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7章 228:饶绮之坦言苏遇鲤身世(2更)

顾萧拿起桌上的领带,塞进裤袋里。

“我刚刚说了,我有事想请教饶小姐,如果不这样,怕是饶小姐是不会说实话的。”

饶绮之明白过来了,刚刚她的药,对顾萧根本没有作用:“你诓我?”

只是很失落,觉得很窘迫,就算知道自己着了顾萧的道。

可是,她没出息,她竟然一点也不怪他。

“我只问你两个问题,”顾萧站在离她较远的地方,声音清澈,“饶小姐最好跟我说实话。”

饶绮之挣扎了一下,挣脱不开:“什么问题?”

顾萧问:“你跟顾修明见过面,你们说了什么?”

饶绮之赞叹:“顾律师可真有本事,连这都能查到。”

她跟顾修明见面,没有让任何人知道。

她笑的很冷:“我能跟他说什么?”

顾萧不说话,也不看她,懒得看。

饶绮之说:“顾萧,你知道,顾修明想要什么吗?”

顾萧回头,盯着她。

“他想要你的命,”她说,“他想跟我联手,要你的命。”

“而且,他能给我的条件,的确很有吸引力。”正好够让她把之前的亏空给填上。

说到这里,她还是笑着的,“可是,他不知道,我也想要你的命。”

只不过,顾修明想要死的那个的他,而她,想要的是活的那个他。

如果是这样,那顾萧也就懒得关心了。

他更关心第二个问题:“你父亲为什么要去查苏遇鲤的身世?”

饶绮之脸上的笑意敛着了。

“顾萧,”她看着他的脸,眼里都是失落,“你开口闭口都是苏遇鲤,你就真的这么喜欢她?”

顾萧还是尽量的以礼相待:“这个问题,饶小姐不愿意回答吗?”

饶绮之就那样看着面前那张好看的脸,不说话。

“听说饶小姐是今晚的主持人。”他说,“如果到了时间,饶小姐还没出去,你父亲,一定会派人来这里找你吧。”

他看了看时间,距离宴会正式开始,还有十分钟。

饶绮之问:“什么意思?”

“虽然我对你的身体不感兴趣,但总有感兴趣的人。”

比如,刚刚仓库里的那位张导。

饶绮之大概知道他想做什么了,她有点慌:“顾萧,你不能这样,你这样是犯罪。”

犯罪?

顾萧冷笑,拿起刚刚他喝过的杯子,用手套将杯口处残留的痕迹擦掉,又放回了桌面。

“外面没有监控,谁能证明,我来过你这里?”

“还有,这个杯子里,有什么药,相信饶小姐很清楚。”

“所以,就算我给你找个男人,那不管在谁看来,也是饶小姐自己的情趣罢了。”

饶绮之在床上又挣扎了几下,有点难以置信:“顾萧,你不会这样对我的。”

顾萧说,“我会不会这样对你,那要看饶小姐的态度了。”

他又看了眼时间:“我只给你十秒钟的时间考虑。”

看完时间,他开始数数。

“一”

“二”

“三”

饶绮之呆呆的看着顾萧,一动不动。

他继续数。

“四”

“五”

“六”

“饶小姐还不肯说吗?”

饶绮之摇头:“我不知道。”

“七”

“八”

“九”

“十”

时间到,顾萧也没耐心了,轻嗤,便走向门口。

饶绮之很慌,她喊住他:“顾萧。”

顾萧没回头,继续走。

饶绮之哭着喊:“顾萧,你别走,你别走,我说,我说。”

顾萧才转身,回了头。

饶绮之虽然心眼有点坏,但她还是爱她的清白的,就算她得不到顾萧,她也不想让别的男人糟践。

所以,她投降了。

“因为苏遇鲤,她长的很像我死去的姑姑,所以,我父亲才会去查她,想确认一下,她是不是我姑姑的女儿。”

顾萧问:“你姑姑?”

饶绮之说:“我姑姑叫饶玉桐,就是当年那个没名没分的跟了洛宏恺的女人。”

“所以,结果是什么?”

饶绮之苦笑着道:“结果,不是很明显了吗?她长了一张跟我姑姑有九分相似的脸。”

她怎么也不会想到,苏遇鲤,竟然会是饶家的血脉,是她的亲表妹。

苏遇鲤和洛淮作为她姑姑的第一顺位继承人,如果他们继承了她姑姑手里的股份,苏遇鲤至少能有个40%的股份,那么饶氏,就要易主了。

可是老天,为什么总是对苏遇鲤如此厚爱?

小的时候能死里逃生,结果还被苏家收养了,得到了苏家最好的照顾,最重要的是,还得到了她心心念念的顾萧。

顾萧问:“当年的车祸,又是怎么回事?”

这个事情她是打死都不能说的:“车祸的事情不是意外事故吗?”

他手机震动了,是苏遇鲤打来的。

他接了:“鲤鲤。”

苏遇鲤:“顾萧,你还没回来吗?宴会就要开始了。”

“等我两分钟,”顾萧说,“我等会儿有事情告诉你。”

“嗯。”

电话挂了以后,顾萧走到床头,解开了绑住饶绮之的一只手,然后,头也没回的出了房间。

饶绮之才自己解开了另外一边的绳子,赶紧去把衣服给穿上了。

她打了一通电话,交代了点事情,补了妆,很快也去了会场。

-

饶商信在旁边着急:“之之,你去哪里了?怎么这么晚才来。”

饶绮之说:“刚刚出了点状况。”

饶商信问:“出什么状况了?”

饶绮之只是没有灵魂的笑了笑,虽然妆容很明艳,但眼神却很空洞:“没什么。”

说完,她走上了舞台,宣布宴会正式开始,第一个环节,是现场宾客们捐赠物的拍卖环节。

顾萧坐在苏遇鲤身边,将手套摘了下来,握了握她的手。

苏遇鲤注意到了细节,小声问:“顾萧,你的领带呢?”

他立刻明志:“鲤鲤,我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情。”

苏遇鲤笑:“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好奇,你不会是去洗手间,没有带纸巾,然后……”

“鲤鲤,”他笑着碰了碰她的鼻尖,“那我一定会发信息给你,让我帮我送。”

他言归正传:“领带的事情,等会儿我再跟你细说。”

苏遇鲤嗯了一声,“对了,你刚刚电话里跟我说的,有事要跟我说,是什么啊?”

他牵着她的手,起身往宴会厅门口走:“你跟我来。”

“嗯。”苏遇鲤跟着他出去了。

舞台上,还在介绍着捐赠物的饶绮之,目光跟着顾萧也飘远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