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章 226:邮轮上的爱情片

一天后的夜里,星子点点,是饶商信举办的慈善晚宴。

晚宴是在檀城码头的邮轮上举行,苏遇鲤携顾萧盛装出席。

苏遇鲤化了个不浓也不淡的妆容,却能很快在人群中成为焦点,身穿一套正红色晚礼服,是一条鱼尾裙,裙边是木耳边的,既俏皮,又洋气。

外边搭配一件黑色披肩,领前用一颗白色珍珠盘扣别着。

长发烫卷了,用一颗白色的珍珠盘了一半上去,跟披肩上的珍珠相互辉映。

剩下一半长发慵懒的披在肩上,显得随性又正式。

脖子上带了条白金项链,吊坠是一柄击剑,是顾萧送给她的。

脚下踩着双黑色细跟的高跟鞋,左手挽着顾萧的手臂。

而顾萧,则是穿了一套黑色西装,打着条暗红色的领带,衬得他身材修长,两腿笔直。

顺便提一句,那条领带,还是前一晚,他用来系在苏遇鲤眼睛上的那条。

他们俩一出现,毫不意外的成为了全场的焦点。

苏遇鲤憋了一路,直到这一刻,直到注意到了周遭人投射过来的璀璨目光时,才忍不住说:“顾萧,你今天真的很好看。”

清风霁月,一身明华,雅人深致。

那样的他,真的很难让人移开视线。

他眼皮一抬:“因为我穿了这套西装?”

苏遇鲤如实回答:“嗯,这套西装很衬你。”

他只是浅浅一笑:“那你更喜欢我衣冠楚楚,还是不着寸缕?”

她笑着回答:“我都喜欢。”

顾萧被哄到了。

“鲤鲤,你有没有想过,”他转头问,“换一家经纪公司?”

“我觉得厉氏很好啊,公司的资源也很好,”苏遇鲤认真分析,“唔……我应该不会换。”

他替她整理一下有点歪了的披肩:“嗯,你喜欢就好。”

上邮轮时,安保人员被眼前这两人晃了一下神,迟疑了片刻,立刻伸手,把他们两位请上了邮轮。

苏遇鲤礼貌道谢:“谢谢。”

刚上甲板,苏遇鲤想到了什么,拽了拽顾萧的袖子:“顾萧,我准备的捐赠品落在车上了。”

“没关系,我给你准备好了。”顾萧带着她往签到处走去。

到签到处时,顾萧从西装里面的口袋里拿了一个黑色的盒子出来,盒子不大,跟戒指盒的大小差不多,他递给了工作人员。

他声音娓娓动听:“您好,这是苏遇鲤女士捐赠的物品。”

工作人员是一位漂亮的女士,姓朱,她抬眼看了一会儿眼前人,好精致的一张脸,她才后知后觉接下了小盒子。

朱女士拿着ipad登记:“好,请问一下,这件捐赠品的名字叫什么,起拍价多少呢?”

“名字叫,”顾萧没有思考,直接回答,“她的猎物。”

朱女士在ipad上记录好,打开了盒子,里面是一颗用不知道是什么材质做成的狮子,白色的,没有一点杂质。

“至于起拍价多少,那要问问我的猎人。”说完,他看向苏遇鲤,眼神温软了很多。

苏遇鲤才意识到,他口中的“猎人”是她。

她看了看盒子里的东西,随口说了个数字:“十万?”

顾萧笑,“那就十万。”

朱女士把信息录在系统里,便指引他们往入席的方向走。

码头上的夜风很大,海面荡起层层波浪,任性的拍打着船身。

苏遇鲤的头发被吹乱了,顾萧小心翼翼的替她整理着。

她提着裙摆,问:“刚刚那个狮子,你是什么时候准备的?”

他没骗她:“很久以前。”

她重复了一句:“很久以前?”

“大概是我刚成年的时候。”

苏遇鲤停下看着他的脸:“看着应该不便宜吧?”

他点头:“嗯,是不便宜。”

她问:“是什么材质的?”

他回答:“最上等的羊脂白玉。”

“那肯定不只十万块吧?”苏遇鲤说,“起拍价是不是报得太低了?”

顾萧用左手握了握她的手:“你说十万,就是十万。”

他没告诉她,那块羊脂白玉的背后,还镶了一颗五克拉的钻石。

他本来是想送给她的,但他知道,她并不爱这些身外之物。

比起这些,他还不如以她的名义捐了,更能讨她的欢心。

他们坐下以后,其他受邀宾客也纷纷落了座。

饶氏举办的这场慈善晚会阵容倒是很大,檀城很多达官权贵都来了,还有在娱乐圈的大腕,也都来了。

苏遇鲤跟他们也不太熟,只是在来往的人经过时,她端着笑,礼貌颔首。

她在座位上,看着从门口进来的人。

她以为她看错了,洛宏恺大师居然也来了,还有导演洛淮,还有厉尊行。

顾萧抬手,将苏遇鲤的裙子整理了一下,防止走光。低头时,手机屏幕亮了,是孟田的电话。

他看了眼屏幕,小声跟苏遇鲤说:“鲤鲤,你在这里等我,我去趟洗手间,很快回来。”

她微笑:“嗯。”

顾萧起身,径直离开了宴会厅,并没有去洗手间,而是走到了甲板的另一端,这里没有人,他站在桅杆下,接了电话。

风很大,孟田的声音被风吹的很杂:“三少,我刚刚查到,大少在离开檀城前,去见了一个人。”

“谁?”

孟田:“饶绮之。”

电话挂了,他往回走,却听见了哼哼唧唧的声音。

他顺着声音的方向走了过去,在存放杂物的仓库里,看到了两个人,是一男一女,缠绕在一起。

女的穿着女仆的衣服,她上衣好好穿着,但能看见,褪到她左边小腿上的一条黑色内裤。

她背对仓库门口,跪在男人身上,挡住了男人的脸,她扭动着身子,发出娇嗔的声音。

男人的手没在她黑色的长裙里。

女人的声音缠缠绵绵的:“张导,您刚刚答应我的,您的新戏,会把女二号给我,你可要说话算话啊。”

张导都快没精力思考了:“那是自然,我从不食言。”

女人继续说:“张导,我们这样,你也不怕你老婆知道呀?”

张导很不屑:“她那个黄脸婆,她知道能怎么样?”

女人在取悦他:“张导,您可真厉害。”

“真的吗?”那位张导被哄的很愉悦,表情猥琐的很:“我下一部戏,角色也给你。”

女人目的达到了,满意了:“谢谢张导。”

“叩叩。”

仓库门被敲响。

里面的女人猛然转身,看见了仓库门口站了个人,顿时瞪大了眼睛,花容失色:“谁?”

看清了女人的脸后,顾萧唇角牵了牵:“二位好兴致啊。”

兴致好个屁,里面的两个人都快被吓死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