二十分钟,给大家二十分钟的时间消化这个信息,二十分钟后,正式召开董事会。如果大家对我的身份还有异议,请直接联系我的律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