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8章 229:顾萧求婚,饶绮之掉海里(1 2更合并)

宴会厅外的走廊上,光线很暗,很安静。

顾萧停了脚步:“鲤鲤,我之前答应你,要是有什么事情,不会瞒着你。”

苏遇鲤看着他:“嗯。”

顾萧说:“我刚刚没去洗手间,我去找了饶绮之。”

她问:“是有什么事吗?”

顾萧直说:“我用了点不大光明磊落的法子,问出了你的身世。”

在苏遇鲤心里,早就已经习惯了,并不光明磊落的顾萧了。

她眼神很直,很好奇:“她怎么说?”

顾萧平铺直叙:“她说,你是洛宏恺大师的女儿,你的母亲,是饶商信的亲妹妹。”

苏遇鲤听了,沉默了很久,她需要去消化这个信息。

他看出了她的为难。

“如果你不想改变现在的生活,不想介入那么复杂的人际关系,也没关系,你还有我。”

苏遇鲤摇头,“我只是,一下子有点接受不了,不是不想改变。”

她想起了洛宏恺的一生,她是在剧本里知道的,洛大师半生辉煌,他通过不懈努力,终于获得了成功,可最后,却再也没有机会和那个最重要的人分享他成功的喜悦。

这是他一辈子的遗憾。

“顾萧,”她拉着顾萧的手,“我们回去吧。”

她还没整理好自己的心情,不知道如何跟那位二十多年都没见过面的父亲相认,当下,她只想逃离这里。

顾萧牵着她的手,往外走:“好。”

晚宴进行到一半,顾萧带着苏遇鲤下了船,顾萧开车往家的方向去。

苏遇鲤把头靠在车窗上,“顾萧,你会不会觉得,我很懦弱?之前很想知道自己的身世,可当真的知道后,又不知道该怎么办?”

顾萧摇头:“不,鲤鲤,你不是懦弱,相反,你很善良,就算你知道真相了,但你并不想去改变现在的关系,怕你在乎的人难过。”

他知道,如果她的身世公开了,那苏晖阳,杜薇,都会很难过吧,因为会牵起当年的事情,他们会因为没有救下她的生母而内疚。

亦会,勾起洛宏恺的伤心往事。

或许,什么都不说,才是当下最好的选择吧。

至少,她自己已经知道了,她并不是被父母抛弃的人。

至少,所有人的情绪都不会被影响。

“鲤鲤,”顾萧边开车,边说,“我好像从来没跟你说我家里的事情。”

他想跟她说点别的事情,安抚一下她的情绪。

他接着说:“你想听吗?”

苏遇鲤转过头来看他:“嗯。”

顾萧说,“八岁以前,我一直跟我的母亲生活在一起,我们生活在鸟语花香的乡间,在我印象中,我的母亲,她很善良,很漂亮,也很爱我。”

苏遇鲤回应:“嗯。”

“每天都跟邻居家的孩子嬉戏打闹,那是我成年前,最开心的一段时光。”

因为成年后,他最开心的时光,便是再一次遇到了苏遇鲤,并且,走进了她的生活里。

“可是后来,顾世连把我带回了顾家,从那以后,我就没再见过我的母亲。”

“我当时哭过闹过,以为耍点小孩子脾气就能让顾世连心软,能让我跟我母亲继续生活在一起。”

“后来,顾世连只觉得,我胆小,怯懦,没骨气,只知道哭,所以,把我幽禁起来了。”

“顾家的其他人,表面对我客客气气,其实背地里,都恨不得我死。”

“再后来,我逃了,想去找我的母亲,但又被一众人给堵住了,最后,我直接从楼上跳了下去。”

“后来我没死,顾世连也就不再幽禁我了,而我,却再也没有我母亲的消息了。”

“三年后,顾世连告诉我,我的母亲,她已经死了。”

“我想,人就算是死了,我也得找到尸体,可是这么多年,我都查不到她的任何踪迹。”

“前些天,我听了你的话,回宜城去看他了,他快死了,却告诉我,我的母亲,她还活着,他让我不要再找她了。”

所以,她知道了,为什么他会对他父亲的态度那么冷淡。

是因为从小就没被生活善待过。

说到这里,苏遇鲤把手放在顾萧的手臂上,轻轻拍了拍,心疼的看着他:“顾萧,我应该早点遇到你。”

这样的话,我就可以在你身边,陪着你,至少,这样你不会一个人在孤军奋战了。

她愿意把全世界最好的都给他。

不对,全世界最好的,不就顾萧吗?

