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024:律师函

张平裹着棉被,从床上起身,打开电脑,开始写律师函。

这就苦恼了,这封律师函,要写到什么程度呢?要求对方赔偿?还是要求对方公开道歉?

赔偿的话,要索赔多少合适呢?

想起顾老板家里被烧掉的两盏吊灯,他觉得,起码也得要赔够买两盏吊灯的钱吧,不然就二十万?或者三十万?

这也不怪他目光短浅,只怪顾萧太低调,任谁也不会想到,他客厅那两盏灯竟然价值两百万。

不过很快,张平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以顾老板的性子,能在三更半夜特地来电话交代他发的律师函,那这程度,还远远不够。

他想了一会儿,非常肯定,他老板是要搞死和风传媒。

当晚凌晨三点,和风传媒收到了一封来自一顾一盼律师事务所的律师函。

那么热闹的夜,和风传媒自然是全员都在加班,哦,除了一位刁民。

于未然一大早就出去蹲新闻了,对于公司酝酿的这次苏遇鲤退赛的新闻事件,她全然不知情。

后来,公司人事部在群里紧急通知全员回公司加班,她才懒得去,又没有加班费,于是就在群里回说自己家里的狗没人喂,要回去喂狗。

这个点,估计在家里和她的招财睡的正香呢。

看到律师函,四仰八叉躺在办公室沙发上的马主编,前两分钟还笑得抽搐,得意于这次新闻的火爆,但此刻,忽然就慌了神,瞬间面如土色。

致檀城和风传媒有限公司:

檀城一顾一盼律师事务所受苏遇鲤女士的委托,对贵司故意发表不实新闻,捏造事实,诽谤苏女士,散播谣言事件进行处理。

贵司此举,严重损害了我方当事人苏遇鲤女士的名誉权,苏遇鲤女士的精神也受到了严重的影响。

请贵司接到本函后十分钟内删除所有有关苏遇鲤女士的相关新闻,并在三日内前往工商局注销公司。

不接受赔偿,不接受道歉。

如贵司未按照本函的内容进行处理,本所将向法院提起诉讼,届时,贵司除了破产外,还将面临巨额罚款,恐还有牢狱之灾。

特此函告。

檀城一顾一盼律师事务所

**年11月10日 03:00

那位马主编大名叫马厚泡,他拿着手机,从沙发上弹起来,跑进了和风传媒老总的办公室。

“宣总,出事了。”马厚泡满头大汗,身子绷直,站在宣大明的面前。

宣大明平时很少来公司,今天也不知道抽了什么疯,就决定陪他的伙计们一起加班。

但是,他真的很困,就在办公室的沙发上睡着了。

他扭动了一下身子,眼睛都没睁,“什么事?”

“我们公司收到律师函了,让我们十分钟之内,”他刚刚看律师函的时候已经浪费了两分钟,立马改了口:“八分钟之内删掉所有苏遇鲤的新闻,还让我们三天内去工商局把公司给注销了。”

马厚泡在说前半段的时候,宣大明眼皮都没抬一下,听到“把公司注销”的时候,他忽然睁开眼,坐了起来,头发像鸡窝似的,他随意抓了抓头发,一副目中无人的表情:“给我发律师函,胆子不小,还让我注销公司,好大的口气,脑子没进水吧?”

马厚泡站在原地摇头,说话有点结巴:“应该、应该没进。”

“好好说话,”宣大明把他的西装衣领扯了扯,恢复他总裁的光辉形象,“你跟了我这么多年了,什么状况没经历过,一封律师函就把你吓成这样?能有点出息吗?”

宣大明嫌弃的意味,十足,他继续提了提裤子,用手在拨弄他的皮带,有点松,他要拉紧一些。

马厚泡屏气凝神,相当认真的回报:“宣总,律师函、是一顾一盼发来的。”

“咔——”清脆的一声响。

皮带锁扣坏了。

宣大明提着裤腰带:“你说什么?”

马厚泡据实汇报:“律师函是一顾一盼发来的。”

宣大明双眼一闭,瘫坐在沙发上。

一顾一盼的老板可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魔头,宣大明不明白,怎么就招惹上了他。

两年前,和风传媒为了博大众的眼球,就报道过一则有关顾萧的新闻。

说的是,他和某男疑似出柜的新闻,新闻当时的确也掀起了不小的浪潮。

因为,那位疑似出柜的某男,长相也十分姣好,但比起顾萧,还逊色几分。

而那位长相姣好的某男,就是跟顾萧从小一起长大,还跟他大学时同窗了一年的发小段霆深。

当然,和风传媒报道的那些,都是些捕风捉影,空穴来风的东西。

就因为这个新闻,顾萧差点让他的公司直接关门大吉了,他老婆也因为他差点破产而跟他离了婚。

他也从未想过,这年头,铺天盖地都是新闻,真真假假那么多,又几个人真的会当一回事?

吃吃瓜,唠唠嗑,开心开心不就得了?

怎么这个顾萧眼里就容不得半点沙子,竟然如此狠绝,非要搞的他的和风传媒在风雨中飘飘摇摇。

这都过去两年了,再提及此事,宣大明依然谈虎色变。

经过两年的洗礼,和风传媒好不容易才回了血,怎么,这又遇上了他。

“顾萧跟苏遇鲤是什么关系?”宣大明尽量镇定,百思不得其解。

马厚泡绷着脸,猜测性的说:“顾萧是她的……粉丝?”

宣大明按着太阳穴,“还愣着干什么?赶紧把新闻删了,去联系苏遇鲤本人啊,看看能不能和解啊?这顾萧,肯定没得谈了。”

“好的。”马厚泡迈开脚正要走,又停下,很苦恼的表情:“宣总,我没有苏遇鲤的联系方式。”

“没有你不会去找吗?去找她教练啊!还有,你手底下的人呢?也联系不上?”宣大明很害怕他的公司这下真的要垮了,气愤填膺的吼他。

马厚泡在宣大明的提点下,倏地顿悟,他忽然想起,好像有一次听见于未然跟苏遇鲤打电话来着。

“宣总,你先别气,我这就去。”

他出了办公室,传令下去,让所有人停止运营任何有关苏遇鲤的新闻,并将他们之前发布的新闻全都删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