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7章 217:他在示弱,在献宠,在投其所好

回东方御典的路上,苏遇鲤目不转睛的盯着前方,认真的开车。

夜幕降临,窗外的街景很美,却映不进车里人的心里。

顾萧坐在副驾驶,一直侧着头,安安静静的看着苏遇鲤。

他很想说点什么,却又什么都不敢说,更害怕说错话。

因为,这一路,苏遇鲤一个眼神都没有给过他。

让他更没有底气了。

鲤鲤,是真的生气了。

车子开进了地下车库,她停了车,解锁了车门。

“下车吧。”

“好。”顾萧立马推开车门下车。

此时此刻,他不知道要做什么才能让她不气了。

但他知道,他要听她的话,不然,她会更生气。

他们一起进了电梯,然后,苏遇鲤打开门,头也没回的走了进去。

他一直低着头。

苏遇鲤进了门,顾萧忽然抬手,揪着她的袖子。

“鲤鲤。”

声音没一点自信,他动作有些笨拙,也有些僵硬。

他明明有一身的傲骨的。

自他八岁以后,到跟苏遇鲤确定关系之前,他从来没有求过人,也从来没有跟谁示过弱。

他只对苏遇鲤示过弱,为了她,他甚至愿意亲手折断自己一身的傲骨。

他看着她,眼神惶恐,惊慌,小心翼翼。

苏遇鲤回头,看他。

她眼神复杂,里面像是藏了好多悲欢离合。

“顾萧,我能顺利从警局出来,是你出手了吧?”

顾萧乖乖的回答:“是,但不全是。”

她没吱声,等着他的详情。

他慌忙的解释:“我是去了趟医院,也的确,让孙志坤吃了点苦头。”

他在解释孙志坤改口的原因。

他的目光一刻都没有离开她:“但,最后他们会放你出来,是因为你父亲,他给任贵海打了电话。”

任贵海,是檀城警局的局长。

苏遇鲤问:“你让孙志坤吃了什么苦头?”她知道孙志坤是那个司机。

顾萧沉默了,他不敢回答。

要是回答了,鲤鲤会更生气。

她语气冰冰凉凉的:“不能说吗?”

“不是,”他去握她的手,老老实实的说:“我,打断了他的腿。”

苏遇鲤闭着眼睛,深深的呼吸,她目光望向阳台,没再看他。

“昨晚淮海大桥的车祸,你是故意的,对吗?”

顾萧的脸都白了,“鲤鲤,对不起,但你相信我,我也不想那样的。”

谁让昨晚那个孙志坤跟的那么紧,怎么都甩不掉。

谁让他先动了杀心。

苏遇鲤把手从他手心抽走,“你还记得,在宜城的时候,你答应过我什么?”

他记得的,他答应过她,以后都不做危险的事情。

他赶紧道歉:“鲤鲤,对不起,我错了。”

她问:“你哪里错了?”

他觉得,他最大的错,就是昨晚,他给孙志坤叫了救护车。

但他不能说,他说:“我不该那么冲动。”

苏遇鲤看了眼阳台上晒的衣服,看着那件她上午给他洗掉血迹的大衣。

她摇了摇头,纠正他:“你不该什么都不告诉我。”

“对不起,鲤鲤,我错了,我以后什么都告诉你,好不好?”

他又一次去牵她的手,她的手好凉,他把她的手握在手里,放到嘴边,呵着热气。

苏遇鲤一动不动的看着他,她在他的眼神里,看到了惊慌,上一次见他这样的眼神,还是在宜城,他受伤的那次。

在这段关系里,所有人都觉得,苏遇鲤是付出的更多的一方,是爱的卑微的那一方。

但其实,顾萧对苏遇鲤的爱并不比她对他的少。

在这段关系里,诚惶诚恐的是他,患得患失的是他,没有底气的,依然是他。

苏遇鲤并不是铁石心肠的人,所以,看到这样的顾萧,她其实已经心软了。

她只是没办法对自己心软。

其实在警察来之前,她就已经猜到了整件事情大致的情况了。

一向爱干净的顾萧,衣袖上却沾了血,晚归的他,一定是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她把事情捋清晰后,她脑子里出现的唯一一个念头,就是要替他毁尸灭迹。

所以,她在第一时间把他的“罪证”给洗了。

所以,在警察找来的时候,她毫不犹疑的决定了,要去替他顶罪。

这些看似绝不是她苏遇鲤能做出来的,违背道德的事情,竟然真真正正都是她做的。

这,才是她生气的真正原因。她气的不是顾萧,气的是自己。

一向以礼待人,济弱扶倾的她,在那一刻,居然有了那样邪恶可怕的想法。

跟她二十几年来秉承的信念和原则完全相悖了,她很复杂。

回来的这一路,她的内心越来越复杂,她不想他看到她神经衰弱,她需要时间和空间去整理自己。

她抿了抿唇,再一次将手抽了回来,转身往门口走:“我今晚去隔壁睡。”

“鲤鲤。”他拉住她。

“放手。”

“鲤鲤,”他没有放手,他看着她,长长的睫毛都在颤抖:“你不要我了吗?”

“顾萧,你不要这样。”你要是这样的话,我真的会心软。

她把头别到一边,去掰开他的手。

“嘶——”他叫了一声。

苏遇鲤扭过头,看到他右手骨节处有血,本来都干了,刚刚被她一掰,又有殷红的血流了出来。

她到底是心软了:“你的手怎么了?”

他知道,鲤鲤还是舍不得他:“鲤鲤,我好疼。”

苏遇鲤拉着他到沙发上坐下,去拿了药箱,从里面拿了棉签和消毒药水,低着头,给他擦伤口。

顾萧用另一只手,抱着她,把头压过去,吻她的唇。

她推开他:“顾萧,你不要这样。”

顾萧没停下,将那只受了伤的手也抽了出来,把她抱的更紧,吻的更暴烈。

“顾——”她挣扎,却挣脱不开。

她咬了他的唇瓣,她咬的越凶,他吻的越凶。

她感觉到了腥咸的味道,可顾萧还在疯狂的吻她。

夹着血腥的一个吻,让她都快没有意识了。

她手里拿着的棉签掉在了地上。

顾萧吻着她,手滑到她的胸口,开始去扯她的领口。

她意识清醒,抓着他的手,用力把头扭开了。

她愣在原地,声音大了一些:“顾萧,你不要这样。”

顾萧看了看她,用指腹将她唇上的血迹抹了去。

“宝宝,”他说,“你上次说的,你对我的身体上瘾。”

所以,他在示弱,在献宠,在投其所好。

苏遇鲤没说话。

顾萧说:“你还说,只要我想要,你就会给我。”

苏遇鲤依然没有说话,神色如常。

顾萧彻底的慌了,他说话的声音都开始颤抖了:“鲤鲤,你真的不要我了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