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6章 237:一个跑了又跑一个

司仪在会场找了一圈,都没见到那位厉大少,有点着急了,冷汗直流。

舞台边上,只剩下方悦桃一个人了,她手腕上挎着一个小包包。

很快,台下的宾客们似乎也都猜到了发生了什么,开始交头接耳着,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

厉尊行捞出手机,给厉潭沉打电话,可电话就是没人接,最后,还直接关机了。

这个混账!

厉尊行在心里骂他。

可转过头去,却还是舔着笑看着旁边怒意横生的方定德。

“怎么没见到厉少人啊?”

“准新郎这是要逃婚吗?”

“不会吧,我就说,厉少风流惯了,怎么可能会乖乖订婚?”

“话也不能这么说,没准是厉少的哪位小情人儿出事了,厉少去救人了呢!”

……

台下也不知道是从哪里传来的声音,就很不和谐。

方定德听到了这些言语,脸色大变,起身,指着厉尊行的鼻子骂:“厉尊行,这就是你养的好儿子?当场逃婚,你们也太不把我方家放在眼里了!”

“老方啊,你真是误会了,阿沉他,他……”厉尊行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情,也有点摸不着北,“他一定是有什么十万火急的事情,你先别着急,我再打电话问问。”

方定德鼻子里的气都要冲到天上去了:“哼!”

厉尊行还是继续在打电话,结果还是一样的,关机。

方定德怒目圆睁:“我告诉你,厉尊行,要是你儿子今天不给我个合理的解释,这婚,以后也就别结了!哼!”

厉尊行只好采用缓兵之计了,“老方你先消消气,我这不是还在联系着嘛。”

话说完,他转过身,把助理叫来:“你赶紧去给我找,把檀城给我翻个底朝天,也要把这个逆子给我找出来!”

助理领命退下。

方悦桃看着父亲在发飙,她正准备到他跟前去,跟他解释解释,让他消消气的。

她刚刚眼神其实就一直跟着厉潭沉的,她看到了他去找于未然,跟于未然交谈了两句,然后就跟于未然一起消失了。

她大概猜到了,或许,他的离开,跟苏遇鲤有关。

因为,她想不到还有其他能让厉潭沉方寸大乱的人或事了。

但具体什么事,她猜不到。

刚刚她在舞台边上沉默那么久,其实是在想说辞,要怎么跟她的父亲澄清,要怎么跟在场的宾客们澄清。

才走两步,她手提包里的手机震动了。

她拿出手机,是医院来的电话。

她绕到舞台后面去接电话:“喂。”

是一位年轻的护士,说话的声音很着急:“方副院长,很抱歉打扰你休假了。刚刚急诊送来一个病人,现在情况非常危险,生命体征很弱很弱,急诊室的医生们都束手无策,所以给你打电话,看下,你方便现在赶回来一趟吗?”

“你先别着急,”方悦桃沉着冷静的往外走,“病人是怎么回事?”

小护士喘着粗气,很慌:“病人是遭遇了严重的车祸,送来的时候,全身都是血,已经昏迷了。”

方悦桃把头纱摘了,扔在地上,高跟鞋也脱了,跑出了庄园:“我现在马上去医院,你告诉急诊医生,让他们用尽一切办法,务必维持住病人的生命体征,等我回去。”

“好的,方副院长。”

小护士的电话还没挂,方悦桃听到电话那头,小护士喊了一声:“郑医生,方副院长说,她马上到医院,让你们尽全力先维持11床苏遇见的生命体征。”

方悦桃上了出租车,关上了门,才愣了一下。

苏遇见?

所以,她明白了刚刚厉潭沉和于未然消失的原因了。

她心里默默的祈祷,苏遇见,你一定要撑住。

方定德看到方悦桃扔了头纱和鞋子,不顾一切的往外跑,他出来追了几步。

虽然身子骨还算硬朗,但两条腿到底跑不过四个轮,在路边喘的上气不接下气的。

他摸出手机给方悦桃打过去:“悦桃,你们一个两个的,是不是要气死我?”

方悦桃就实话实说:“爸,对不起,我医院有点急事,要回去处理,等处理完了,我再跟您解释。”

方定德撑着腰,气坏了:“有什么事能比你结婚还重要?”

电话那头:“嘟嘟嘟——”

方定德一口老血,简直要喷到黄河去了。

这时候,厉尊行才拄着拐杖,一瘸一拐的走了过来,停下顺了口气:“老方啊,什么情况啊?怎么一个好好的订婚仪式,你女儿也跑了?”

这会儿,方定德直接就炸了:“哼!你还说,都是你那个混账儿子,把我女儿带坏了。”

厉尊行:“……”

得,只要这位糟老头子不生气,他怎么说都成。

“是是是,你说的对,我儿子混账,”他觉得是时候扳回一筹了,“那你女儿也的确实跑了啊!我亲眼看到了。”

方定德一个眼神瞪过去,阴恻恻的眼神,没有一点善意,厉尊行立马就安静如鸡。

-

二十分钟后,方悦桃到了檀城医院,她一下车,护士小安就过来迎接:“方副院长,你总算来了。”

话说完,她才注意到,她们的方副院长穿着很正式的礼服,还打着赤脚,想来应该还正在参加很重要的宴会吧。

方悦桃言简意赅:“病人在哪?”

小安护士答的很快:“在三楼二号手术室。”

方悦桃没等电梯,直接爬楼上了三楼。

经过手术室门口时,果然,看到了在手术室门口站着的苏遇鲤,于未然,还有——

躲在那边墙角,眼神一直盯着手术室门口的,那位落跑的新郎。

方悦桃没时间想别的,她很快抽回了眼神,拿了手术服,戴了手术帽和乳胶手套,准备进手术室的门。

“方医生,”苏遇鲤迎了过来,眼神里有很多的担忧,还有很多的期盼,“我弟弟就拜托你了。”

方悦桃很快的看了她一眼,她的眼神,看起来,脆弱中,又带着很浓重的倔强,这样惹人怜惜的眼神,她哪里舍得去伤害。

她点头,向她允诺,“放心,交给我。”

说完,她转身迅疾的进了手术室。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