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5章 236:厉潭沉订婚宴,鲤鲤车祸

厉潭沉停下步子,眼里是鄙夷的目光:“你到底图什么,就非要这样,低三下四的吗?”

厉尊行还是那句话:“你不懂。”

是啊,他不懂,他也不想懂。

既然他这辈子都娶不到真正喜欢的姑娘了,既然他厉潭沉的婚姻只能是利益的牺牲品,只要嫁他的人也愿意,那他也都无所谓了。

厉潭沉进了屋,没再跟厉尊行多说一句话。

-

东方御典。

苏遇鲤在家里撸狗毛:“顾萧,后天是阿沉的订婚宴,你有空,陪我去一趟吗?”

“明天我有个官司要打,后天应该有时间。”没空也得有空。

“嗯,谢谢你。”

顾萧很认真的说:“鲤鲤,不用跟我说谢谢,陪女朋友去参加宴席,是男朋友应该做的。”

苏遇鲤点头。

厉潭沉和方悦桃的订婚仪式是在一座名叫“摩卡”的庄园举行。

初春季节,庄园里的树枝也抽了新芽,繁花似锦,整个庄园里是一片春意盎然的景象。

宾客们都在庄园里相互交洽,毕竟,在场的,都是檀城有头有脸的人物。

或借此机会了解了解接下来是否有合作的可能,或借此机会攀上高枝,或寻求联姻的目标。

上流社会的高级宴会,来参加的哪个不是带着目的来的,有几个会是发自真心的来祝贺新人的呢?

顾萧和苏遇鲤收拾完,厉潭沉的订婚宴还有两个小时才开始,他们准备过半个小时再出门。

顾萧接到了一通电话,是孟田打来的。

电话挂断后,顾萧面向苏遇鲤面前,握着她的手,犹疑了一会儿,很认真的说:“鲤鲤,我临时有事,不能陪你去参加厉潭沉的订婚宴了。”

“没关系,”苏遇鲤摇摇头,“是很紧急的事情吗?”

她从他的表情中看出了,应该是件棘手的事情。

“嗯,”顾萧没瞒她,他答应过她,以后都不会瞒她,“顾世连死了。”

苏遇鲤在原地震惊了三秒,缓过神后,沉着的说:“你赶紧回去吧,去做你该做的事情,不用担心我,我自己开车过去。”

“鲤鲤,对不起。”顾萧看着苏遇鲤,有些歉意,还有些无法形容的感觉。

苏遇鲤很认真的说:“顾萧,不用跟我道歉,陪我去订婚仪式,跟你的这件事比起来,简直不值一提,你明白吗?”

她说完,折回了房间,简单替他收拾了一下行李,“你赶紧去机场吧。”

顾萧接了行李,苏遇鲤把他送到地下车库。

临行前,顾萧交代:“你等会儿自己开车要小心,有什么事情记得要给我打电话。”

她点头:“嗯。”

顾萧搂着她,吻了吻她,便上了车:“那我先走了。”

“嗯,路上小心。”

她微笑着说完,尽量不让他有后顾之忧。

顾萧的车,很快驶出了地下车库。

只剩下苏遇鲤一个人时,她才觉得惴惴不安。

顾萧在车上,拨通了一个电话,交代了一件事情。

半个小时后,苏遇鲤正要出门赶去厉潭沉的订婚宴,门刚打开,就看到了门外的一个人。

苏遇鲤有点惊讶:“遇见,你怎么来了?”

是啊,他怎么来了?

还不是刚刚接到了未来姐夫的夺命call,让他过来给他姐当保镖,护送他姐去她要去的地方,并把她安全送回家来。

可是,他为什么会答应呢?