顾萧把车速减慢,靠右停下了车。

“鲤鲤。”

她抬头看着他:“嗯?”

他解开安全带,从裤袋里拿出了他的领带,神色严肃:“还有一件事,我要跟你坦白。”

她听着呢:“嗯。”

他说:“我的领带,是被饶绮之拆掉的。”

她只是眼神疑惑的看着他,没说话。

他要坦白:“我刚刚去了她的房间,想问出你的身世,她给我喝了药,想对我投怀送抱。”

苏遇鲤嗯了一声,问:“那你从了吗?”

顾萧:“……”

他问:“鲤鲤,你不生气吗?”

苏遇鲤笑:“我生气什么?是她觊觎你,又不是你觊觎她。”

话是这么说,但是,一点波澜都没有,这有点太平静了吧。

顾萧强调:“可我是你男朋友啊。”

苏遇鲤很认真:“嗯,所以,你从了吗?”

顾萧就觉得,他遇到的不是个钢铁直女吧?她一点都不会吃醋吗?

他语气闷闷的:“没有,我把她给绑了。”

苏遇鲤看出他的小情绪了,立马哄:“刚刚逗你的,接下来我要说的,才是认真的。”

他盯着她看:“什么?”

苏遇鲤认认真真的说:“顾萧,你是我的男朋友,以后,要是有别的异性在向你示好,你要明确立场,不然,我会不高兴的。”

顾萧这下心里就愉悦了:“那,要怎么明确立场呢?”

“唔……”苏遇鲤思考了一番,“你就直说,你已经有对象了。”

“不行,”

他从扶手箱里,拿了一个盒子出来,打开,里面是一对戒指。

他把右手摊开,在她面前晃了晃:“鲤鲤,就这么空口说白话,是没有人信的。”

苏遇鲤知道他的意思,盯着戒指看了半天:“顾萧,你是在跟我求婚吗?”

他口是心非:“不是。”

苏遇鲤笑,从戒指盒取出那枚男士戒指,替他戴在无名指上。

“顾萧,做人要诚实。”

他拿了盒子里的另一枚戒指,温柔的戴在她的无名指上。

眼下,的确不是一个最佳的求婚时机,但是,他不想再等了。

他极为认真的说:“我叫顾萧,我有很多动产跟不动产,是宜城顾家人。”

“我的父亲叫顾世连,早年是混黑社会的,现在依然被警方盯着。”

“我的母亲身份不明,我也没有她的信息。”

“我还有一个仅有血缘关系的哥哥和妹妹,他们并不是什么好人,都想要我的命。”

他把他觉得需要说明的情况都说明清楚了,即便这些,对他求婚的事情一点好处都没有,但这是前提,他必须要说。

所以,他看着苏遇鲤,温柔的桃花眼里秋波盈盈,他把字咬的很清晰:“鲤鲤,我想跟你结婚。”

苏遇鲤看了眼他,便低头盯着手上的戒指看,一下子有点懵,有点出神。

他牵着她的手,低头,吻了她的手背:“鲤鲤,我说的,是认真的。”

他有点没底气了:“你不用那么着急答复我,你考虑清楚,再告诉我答案,好不好?”

苏遇鲤没回答,只是松开安全带,起身去吻顾萧的唇。

吻完后,她说,“顾萧,我不用考虑,我答应你。”

他摇摇头:“鲤鲤,结婚是一辈子的事情,你一定要认真考虑,知道吗?”

她当然知道,他是在提醒她,要她考虑他的家庭,和他的身份,以及他的身份有可能给她带来的危险。

她点头:“好。”

-

邮轮上的慈善晚宴还在继续,洛淮刚刚去了洗手间,回座位时,凑到洛宏恺耳边,小声说:“爸,您跟我出来一下。”

“怎么了?”

洛宏恺有点不耐烦,他看上了展台上的一个物件,正想拍下来呢。

洛淮装着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如果你现在不跟我出去,我保证,你会错过一件让你后悔一辈子的事情。”

说完,他先出了宴会厅。

洛宏恺只好放弃舞台上那件东西,起身跟了出去。

他拽着洛淮的袖子:“到底什么事?”

