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0章 241:顾萧,你一点都不想拒绝我(1更)

凌晨三点,刘小军的电话来了。

吴学义还没睡着,掸了掸烟灰,接了电话。

“吴队,有新发现。”

刘小军简单的汇报了几句,吴学义就把烟掐灭,拿了外套去警局。

吴学义到了警局后,刘小军娓娓道来:“吴队,我在查王新汉的社会关系时,发现了他有一个远房堂妹,叫王素华,今年四十六岁。”

吴学义看着他,等他继续说。

刘小军说的很激动:“上个月不是有人举报有人走私违禁药品吗?后来一直没查到什么有用的消息。这个王素华,可不简单,她就是那些违禁药品生产黑作坊的负责人。”

吴学义二郎腿一翘,“那还等什么,还不去抓人!”

“是,吴队。”刘小军兴致勃然的去抓人了。

凌晨三点四十分,王素华被带到了警局。

凌晨三点四十二分,饶绮之的电话响了。

“饶总,王素华被抓了。”

听到这个消息的饶绮之两眼顿时就清明了,她没做过多犹豫,直接命令:“给我想尽一切办法,堵住王素华的嘴。”

私自生产违禁药品,还走私。

这罪,可不小。

电话那边的人领了命令后,挂了电话。

在警局做客的王素华,也不是个省油的灯,不管审讯的人如何威逼利诱,她都一口咬死,说她只是那个作坊的法人,但她常年不在国内,从来不直接参与经营和制造。

所以,她想表明的是,她也只是个背锅的。

王素华选择走上这条路,早就已经做了必死的决心了。

如果运气好,能躲过一劫,就躲。

要是运气不好,躲不过去,那就舍了这条贱命。

反正,她女儿已经在上个月加入了外国国籍,国内的法律约束不了她,而且她名下有一大笔钱,够她一辈子吃喝不愁了。

王素华是个单亲妈妈,一辈子为女儿操持,希望女儿能获得世界上最好的待遇。

所以,如果能用她这条命去换她女儿的一世繁荣,她觉得很值。

刘小军他们什么都没问出来,审讯只能暂时告一段落。

-

早上六点,天还没亮,饶绮之要出门,碰上了饶商信。

“之之,什么事这么着急,要出门这么早?”

保命的事,当然着急。

饶绮之笑,“没什么特别的,就公司的营销方面的事情。”

饶商信眼神里带着潮意,语重心长的说:“如果你处理不了,就交给爸爸去处理吧。”

饶绮之点头:“放心吧,我能处理好。”

说罢,饶绮之把车开出了饶家别墅的大门。

等饶绮之走远后,饶商信才打了一通电话,安排了一件事。

电话挂了以后,他才微微将嘴角上扬了一丝弧度。

之之,我是你的父亲,我会替你处理好所有的事情。

饶商信这些天一直在暗中调查饶绮之,他知道了她上个月私自制造违禁药品,也知道她走私了很大的一批货。

他还知道了,她买通了一个货车司机,让她去撞苏遇鲤,还命令,一定要让人当场毙命。

最终,他的女儿,果然还是走上了他当年的老路。

刚刚的那通电话,他让人把饶绮之做的这些恶事的痕迹都处理干净。

实在处理不掉的,就留了他的痕迹。

他已经做了决定了。

-

距离王素华被抓48小时后,仍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证据能证明王素华有罪,所以,王素华被释放了。

王素华被释放后的5小时后,被人发现,死在了自家的客厅里。

死因是,自杀,服用了大量安眠药。

王素华被无罪释放后,她没有理由自杀。

所以,王素华的死,一定是另有隐情。

最初,所有人都以为,这是一起简单的交通事故。

却没想到,又牵扯到了故意杀人未遂,私自制造违禁药品,走私,现在,还杀人灭口。

当天中午,顾萧知道檀城发生的事情后,便从宜城赶了回来。

他见到苏遇鲤时,苏遇鲤还像个没事人一样,在片场拍戏。

顾萧不管不顾,直接跑入了正在拍摄的镜头里,拉着苏遇鲤的手,上了车。

苏遇鲤坐在车里,看着顾萧:“顾萧,你怎么回来了?”

顾萧从宜城回来的这一路,都在担心她,她怎么可以这样,出了这么大的事情,都不跟他说一声,现在还堂而皇之的在片场拍戏。

他又气,又担心。

他将她的安全带系上:“鲤鲤,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苏遇鲤犹豫了一会儿:“我怕你担心,也怕你分心。”

顾萧关上副驾驶的车门,绕过车头,上了主驾座,然后用力的关上车门,将车门上了锁,他盯着苏遇鲤的眼睛看,目光炽烈的像是分分钟都能将她拆骨入腹一般。

“鲤鲤,你要知道,在这个世界上,你是我唯一会在意,也是唯一会心甘情愿为之分心的人。你明白吗?”

苏遇鲤点头:“我知道。”

顾萧提了分贝:“你不知道。”

在苏遇鲤的印象里,至少,在她面前,顾萧一直都是温文儒雅,语气温和,从未像现在这般,对她大声说话。

想来,他是真的生气了。

她自知理亏,尽量安抚着他的情绪:“顾萧,我没事,你不要担心。”

顾萧没接话,发动了车子,直接开到了东方御典。

进了门,苏遇鲤从身后抱着顾萧,哄他:“顾萧,你别生气了。”

顾萧关上门,就站在原地,一言不发。

她把头在他背上蹭,语气很软:“顾萧,你要怎么样才能不生气了?”

不是真的生气,只是不知道拿她怎么办才好。

是他表现得还不够明显吗?

怎么会让她觉得,他会因为她的事情而分心?

在他那里,世界上,就没有任何事情可以拿来跟苏遇鲤比的。

他轻轻转身,看着她,也不说话。

苏遇鲤踮着脚,想去吻他,但他不肯低头,她只能吻到他的下巴,有隐隐的胡渣。

她在哄她。

他把脸别开:“鲤鲤,不要这样。”不然,他就要投降了。

苏遇鲤没理他的拒绝,她也好想放肆一次。

她继续去吻他,他依旧在躲:“鲤鲤,你理智一点。”

苏遇鲤只好直接把整个身子靠过去,把手放在他的下腹,然后抬头,盯着他的眼睛,一动不动。

“顾萧,别装了,”她忽然就笑了,“你的身体一点都不想拒绝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