他自己都没整明白。

“走吧,我给你当司机,去哪,我送你。”

苏遇鲤换好鞋,出了门,拒绝他的好意:“不用你送。”

她猜到了,肯定是顾萧让他来的。

苏遇见把她的拒绝当空气:“我这人虽然不是很靠谱,但我还是很讲信用的,我既然答应了人,就一定要做到。”

行吧,那苏遇鲤就不推脱了,跟着苏遇见下了楼,上了车,开的是她自己的那辆红色宝马。

“去摩卡庄园。”

“好咧,”苏保镖兼司机正式上岗,“坐好了,出发。”

苏遇鲤很想给他一个白眼,但忍住了。

“遇见,”她看向他,“你没有什么想跟我说的吗?”

她意有所指,指的是她不是他亲姐的事情。

苏遇见优哉游哉的开着车,语调很懒:“有什么要说的,反正不管说什么,你都是我姐。”

苏遇鲤就觉得,她这个弟弟,好像也并没有苏父苏母说的那样玩世不恭啊,他还是懂事的。

-

摩卡庄园的休息室里,方悦桃穿着白色的纱裙,坐在梳妆台前,头发盘着,透过镜子,看着倚在对面墙上的厉潭沉。

他穿着修身的西装,头发也打理的很精致,耳朵上仍旧戴着一颗碎钻耳钉,在灯光的照射下,散着碎光。

那张脸很好看,整个人熠熠生辉,唯独,一双眼睛空洞无神。

他倚在那里,低头看着手机屏幕,一动不动。

方悦桃提着裙子,走过去:“时间差不多了,我们出去吧。”

厉潭沉收起手机,让方悦桃挽着,一起出了休息室,往会场走去。

方悦桃走的很慢很慢,比起前两天,她今天心里有些忐忑不安,“阿沉,你想好了吗?你真的要跟我订婚吗?”

厉潭沉笑,毫不客气:“我想没想好有意义吗?你很清楚,我们是怎么走到今天的。”

方悦桃不说话了,别过头,朝人群走了过去。

订婚仪式还未正式开始,但宾客们差不多都到齐了。

司仪便先上了台,按部就班的介绍了一下厉潭沉和方悦桃的恋爱经历,先暖暖场子。

都是厉尊行提前让人拟好的,胡编乱造的、烂俗的“青梅竹马”的故事。

他还请了一大波记者过来,全程直播报道。

台下,厉尊行笑得合不拢嘴了,方定德也露出了略显欣慰的表情。

厉潭沉站在舞台边上,眼神却一直在人群中搜寻着。

仪式还有三分钟就开始了,还没见到苏遇鲤。

以他对苏遇鲤的了解,他知道,不管是工作还是私事,苏遇鲤都绝对不是个会踩着时间到的人。

这时候人还没来,他不得不多想。

他抽回了被方悦桃挽着的手臂,走到于未然身边,随口问了句:“你没跟鲤鲤一起来?”

于未然笑着说:“老板,恭喜你啊。”

厉潭沉没回应,抬眼看着她。

于未然才娓娓道来:“我本来是想去接鲤鲤的,但她说她家顾律师会送她过来,我就自己来了。”

厉潭沉没说话。

于未然立马揣摩着老板的意思:“那我现在打电话问问。”

她给苏遇鲤打去了电话,电话响了很久,那边才接。

“鲤鲤,你到哪了?仪式马上就开始了。”

“未然,”苏遇鲤的语速很快,“阿沉的订婚仪式我赶不过去了,我现在在医院。”

于未然听到后,没控制住她的音调:“什么?你在医院?在哪个医院?你怎么了?”

厉潭沉听到于未然的话后,脸色立马就不大对了,却还是故作轻松的语气:“鲤鲤怎么了?”

于未然的电话已经被挂断了,她抬头对厉潭沉说:“老板,鲤鲤好像出车祸了,现在在檀城医院,但具体什么情况,我还没问到,电话就挂了。”

厉潭沉将领带轻轻一松,转身离开了。

那边,时间到了,司仪宣布让今天订婚仪式的男女主角登场。

可是,全场却已经找不到厉潭沉的踪影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