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7章 238:方悦桃用尽全力,手术成功

苏遇见的手术做了将近六个小时,苏晖阳和杜薇也赶来了医院,杜薇脸上挂着泪痕,在手术室门口来回踱步,苏晖阳就坐在不锈钢椅子上,一言不发。

苏遇鲤过去拉着杜薇的手,尽量让自己镇定:“妈,别太担心了,方医生是檀城医院医术最好的医生,遇见一定会没事的。”

杜薇流着泪点头。

又过去了三十分钟,手术室的门打开了,几个医生将苏遇见从里面推了出来。

苏遇鲤一行人赶忙迎了上去,跟着推车跑,杜薇立马喊:“遇见,苏遇见!听得到我说话吗?”

人还没醒,呼吸很微弱。

“手术很成功。”旁边一只手推着推车,一只手拿着输液袋的医生姓郑,能看出,他显然很累,说话有些没力气。

杜薇这颗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下一半了,她连忙道谢:“谢谢医生,谢谢医生。”

郑医生温柔的回答:“不用客气,如果您真要谢,就谢谢我们的方副院长吧,手术是方副院长主刀的,我们只是协助。”

杜薇呢喃了一句:“方副院长?”

郑医生对方悦桃那是佩服的五体投地,毕竟,方悦桃“外科圣手”的称号可不是浪得虚名。

他不仅佩服她的医术,还佩服她对这份事业的热忱。

“嗯,方副院长本来今天订婚的,接到临时状况,她连婚都不结了,赶过来做手术,病人的具体情况,等方副院长出来,你们亲自向她了解吧。”

说着,他把苏遇见送回了病房。

苏遇鲤也道谢:“谢谢你,医生。”

“不客气。”

郑医生将手里的输液袋挂在病床旁的输液架上,然后出了病房。

病房门口有个穿着黑色西装的人影,他朝病房里看了几眼,也松了一口气,低头,转身往走廊那头的楼梯口走。

转身的一瞬间,目光撞上了迎面而来的方悦桃。

她穿着不方便的纱裙,外面的手术服都没得及脱,口罩和手术帽也没摘。

她在手术室里待了六个多小时,脸上的妆都花了,眼线和眼影都晕开了,眼尾黑黑的。

她走到他面前停下了,抬头,看着他。

他只是简单的掠了她一眼,只说了两句话。

第一句:“今天,对不起。”是在为上午他在订婚仪式上不告而别的事情道歉。

方悦桃很聪明,自然知道他说的是什么,她拼了命的勾了勾唇:“没关系。”

厉潭沉要说的第二句话:“还有,今天,谢谢你。”

是在为她全力以赴赶回医院给苏遇见做手术的事情道谢。

方悦桃叹着气,笑,“我是医生,救死扶伤是我应该做的。”

那厉潭沉就没别的话说了:“我先走了。”

话落,他绕开方悦桃,继续往前走。

方悦桃转身,喊住他:“阿沉。”

厉潭沉停下了,回了头。

她咬了咬下唇:“现在,你有没有一点点的爱我了?”

厉潭沉不想骗她,实话实说:“抱歉。”

说完,他转身,消失在了方悦桃的视线里。

方悦桃才摘下了口罩和手术帽,扔在楼道的医用垃圾箱里。

然后,闭着眼睛安静了几秒,假装什么事也没有发生,推门,进了苏遇见的病房。

里面的人闻声看了过来,杜薇眼睛尖,一眼就认出了这位医生,就是之前她在宜城医院见过的。

那时候,她是鲤鲤的主治医师,她还怀疑过她的医术,因为,她实在太年轻。

杜薇情绪很浓重:“方副院长,今天真的很谢谢你,真的谢谢你。”

方悦桃摇摇头:“不客气的,治病救人是医生的职责。”

杜薇问起最关心的事情:“那方副院长,我儿子什么时候才能醒?”

方悦桃回答:“大概再过一个小时吧。”

杜薇说:“谢谢医生。”

方悦桃看了一眼病人的输液袋,然后神色严肃的说:“虽然病人的手术很成功,但是,病人毕竟遭遇了强烈的撞击,他的双腿,受到了非常严重的压伤,伤到了神经……”

话说到一半,苏遇鲤、杜薇和苏晖阳又绷紧了一根弦。

苏遇鲤从容的说:“方医生,您请直说吧。”

方悦桃直说:“他以后,走路可能会有困难。”

轰!

以为儿子脱离苦海了,没想到又是一个晴天霹雳,杜薇已经难过的说不出话了。

苏遇鲤问:“方医生,我弟弟的腿,没办法治好吗?”

方悦桃摇了摇头。

其实不是完全没有办法,如果后期做复建的话,也许是能恢复的。

但是,希望非常的渺茫,可能是千分之一的几率,也可能是万分之一的几率。

她不想把这么小概率的事情说出来,先给了他们希望,最后又要让他们失望。

苏遇鲤沉默了很久,才说:“我知道了,谢谢你,方医生。”

“不客气。”

对于患者的腿,方悦桃也觉得很抱歉,因为,她的确也没有把握能治好他的腿。

她交代:“等会儿护士会把药送过来,等病人醒了,让他按医嘱把药吃了。”

“嗯,谢谢。”

方悦桃出了病房,苏遇鲤跟了出来。

“方医生。”

出了病房门,方悦桃回头:“怎么了?”

苏遇鲤把病房门关上:“今天,耽误了你的订婚宴,真的很抱歉。”

方悦桃苦笑,订婚宴?是逼婚宴吧?

她站了六个多小时,做了六个多小时的手术,身体是真的很疲倦了,她声音也很倦:“没关系。”

反正,那个人也没把这场订婚宴放在心上。

她看着苏遇鲤,出神了很久,顶着倦容,发自内心的笑了:“鲤鲤,你真的很好。”

苏遇鲤没理解她的意思:“嗯?”

“没什么,”方悦桃摆了摆手,“我先回去休息一下。”

苏遇鲤点头:“好。”

一场被厉尊行造的举世瞩目的订婚宴,最终,以男女主角双双失踪而告终。

三月六日这一天,檀城厉家和宜城方家,沦为了全网的笑柄。

厉尊行在家里用ipad看了会儿新闻,气的直接把ipad给砸了。

他脸都气红了,在家里独自咆哮:“厉潭沉,你回来你看我不打死你!”

福叔过来给他顺气,他一拐杖就砸了过去,福叔哇哇喊疼,再也不敢给他顺气了。

晚上八点,苏遇鲤去了趟警局,是警察局的人打电话给她,说有点事情需要当面向她了解。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