洛淮转身,洛宏恺才注意到,他的眼圈有点红:“你怎么了?哭了?”

刚刚,顾萧和苏遇鲤在走廊说话时,洛淮都听到了,他们走后,他才去了洗手间,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

他以为已经恢复如常了,却不想,红了的眼圈出卖了他。

“爸,”他说:“妹妹,她可能没死。”

洛宏恺的身子猛然颤了一下,不可置信的盯着洛淮:“你说什么?”

“当年的那场车祸,妹妹应该没有死。”他说,“苏遇鲤,可能就是妹妹。”

“怎么可能,她不是苏晖阳的女儿吗?”

其实在《胡锦街》热映时,他看到片中,苏遇鲤的扮相和他的妻子如此相似,就偷偷调查过她。

可是,她的身份非常详细,就是檀城苏家的女儿。

“而且,您不是一直不知道妈的真实身份吗?她应该是饶商信的亲妹妹。”

当然,这些,都是他刚刚从顾萧的话里听来的,他也没有证据。

他说:“爸,我们明天一起去找苏遇鲤吧。”

洛宏恺已经失神了,他连连点头:“好,好。”

洛淮扶着洛宏恺:“那我们先回位置上去吧。”

洛宏恺甩开他:“还回个屁啊,我现在哪还有心情参加什么晚宴啊。”

洛淮给他使着眼色:“爸,注意形象,您可是位公众人物。”

洛宏恺彻底放开了,眼眶也湿湿的:“我女儿都失而复得了,我还管什么形象不形象的。”

他赶忙往外跑,下了船。

外界对洛宏恺的评价是:神秘,绅士,稳重,有艺术气质。

记者和媒体都瞎了。

-

洛宏恺和洛淮走后,这场慈善晚宴的第一个环节也结束了。

饶绮之是主持人,即便是心里很有情绪,也不能爆发,只能忍着,憋着,把主持工作做完。

这会儿,她踉踉跄跄的离开了宴会厅,去了甲板上,站在栏杆旁,用力的握着栏杆,心里极其的难受、委屈,她却不能说,也不知道可以跟谁说。

甲板上的人逐渐多了起来,饶绮之踩着高跟鞋,腿有点软,重心也有点不稳,就软软的倚靠在栏杆上。

不知道谁跑了过来,撞了她一下。

“啊——”

饶绮之惊叫,众人朝声音的方向看了过去,只见一个衣着华丽的女人从船上掉了下去。

紧接着,就听见一声清脆中略带浑厚的声音传来,是重物沉入海里的声音。

众人惊慌,也跟着大喊。

“快来人啊,有人掉海里了,快来救人啊!”

甲板上的人乱了,开始乱窜。

有几个安全员穿上救生衣,跑了过来,立马跳下水去救人。

晚冬,寒风依然刺骨,海水甚是冰凉。

十分钟后,饶绮之被捞了上来,身子缩成一团,本能的瑟瑟发抖。

医护人员在给她做胸外按压,她才一口一口的把水吐了出来,估计是喝了不少水。

饶商信站在旁边,很担忧:“之之,之之,你没事吧?”

地上的人恢复了意识,却很虚弱。

“来人啊!”饶商信叫了船上的仆人,“赶紧把之之送回房间换身干衣服。”

几个女仆上前:“是,饶董。”

然后,女仆们把饶绮之带走了,甲板上的人也就散了。

只剩下一个穿着男仆服装的人站在原地,等甲板上的人都走了,他才拿出手机,拨了个电话。

“三少,人被我扔进了海里,喝了一肚子的海水。”

电话那头:“没出人命吧?”

“三少放心,人还活着,就是吃了点苦头。”

“嗯。”

半个小时前,顾萧从饶绮之的房间出来时,他就安排了人,让他想办法让饶绮之吃点苦头,但不能弄出人命。

顾萧挂了电话,继续开车。

苏遇鲤在旁边看着:“出什么事了吗?”她刚刚听到他说“出人命”。

顾萧不疾不徐:“也不是什么大事,饶绮之掉海里了。”

苏遇鲤问:“她怎么会掉海里?”

顾萧舔了舔下唇,老实交代:“我让人扔下去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