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4章 245:不知道起什么标题,想你们

饶商信在认尸后又被带回了看守所,虽说他在饶绮之所犯的案件里没有直接的关系,但他替罪犯顶罪,包庇罪犯,也构成了犯罪,也需要继续配合警方调查。

同一天,林氏也因为包庇罪被警方拘留了。

很快,饶氏总裁饶绮之故意杀人畏罪自杀的消息不胫而走,董事长饶商信和董事长夫人林氏因为包庇罪被调查的新闻也在网上传的沸沸扬扬。

因此,饶氏的股价大跌,很多医院都纷纷终止了与饶氏的合作,饶氏股东们就如热锅上的蚂蚁,焦躁不安。

审讯室。

负责审讯的这位警察姓杜,四十来岁,他面前的桌子上放着一个白色的本子,手里拿着笔,坐姿端正,面向饶商信,声音浑厚:“我们都查清楚了,你一周前认罪的案件,其真实的凶手,是你的女儿饶绮之。你不但知情,还协助罪犯饶绮之逃跑,已经触犯了我国刑法,对此,你还有什么要解释的吗?”

饶商信的眼圈还红红的,他已经一天一夜没睡过觉了,没什么精神,脑袋歪在一边,像在发呆。

他摇了摇头,放弃了所有的抵抗:“没有。”

杜警官看着饶商信颓丧的样子,虽然觉得同作为一个父亲,他也有点同情他,但在律法面前,同情一点用都没有,恶就是恶,犯罪就是犯罪。

他起身,踢开椅子,走到饶商信面前,把手里的本子递过去:“那你看看这份笔录,如果没问题,就签个字吧。”

饶商信接过本子,很快的浏览了一下上面几行字,写的是他承认自己协助故意杀人犯饶绮之逃脱,已经构成了包庇罪。

看到这里,他忽然扯了扯嘴角,他的女儿,是重点大学的高材生,她一直以来都是自己的骄傲,是到了哪里他都可以拿出来炫耀的珍宝。

可是如今,那个曾令他引以为豪的女儿,已经不在了。而她的名字前面,还被冠上了“故意杀人犯”的头衔,他不知道怎么形容现在的这种感觉,就觉得,呼吸很困难,心里憋的慌。

他攥着笔,正要签字时,忽然将笔放下,双手掩面,他说:“我不能签。”

杜警官上前:“为什么?”

饶商信沉默了大概有半分钟,才开口:“我还有话要说。”

“行,你说。”杜警官又拉开椅子坐下,洗耳恭听。

审讯又持续了大约一个小时,结束后,饶商信被带出了审讯室。

饶商信离开后,一个年轻的警员跑过来:“杜队,怎么审了怎么久?案子不是很简单吗?证据确凿,他不肯招吗?”

年轻警员姓袁,暂且称呼他小袁吧。

杜队看着饶商信被带走的背影,把手里的笔录交给小袁:“他都招了,不仅招了这个案子,还有别的案子。”

小袁很纳闷:“别的案子?”

杜警官拍了拍他的肩膀,“你把这个送去给局长。”

“是。”小袁收到命令,拿着资料一边看一边往局长办公室走。

-

苏遇鲤说想去看守所看看饶商信,是以,顾萧正开着车往檀城看守所的方向去。

行至一半,顾萧接了一通电话,他语气依然很冰冷:“什么事?”

电话里的人说了大概有半分钟的时间,然后电话挂了,再然后,顾萧减了车速,把车靠边停下了。

苏遇鲤转头看他,心下疑惑:“出什么事了吗?”

顾萧神色严肃:“鲤鲤,有件事情要告诉你。”

苏遇鲤点头:“嗯,什么事?”

就在一个小时前,饶商信交代了另外一件案子,是二十三年前的一件旧案。

饶商信向警方交代了自己曾在二十三年前故意杀害了一个人,那个人,正是自己的亲妹妹。

顾萧把这件事情告诉了苏遇鲤,他觉得,不管结果怎么样,鲤鲤都有权利知道事情的真相,他不希望他的鲤鲤带着谜团浑浑噩噩的过一辈子。

知道真相的苏遇鲤却出奇的平静,她面上没什么表情,或许,这件事情她早已在心里做好了心理准备。

顾萧握着她早已冰凉的手,捧到自己的面前哈气,他问:“那还去看守所吗?”

苏遇鲤非常坚定的点头:“去。”

顾萧启动了车子:“好,我都会陪着你。”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