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1章 242:苏遇鲤的计谋,饶绮之逃亡(2更)

她总是这样,总能不费吹灰之力的让他毫无任何招架之力。

最后,他投降了:“鲤鲤,你这是在使诈。”

她十分认真的解释:“风月里的计谋,是情趣。”

他一把抱起她,往卧室走。

“顾萧,”苏遇鲤揪着他的衣领,在他耳边小声问,“要不要试试在阳台?”

她知道,他喜欢张扬的。

顾萧看着她,宠溺的笑:“好。”

他抱着她往阳台走,将她温柔的放在阳台的护栏前,站在她背后,捉着她的手,放在护栏上,“抓着这里。”

她乖乖的抓着护栏。

他在她的身后,身子抵着她,一只手掀起了她的裙摆,另一只手环在她颈肩处,用嘴,狠狠的在她的颈上烙下痕迹。

毕竟是在阳台,他没有解她的上衣,将她保护的很好。

金色的阳光洒在他们身上,顾萧的头发被汗水浸湿了。

-

他将她抱到沙发上坐下,问:“累吗?”

她摇摇头说不累。

她蜷缩成一团,小巧玲珑,他看着很是心疼,低头,吻了她的额头。

苏遇鲤闭着眼睛让他吻:“顾萧,你现在还生气吗?”

“鲤鲤,以后,你要是再有什么事,一定要告诉我,不然,我会发疯。”

顾萧用毯子包裹着她,然后把她抱的很紧,语气里有几分责备,但更多的,是关切,是乞求。

苏遇鲤看着他的眼睛,抚平他微微蹙起的眉:“顾萧,我不想你这样。”

她不想,他把她当成他的一切。

他不该是个有软肋的人。

顾萧握着她放在他眉心的手:“鲤鲤,你把车祸的具体情况告诉我,这件事情,我来查。”

苏遇鲤拒绝了,她不想让他涉险:“警方已经在查了。”

“我不相信他们。”等他查到谁是幕后主使,不管用什么方法,他一定会让他(她)血债血偿。

拗不过他,她把手机里的视频给他看了,简单描述了一些经过。

下午五点,顾萧挂了电话后,将苏遇鲤拉到怀里,试探性的问:“鲤鲤,如果那个想伤害你的人,是跟你有血缘关系的人,你会不会心软?”

苏遇鲤摇头,语气坚定:“遇见的伤不能白受,我要让他们都被绳之以法。”

那顾萧清楚她的立场了。

下午六点,吴学义收到了一封匿名举报。

下午六点半,吴学义带着人穿着便服去了趟饶家别墅。

来开门的是林氏,“你们是?”

“警察。”刘小军亮了证件。

林氏很慌:“你们、你们到我们家来做什么?”

她以为,是二十三年前的案子暴露了。

吴学义懒得废话:“饶绮之在家吗?”

林氏吞吞吐吐的:“不、不在。你们找我女儿做什么?”

刘小军说:“她涉嫌一桩刑事案件,我们需要请她回去配合调查,希望你们好好配合警方,把人交出来。”

林氏脑子嗡嗡的响:“什么?刑事案件?”

吴学义下令:“进屋去搜。”

“是。”

后边几个便衣警察便冲进了饶家,在里面搜了起来。

林氏六神无主,慌了神了,大喊:“你们这是干什么呀?我都说了,她不在家,不在家呀。”

搜了一圈,家里,除了林氏,还有几个佣人,没有其他人了。

吴学义这才打电话:“你那边怎么样?人抓到了吗?”

电话那一头,是去了饶氏制药总部的警察。

“吴队,没有找到饶绮之。”

吴学义说:“继续找。”

之后,吴学义挂了电话,离开饶家别墅时,让刘小军偷偷埋伏在附近,随时监控。

吴学义等人一走,林氏就赶忙给饶商信打电话:“老饶,刚刚警察来家里了,他们说要抓之之呢,之之到底怎么了?我刚刚给之之打电话,也一直没有人接。”

相比林氏,饶商信就显得镇定多了,语气从容:“我知道了。”

林氏手忙脚乱,讲话的声音都在颤:“你知道了是什么意思?那接下来要怎么办啊?”

饶商信给她吃了一颗定心丸:“你什么都别管,我会处理。”

晚上十一点了,饶商信和饶绮之都还没回来,林氏越想越怕,又给饶商信打电话,可他一直都不接电话。

五分钟后,饶家的一个佣人的电话响了,佣人看了眼号码,是个没见过的号码,她接听:“您好,请问哪位?”

电话那边短促的声音:“把电话给太太。”

佣人听出了是饶董的声音,便握着手机,跑到林氏身边:“太太,您的电话。”

林氏起初有点疑惑,但也没时间想那么多了,接了电话:“喂,谁?”

电话那边直截了当:“想见女儿最后一面,现在立刻到东后街的私人诊所来。饶家门外有人监视,记得要伪装出门。”

话不多少,这话说完,那边就把电话给挂了。

林氏活了半辈子,哪见过如此让人心惊胆战的阵仗,但她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咬牙坚持。

她让佣人跟她换了衣服,她穿着佣人的衣服,骑着电动车,出了饶家别墅。

离饶家已经很远了,她才把电动车停在一个巷子里,拦了辆出租车,说要去东后街。

东后街的私人诊所她知道,那里的医生是饶商信多年的好友。

在出租车的这一路,她的手心都捏出了汗。

二十分钟后,林氏到了东后街,她扔给出租车师傅几张钞票后,便一个人,走向了那家私人诊所。

到了门口,她敲门。

里面过了好一会儿,才开门。

门开,她一眼就见到了里面病床上躺着一个人,一动不动,那人的脸上被纱布裹着,连眼睛都被包住了,根本认不出是谁,很像一具木乃伊。

饶商信在旁边站着。

她跑过去,失声大喊:“老饶,这到底怎么回事啊?之之在哪里?”

饶商信目光停在病床上躺着的人身上:“她就是之之。”

林氏差点被吓崩溃了:“怎么会这样?她怎么可能是之之?”

饶商信语气很镇定,“安医生刚刚给她做了整容手术,现在麻醉剂还没过,所以人还没醒。”

林氏很不能理解:“整容?为什么要整容?”

饶商信说:“现在我没时间跟你解释,二十分钟后,我会把之之送出国,以后,再也不会回来。”

林氏捂着嘴巴,尽量控制着自己的音量:“为什么?为什么?”

饶商信言简意赅:“因为只有这样,她才有可能活着。”

林氏整个人彻底瘫软了,双腿无力的瘫在地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