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4章 225:蒙眼诱惑(4更)

回东方御典的路上,顾萧给孟田打了电话。

“孟田,前两天顾修明来檀城了,给我查一下,他现在的行踪。”

孟田据实已告:“三少,大少他今天回宜城了。”

顾萧挂了电话:“好。”

所以,顾修明千里迢迢,来了趟檀城,到底是要做什么?

他到东方御典以后,上了楼,开门。

里面有人把门打开了:“顾萧,你回来了。”

顾萧走过去,抱了抱苏遇鲤:“嗯,怎么提前回来也没跟我说,我好提前给你做饭。”

“我叫了外卖,”苏遇鲤指了指餐桌上的吃食,“是你安排的那家。”

包装袋还是完好的,顾萧走去浴室洗了手,坐在餐桌边上拆外卖的包装袋。

他耐心的问:“点了什么菜?”

苏遇鲤回答:“油焖豆腐,鸡蛋羹,还有一些青菜。”

顾萧把餐盒拿出来,摆在餐桌上:“吃得这么素?”

她点头:“嗯,晚上吃点容易消化的东西。”

说完,她转身,指了指放在阳台的一个纸箱:“顾萧,我今天收到一个快递,地址写的是我们这里,但收件人是‘周先生’,号码我打过了,是空号,也不知道是不是谁寄错了,我就先搬进来了。是你买的吗?”

顾萧瞥了眼阳台的箱子,他当然知道那是什么。

他边把餐盒的盖子打开,边说:“不是。”

苏遇鲤拿了筷子:“哦,那我明天发个失物招领的微博吧,没准能找到失主呢。这么大一箱东西,应该不便宜。”

顾萧面无表情:“嗯,先吃饭。”

苏遇鲤点头:“哦。”

-

饭后,顾萧把吃剩的餐盒收好,装进垃圾桶里。

“鲤鲤。”

苏遇鲤在阳台收衣服:“嗯?”

他问:“你能不能去丢一下垃圾?”

苏遇鲤把衣服放在沙发上,愣了一下:“……哦,可以啊。”

就觉得,哪里有点怪怪的,又说不上来。

顾萧把垃圾袋递给她:“辛苦了。”

她笑着接了垃圾袋:“不辛苦啊。”

然后,出了门,去扔垃圾。

苏遇鲤一出门,顾萧就去阳台把那个纸箱搬进了书房,然后把书房门给关上。

偷偷摸摸的,像做贼。

楼道就是扔垃圾的地方,苏遇鲤扔了垃圾,很快就回来了。

顾萧在收沙发上的衣服:“回来了?”

“嗯。”

就还是觉得,今天的顾萧,有点怪。

她随便找话题:“我今天去谈了下部戏的拍摄细节了,大概下个月月初,就要正式进组了。”

他说:“嗯,开机仪式,我去给你捧场。”

她拒绝了:“不用了,到时现场应该会有很多人,你还是别去了。”

他问:“嗯?”

她把她的担忧如实说了:“我怕你到时候被小姐姐和小妹妹们围堵。”

毕竟,顾萧的那张脸,放在哪里,都是高光。

万一,被片场的某星探发觉,要签他怎么办?

顾萧说:“那我不露脸,就在车里,看着你就好。”

苏遇鲤就不跟他争了。

她要说另外一件事:“还有一件事,饶董的慈善晚会,后天晚上举办。”

“嗯。”他知道,他查过饶商信近期的行程。

她说:“我到时候想去找饶董当面问问亲子鉴定的事情。”

顾萧握着她的手,让她安心:“嗯,我会陪着你。”

顾萧坐在沙发上,右手捧着一本书,确切的说,是一本小说,苏遇鲤躺在顾萧的腿上。

他左手抚着她的黑发,在给她念小说。

苏遇鲤本来要自己看的,但顾萧说,她躺着看小说对眼睛不好,就非要给她念。

那就依他吧。

他念了几个章节,苏遇鲤心疼他的嗓子,他的嗓子可是给人打官司的,可不能被她用坏了。

她就说她不想看了,催促着顾萧赶紧去洗澡。

顾萧就放下小说,乖乖去洗澡了。

苏遇鲤就一个人躺在沙发上,回忆着今天看的那个视频。

真是不能想,想想就脸红。

她催促着顾萧去洗澡,还有另外一个私心。

昨晚,她不是让顾萧失意了嘛。

所以,今晚,她要补偿他。

至于,怎么补偿呢?

就照着视频里演的来咯。

十分钟后,浴室的门开了,顾萧从里面出来。

苏遇鲤立马打住脑子里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洗好了?”

“嗯。”

她从沙发上起身:“那我也去洗个澡。”

他从容镇定:“好。”

苏遇鲤拿了睡衣去了浴室。

二十分钟后,她从浴室出来,就看见书房的灯开着,门虚掩着。

她走过去,步子很轻,从门缝往里看。

顾萧坐在地上,正拿着消毒酒精在给箱子里的东西消毒。

她眯着眼睛仔细一看——

那些东西,不就是,今天未然给她发的视频里,男主女用的东西吗?

似乎是感觉到身后有声响,顾萧猛然回了头,目光对上了苏遇鲤难以置信的眼神。

他立马把手里的东西扔了,有些慌张:“鲤鲤,你听我说,不是你看到的那样。”

苏遇鲤低着头,藏着脸上的红:“没关系,我都理解的,原来,你是‘周先生’。”

周先生,是这个快递的收件人。

原来,未然说的没错,男人,可能都喜欢这样。

包括正经的顾萧。

难怪,她总觉得他今晚怪怪的。

“鲤鲤,”顾萧起身,走过来没头没尾的解释,“这是段霆深给我寄来的,上次我整过他一次,他是在报复我。”

远在几十公里以外的段霆深:老子又莫名中枪了。

苏遇鲤笑了笑:“顾萧,你觉得,我会相信吗?”

“鲤鲤……”这个谎言,他不知道怎么圆了。

当然,他也知道,鲤鲤那么聪明,怎么可能会信他蹩脚的解释。

“顾萧,”苏遇鲤走过去,抱着他的腰,“你要是喜欢这样的话,那我们今晚就这么玩,好不好?”

本来她也想好了,今晚她要补偿他的。

他出神了几秒,回过神,说好。

苏遇鲤拿了挂在墙上的领带,交给顾萧:“顾萧,你帮我系在眼睛上。”

他问:“为什么?”

她说:“我害怕,有点不敢看。”

顾萧笑了,接了领带,系在了苏遇鲤的眼睛上。

然后,顾萧转身,把书房的门关上了。

这一夜,他们一整晚都没有离开过书房,直到清晨六点多,顾萧才把全身都快散架的苏遇鲤抱回了卧室的床上。

他伏在床上,小心翼翼的拨开挡在她脸上的发丝:“对不起,鲤鲤,我又把你弄哭了。”

她躺在床上,染了一脸的春色,她虚弱的摇摇头:“没关系,我很喜欢。”

他笑着把被子扯过来,给她盖好,在她额头轻轻一吻:“你先睡一会儿。”

她问:“那你呢?”

他说:“我去给你做早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