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章 227:顾萧整饶绮之(1更)

兴致好个屁,里面的两个人都快被吓死了。

顾萧本来不想浪费时间去管这俩人偷情的事情的,但那女人的声音他听出来了。

是他不喜欢的人,丁米拉。

他将手垂下,手里握着手机,往旁边走。

丁米拉立刻从张导身上爬起来,把内裤穿好,追了出去。

“顾律师。”

顾萧没停下,丁米拉加快了步伐,绕到了顾萧的前面,神情慌张。

“顾律师,”她跑的很快,脚被扭了一下,一个趔趄差点就摔了,她也没管,她很害怕:“你刚刚是不是拍照了?”

顾萧往后退了一步,跟丁米拉隔开一米的距离。

他不想她碰到他,因为觉得很脏。

顾萧冷冷的答了一句:“我拍了,又怎么样?”

“顾律师,”丁米拉乞求道:“你能不能,把相片删了?”

如果顾萧把相片公开出去,那她就在娱乐圈就彻底混不下去了。

“你觉得,你有什么资本跟我说这些?”

他也没想好,要拿这张相片去做什么。

这时候,那位张导也把衣服穿好了,从后面过来,趾高气昂:“开个价吧,要多少钱,你才愿意把刚刚的相片删掉?”

他不认识顾萧,只是,听到丁米拉叫他“顾律师”,想来,也是个普通的市井之民吧。

市井之民,哪有不爱钱的。

但他错了,顾萧,他就真不爱钱。

他没理,饶开丁米拉,往前走。

丁米拉急了:“顾律师,我有一件事,可以作为交换。”

她听过顾萧的名号,是檀城律师圈里很没有底线的一位律师,她还知道,他是苏遇鲤的男朋友。

顾萧心情还算不错,既然有条件,那就谈谈吧。

“说来听听。”

丁米拉看了看四周,确认没有其他人,才凑近了一些,小声说:“上次苏遇鲤在酒店被迷晕的事情,幕后主使是饶绮之。”

她上次就多了一个心眼,给自己留了一条后路。

上次饶绮之帮她善后了以后,就彻底跟她划清界限了,也没有把饶氏投资的那部戏的女一号给她。

所以,丁米拉一直对饶绮之怀恨在心。

不然,她绝对不会沦落到去勾引这个其貌不扬的张导,来换取一个角色。

刚刚跟这个张导做的时候,她心里其实很抵触的,是觉得恶心的,但,她还是要表里不一的说他很厉害,说她很喜欢。

其实,厉害个屁!

顾萧眼神在丁米拉脸上停留了一下:“如果被我查到你在说谎,那这个,就是你下场。”

他轻轻将面前的一个不锈钢的筐踢进了海里,很快就传来重物沉入海底的声音,空灵,清脆。

丁米拉连连摇头:“真的,我没有骗你,我这里还有录音。”

说着,她用手机放出了她之前在酒吧跟饶绮之对话的录音。

录音播完,顾萧转身离开了,头也没回。

“顾律师,”饶绮之又去追,“相片的事情……”

顾萧这时候哪还有心情管什么相片,他给了丁米拉一个阴冷的眼神。

丁米拉闭嘴了,往后退了一步,她在他的眸中看到了杀气。

要是她再追,搞不好,真的会像刚刚那个筐一样,被沉入海底了。

-

今晚的晚宴,饶绮之是主持人,此时的她,正在二楼的房间里换衣服。

顾萧站在饶绮之房间的门口,看了看,四周没有监控。

他从口袋里拿出一对黑色真丝的手套,戴在手上,敲门。

听见敲门声,饶绮之到门口开了门。

“顾律师。”

见到门口的人,她难掩惊喜,笑的可人。

今晚的顾萧,一身剪裁合身的西装,真的很迷人。

顾萧站在门口,没出声。

饶绮之推开门:“先进来吧。”

顾萧进了门。

饶绮之又惊又喜,声音有些发颤,“你怎么会来找我?”是因为想见我吗?

后面那句话,她没敢问。

顾萧语气很淡:“有点事想请教饶小姐。”

饶绮之把门关上,上了锁,转身走到餐桌边,递了一杯水过来:“先喝杯水吧。”

顾萧从水杯中,嗅到了很淡很淡的药味。

这杯水,有问题。

这种药味,他自然知道是什么药。

那就将计就计。

他接过水杯,喝了一口,放下杯子。

饶绮之见他喝了水,心下得意:“顾律师,你想问我什么?”

“我想问……”顾萧闭着眼睛,揉了揉太阳穴,“饶小姐,我有点头晕。”

饶绮之拉着他,坐到床上:“顾律师你是晕船吗?你先坐一会儿吧。”

顾萧解开了西装的纽扣:“有点热。”

饶绮之立马去拿遥控,把空调温度调低了一些:“现在呢?有没有好一点?”

他应:“嗯。”

饶绮之关切的问,她眼神有很明显的期待感:“顾律师,你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顾萧面无表情的回答:“没有。”

饶绮之把杯子端过来:“你再喝点水吧。”

顾萧看着她手里的杯子,也没去接。

是他表现的还不够明显吗?所以,还要给他加量?

“不用了,谢谢。”

窗外有月光,良辰美景,眼前有良人,饶绮之不想错过。

她顾不了那么多了,拽着顾萧的领带,笨拙的替他解开:“要是还热的话,要不先把领带解开吧。”

顾萧就看着她解他的领带,也不动。

“饶小姐,”他毫无表情的说,“你要不要也把衣服脱了?”

饶绮之:“!”

当然,要的。

她笑着将顾萧的领带拆下来放在桌子上,然后,开始脱自己的衣服。

很快,饶绮之就把自己脱得一丝不挂了。

她把手放在顾萧的胸口,她面色羞涩:“你喜欢吗?”

顾萧看都没看她,直接起身,把她拉到床头,扯了绑窗帘的绳子,将她的手腕绑在铁艺床的架子上。

饶绮之反应过来了,慌了神:“顾萧,你这是在干什么?”

顾萧没理她,用另外一根绳子将她另外一只手也绑了上去。

不是问他喜不喜欢吗?

他只觉恶心。

全世界,只有苏遇鲤的身体才是他爱的。

他将人绑好后,顺手扯了被子,扔在她身上,盖住了床上的人。

“顾萧,你……”

饶绮之大惊失色,她不理解,她明明亲眼看着顾萧把喝了那杯水,怎么会?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