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9章 240:卧底警察秦璐(2更)

段霆可本来还在拍戏的,也不知道从哪里得到了消息,在知道苏遇见出车祸后,便丢下一群人,从片场跑来了医院,樊露和陈小霞拉都拉不住。

她一到病房,就跟病房里的苏晖阳和杜薇做自我介绍,说她是苏遇见的女朋友,叫段霆可。

反正人苏遇见现在睡着了,也听不见她说什么。

苏氏夫妇二人被这突如其来的“女朋友”整的有点懵,特别是杜薇。

这些年她这个儿子身边除他姐,就没出现过其他的异性,她还一直担心她儿子是断袖。

如今见到面前这位水灵灵的女孩子,听到说是她儿子的女朋友,心里倒是有了些欣慰。

但是,忧虑却更多。

杜薇对段霆可的第一印象还是不错的,她礼数周到的点了点头,之后说:“我们遇见能有你这样的女朋友,是他的福气。但是……”

她没忍心往下说。

段霆可猜到她想说什么:“阿姨,您是想说,苏遇见他受了很重的伤,以后走路怕是都会有困难,对吗?”

在她来之前,关于苏遇见的情况,她已经跟她哥了解清楚了。

杜薇点了点头:“阿姨瞧着你,应该是个好姑娘,我们遇见现在这个样子,怕是以后会拖累你。”

她想表达的意思很明显,却点到为止。

段霆可把围巾从脖子里上拿了下来,挂在墙上的挂钩上,没有直接去接杜薇的话:“叔叔,阿姨,你们今天在医院待了一天了,应该都累了,这里就交给我来照顾吧。”

杜薇欲言又止。

“叔叔,阿姨,你们请尽管放心,”段霆可转头,看着病床上的苏遇见,“不管遇见他以后会是什么样子,我都会对他不离不弃。”

杜薇倒是被她的话感动到了,眼眶湿湿的:“没关系,我们不累,我们就在这陪着他。”

苏遇鲤到医院时,看见,病房里多了一个人,是那位当红小花旦——段霆可。

她正撸起袖管,给苏遇见擦着额头的汗呢。

段霆可注意到了苏遇鲤,停了手里的动作,抬头喊了声:“姐。”

在这里见到段霆可,苏遇鲤并不吃惊,她只是微微颔首。

杜薇起身走过来:“鲤鲤,这么晚了,你怎么还过来医院,你也受伤了,也需要休息,你先回去吧。”

苏遇鲤摇了摇头,牵着杜薇的手:“妈,我没事,只是些皮外伤。”

杜薇舍不得苏遇鲤在医院累,“你先回去吧,别担心,啊。”

“妈,”苏遇鲤说,“我有事想跟你说。”

注意到苏遇鲤的神情严肃,杜薇也有点提心吊胆:“什么事啊?”

苏遇鲤把杜薇拉到了外面,找了处没人的地方,跟她说:“今天的车祸,并不是一场简单的意外。”

杜薇眼睛瞪大了,有些慌。

“凶手的目标,应该是我,”苏遇鲤实话实说,“很抱歉,是我连累了遇见。”

听完这句话,杜薇震惊了。

震惊的不是她连累了苏遇见,而是,有人将她当成了攻击的目标,而且,下手那么狠。

她很担心她的安全:“鲤鲤,你是得罪了什么人吗?”

苏遇鲤也猜不到,只是摇了摇头:“对不起,遇见变成这样,都是我害的。”

杜薇握着她的手,“不是的,不是的,鲤鲤,你别这样说,你永远都是苏家的人,有什么事情,我们都会和你一起携手面对的。”

苏遇鲤心里很不滋味,很难受,很复杂。

她宁愿,杜薇能狠狠的骂她一顿,可是,现在这样,她更不知道如何面对苏家了。

杜薇后知后觉的问:“你报警了吗?”

“嗯,”苏遇鲤点头,“我刚从警局回来。”

她换了口气,继续说:“我过来是想跟你们说,既然凶手的目标是我,那我之后应该不会再来医院,只要我不出现在你们周边,那你们和遇见都会是安全的。”

杜薇:“鲤鲤——”

“妈,”苏遇鲤打断了,“这件事情,等遇见醒了,先不要告诉遇见,也不要告诉爸。”

杜薇着急:“怎么能不告诉你爸呢?我得跟你爸说,让他给你找几个厉害的保镖。”

苏遇鲤严词拒绝:“妈,这件事情,请您让我自己处理,好吗?”

杜薇才愣着不说话了,她知道苏遇鲤的性格,她从小到大,都特别有主意,只要是她不乐意的事情,任何人都改变不了。

苏遇鲤抽回了被杜薇握着的手:“很晚了,那我先走了,你们也要注意安全。”

她转身,往电梯口走。

“鲤鲤,鲤鲤。”杜薇喊她,她也没有回头。

-

晚上十点,苏遇鲤打的回了东方御典,她没回顾萧的家,而是回了自己的801,门开后,招财就从里面蹿了出来,在她脚边蹿。

她开了灯,进了门,才全身瘫软的蹲在地上,摸着招财的头。

被人当成了下手的目标,她怎么可能不害怕。

只是,她不能表现出来,不然,苏家的人会更担心,她已经连累苏遇见了,她不能再连累他们了。

她问招财:“招财,你怕不怕?”

招财:“汪汪。”

它说的是,妈妈,我不怕,要是有人伤害你,我会保护你的。

她起身走了几步,整个人蜷缩在沙发上,裹着沙发上的毯子,又累又困,很快,就睡着了。

警局那边,吴学义在交代刘小军:“你去查查王新汉近两年来的社会关系,经济关系,发现有什么可疑的,第一时间汇报。”

刘小军领命:“是,吴队。”然后,回了自己的工位。

刘小军走了以后,吴学义才去把门关上,锁好,折回了座位上,又拿出了之前一直盯着看的那张相片。

相片上的人叫秦璐,二十七年前,她是警校成绩最好的学生,也是吴学义的师妹。

不管是体力,还是能力,还是长相,秦璐都是警校的佼佼者。

是以,毕业后,她直接进入了警局,跟着吴学义一起出任务。

久而久之,一来二去的,吴学义就被秦璐认真工作的气质所吸引了。

但那时的秦璐,一心都只扑在工作上,心里只有正义和使命,并无儿女情长。

吴学义也就只能先放下自己的心思,在工作上教她很多经验,与她并肩作战。

他相信,总有一天,他会感化她,会将她这颗石头给焐热。

可就在几个星期后的一天,局长忽然把他叫到了办公室,秦璐也在办公室里。

局长说:“根据我们的讨论决定,将派遣秦璐作为一名卧底警察,深入敌营,去执行一项秘密任务。”

吴学义立马拒绝:“局长,这恐怕不妥,秦璐还这么年轻,在很多方面都还不成熟,而且,她又是一名女性——”

“吴学义!”局长很不客气的打断他的话,“我叫你来,是通知你,不是让你发表意见。”

吴学义:“可是局长——”

“没有可是,”局长再一次打断,“这件事情,是秦璐主动请缨的。”

的确,论经验和各种条件,秦璐都是最合适的人选。

身为警察,吴学义深知,自己的身体是要奉献给国家和人民的。

但是,他有私心,他希望,秦璐能一辈子平安顺遂。

三天后,秦璐离开了警局。

吴学义只是知道她去执行任务去了,却并不知道,她到底是去执行什么任务去了。

而且,这一去,就去了二十七年。

这二十七年来,他没有她的任何消息。

在此期间,他去找局长问过好几次,可局长说,他也没有收到秦璐传回来的消息,他还说,也许,秦璐已经牺牲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