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023:顾疯狗要出手了

王医生愁眉不展,满脸惊诧,态度却还是很恭敬的,这女人,年纪轻轻就当了院长,可不是什么单纯简单的小姑娘。

这要是惹毛了她,怕是以后他就只能当兽医去了。

他脸色很差,语气却礼貌:“我很好奇,方院长为什么会选择我?”

方悦桃浅浅一笑,喝了口茶,声音簌簌款款:“当然是因为王医生精湛的医术。”

什么精湛的医术,她胡扯的。她知道他拖家带口的,她本来也不想安排他去援助医疗小组的。

但是——

没办法,谁让他倒霉,得罪了人,偏偏这个人,还是她都不敢得罪的人。

王医生知道拒绝和挣扎都没什么用,只好认命了。

他从未想过,有一天,自己竟然会因为拥有一身精湛的医术而苦恼,却只能是把苦水咽回肚子里:“好,方院长放心,我不会丢咱们医院的脸。”

说完,王医生出了门,心里暗暗在骂她是个女魔头。

方悦桃将椅子往后靠,让自己的坐姿稍微舒适一些,摸出白大褂里的手机,打了通电话。

“我见到她了,很漂亮,你眼光不错。”说话的语气带了几分调侃。

电话那头,是低沉清雅的声音:“别打她的主意。是忠告,也是警告。”

方悦桃开着玩笑,“她的主意我可没法打,我又不喜欢女人。不过我听说,送她来的那位教练,倒是对她无微不至,长得也是一表人才,顾律师,你的难度,可不小。”

顾萧声音没什么情绪:“方院长只管发挥所长,治好她的伤,让她身心愉悦,其他的,就不劳方院长操心了。”

方悦桃笑了,“这身体嘛,我自然会尽心尽力,但这心情愉悦,我可就办不到了。我刚刚不是说了,我又不喜欢女人。”

“那就顾好她的身体。”顾萧不说废话,这句说完,就挂了电话。

方悦桃看着手机屏幕,一脸的姨母笑,是一副看戏的表情:怕是这次,顾萧要栽了。

入夜,四周都开始安静下来了,病房这边,苏遇鲤却失眠了。

翻来覆去,她还是给韩云昭发了个信息:【教练,对不起,让你失望了。】

韩云昭正在看明天世锦赛的赛程,收到苏遇鲤的信息后,他放下手里的赛程表,眉眼松开,浅浅一笑,回复她:【你把伤养好,所有关心你的人就都不会失望。】

苏遇鲤咬紧下唇,把头埋进了被子里。

那顾萧呢?他是不是也会很失望?她不敢问他,一点都不敢问。

而这一夜,并不平静,一则新闻在午夜时分冲上了热搜。

【前花剑冠军苏遇鲤,比赛前夕,借口因伤退赛,今年世锦赛的花剑冠军将花落谁手?】

短短几分钟,这个新闻就登上了各大媒体的点击榜首。

虽然已经很晚了,但夜猫子却分外的多。

新闻下方的评论也如火如荼,评论从几千破万,再破十万,二十万……好不热闹。

凌晨两点,顾萧给张平去了电话。

被从梦中惊醒的张平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来电后,一脸的哀怨:

这老板也不看看现在几点了,而且,他不是在出差吗?怎么这个点还有精力找他?

他很不想接电话,还想继续去梦里和他的小姐姐约会呢。

但一想到未来顾老板那张阴狠的脸色,他就生无可恋。

心里吐槽完,还是拧着苦巴巴的脸接了电话:“顾律师,晚上好。”

顾萧不拖泥带水,开门见山的命令:“以律所的名义,给和风传媒发一封律师函,现在、立刻。”

张平应的很快:“是,顾律师。”清醒片刻后,又问:“顾律师,这律师函的主题是什么?”

这半夜给人发律师函,总得告诉他要写些什么吧?

“你不看新闻吗?”顾萧不带一点犹豫,说的十分有道理,“时事新闻不了解,以后怎么打官司?”

什么新闻?问题,这都几点了,就算要了解时事新闻,也不用这个点去了解吧。

再说了,顾老板他自己家都被烧了,他都镇定自若,现在居然关心什么破新闻。

但,他只能非常虚心受教的接受:“顾律师说的是,我这就去看。”

挂断电话后,张平才打开新闻。

我去,这不看不知道,一看,这阵仗,真的是把他吓得立马从床上弹了起来。

几乎所有的媒体都在推送同一个新闻,他翻了几页,依然是这个新闻霸屏,就是什么前世界冠军因伤退赛的事情。

这原来,夜间活动的人这么多吗?

他忽然觉得,他过了这么多年的夜生活,都是假的。

不过这个前世界冠军到底是何方神圣,怎么就能让一众媒体把焦点放在她身上?

张平随便点开一个新闻,认真的阅读了一番,正文内容大致是:

前花剑冠军苏遇鲤在赛前害怕自己不敌对手,便假装受伤,临阵脱逃,不愿为国参赛,胆小懦弱,既是退缩的表现,又是不爱国的表现。

只要牵扯到爱不爱国的言论,广大网友们就会积极响应了,也难怪,评论会这么多。

他翻到了后面的评论,这评论可比正文精彩多了。

一顾倾人城:【什么狗屁的因伤退赛,她呀,根本就是怕这次拿不了冠军,才故意说要退赛,好把荣耀都留在巅峰呗,免得以后落败再被人说。】

哈利波特的小姐姐:【挺漂亮一姑娘,以前觉得她挺单纯,没想到,心思这么深沉。】

沧海一刻:【@哈利波特的小姐姐:她哪里单纯了,你没看过她七年前那个采访视频吧,在采访时大张旗鼓的说自己喜欢长得像妖精一样好看的,矫情的要命。】

葬爱家族:【你见过谁长那么漂亮甘心去做运动员吗?肯定是傍到金主了,心思就不在体育事业上了。】

我是个学渣:【也别这么说,人家苏遇鲤也是很努力的,每天都会很认真的训练。】

愿有良人懂你悲欢:【@我是个学渣:看你的评论就知道你人如其名,果然是学渣,而且脑子里应该都是豆腐渣吧?你怎么知道人家天天训练?采访时说的话,有几句能信?】

我妈叫我回家吃饭:【@我是个学渣:你是苏茶茶雇来的水军吧,别想替她洗白了,苏遇鲤就一绿茶,多少年都洗不白。】

我是一颗白菜:【@我是个学渣:说话小心点,小心人肉你家,泼你一脸的狗血。】

我是个学渣:【@愿有良人懂你悲欢@我妈叫我回家吃饭@我是一颗白菜:有本事你们就来人肉啊,看是谁泼谁狗血!!!】

愿有良人懂你悲欢:【@我妈叫我回家吃饭@我是一颗白菜:那个学渣还挺拽,搞她!】

……

评论区热闹的很,张平盯着正文中的图片,皱眉,沉思了好一会儿。

这个前世界冠军,有点眼熟啊。

“靠——”张平恍然大悟,这个姑娘,不就是他老板书房墙上,挂满了照片的人吗?

他咽了咽口水,叹了口气,做总结陈词:和风传媒,你完了。

因为,这个新闻,是和风传媒原创首发。

顾疯狗的女人,他们居然都敢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