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章 215:审案?还是吃狗粮?

苏遇鲤下楼,跟着吴学义他们上了警车。

顾萧到家时,见到苏遇鲤不在家,给她打了好几通电话,都没有人接。

他早上出门的时候,特地问过她,她说今天没什么事,应该都会在家里的。

可是,她现在不在家,他找不到她。

他在家里来回踱步,站在玄关,给于未然打了过去。

很快,他听见了门外传来了电话铃声。

他推门出去,对上了于未然的身影。

于未然看到顾萧,神色有点慌:“顾律师,你在家呀?”

顾萧问:“于小姐,你知道鲤鲤去哪了吗?”

于未然当然知道:“她被带去警局了。”

她的话刚说完,顾萧已经从她面前消失了,随之而来的,是一声关门的巨响。

他慌了。

他飙车去了檀城警局,在车上,他查到了,苏遇鲤被带去警局跟昨晚淮海大桥的车祸有关。

他把车扔在路边,进警局,却被门口的保安拦下了。

顾萧没有精力跟保安废话,他从来就不是什么有耐心的人。

在苏遇鲤的事情上,他更加没有耐心。

他直接一个反手,将保安制服,将人一把扔到了墙角,然后,跑进了里面的办公厅。

“砰。”

办公室的门被踹开了,有十几个人,听见动静,纷纷看了过来:“你想做什么?”

顾萧往前走了几步,站着不动,周身都染着戾气,他看了一眼站的离他最近的人。

旁边坐着的这位长相端庄的女警,面容清秀,就且先称呼她“小清”吧。

小清从刚刚顾萧踹门开始,目光就一直痴缠在他的脸上。

虽然这个男人的行为很粗鲁,但不得不说,他的脸,是真的很好看,温温柔柔的。

他站在那里,就像踩着星河里,浪漫,温馨。

对于这种温柔好看的人,小清似乎连原则都可以丢掉。

顾萧语气很冷,没有温度:“我要报案。”

小清早已忘却了他刚刚踹门的事情,非常敬业,细着声音问:“报什么案?”

顾萧抬了下眼皮:“我女朋友失踪了。”

啊?是位有主的小哥哥啊。

小清瞬间就蔫吧了。

“那你过来登记一下,”她拿了个本子出来,准备记录信息:“你女朋友失踪满二十四小时了吗?”

“没有。”

小清抬头,“不好意思,这位先生,失踪不满二十四小时没办立案。”

顾萧用余光四下看了看,确认了周边的环境,眼下,他若是硬来,估计没办法轻易脱身。

他收回目光:“我女朋友被几个流氓带走了,她现在肯定有危险。”

小清仔细的问:“你女朋友叫什么名字?”

顾萧回答:“她叫苏遇鲤。”

“苏遇鲤?”刚刚吴队带回来的那位“嫌疑犯”也叫苏遇鲤,不会是同一个人吧,她问:“哪个鲤?”

顾萧说:“锦鲤的鲤。”

哦,那就是刚刚被吴队带回来的那位呀。

小清说:“这位先生,你女朋友现在正在接受我们的调查,她现在很安全,你不用担心。”

顾萧问:“什么调查?”

小清看这位男士有点着急,就好心的解释:“是昨晚淮海大桥的车祸,她已经承认了车是她开的,现在在配合我们的询问。”

顾萧眉头微蹙,“我能见一见她吗?”

小清摇了摇头:“抱歉,我们有规定,现在是不能让她见任何人,请您耐心等待调查结果吧。”

“谢谢。”顾萧点头,离开了警局。

出了警局,顾萧握紧拳头,鲤鲤居然替他把事情给认下了。

想到这里,他用力一个拳头,重重的捶在警局大门口的墙壁上。

电话震动了,他接起电话。

是孟田:“三少,檀城医院那边有动静了,昨晚开车撞你的人,醒了。”

顾萧根本不关心那个人:“嗯。”

孟田提醒:“三少,你要当心,他醒来后就跟警察说,昨晚的车祸,是你蓄意为之。”

“嗯。”

顾萧挂了电话。

看来,昨晚他留他一命,是失算了,竟然反咬一口。

顾萧上了车,往檀城医院的方向去了。

-

不知道是哪位热心的网友,把一张苏遇鲤上警车的相片发到网上。

一时间,网络上的朋友们又热闹非凡,都在纷纷猜测,苏遇鲤到底摊上了什么事情。

当然,厉潭沉和苏晖阳,自然也都看到热搜了。

警局里,吴学义正准备询问苏遇鲤,就有人敲门进来了。

“吴队,有情况。”

吴学义起身,走到门口,把门虚掩着:“什么情况?”

那位前来传话的警员说:“刚刚医院那边来消息,说昨晚淮海大桥受伤的司机醒过来了,他说,昨晚他是被人故意撞了的。”

吴学义问:“他指认凶手了吗?”

汇报的那位:“没有,他说没看清人脸,但他非常确定,开车的,是个男人。”

“哼!有点意思啊。”吴学义摸了摸脑袋,回了审讯室,看着苏遇鲤:“苏小姐,你确定,昨晚是你开的车吗?”

苏遇鲤不慌不乱:“确定。”

吴学义认真的思忖着:“那你说说,昨晚的情况吧。”

苏遇鲤:“昨晚,大概九点半左右,顾萧送我回到家。他还有事,就没跟我一起回去。”

吴学义:“他有什么事?”

苏遇鲤说:“这个我没问,我从不过问他的私事。”

吴学义觉得事情不太对劲,就问远一点:“昨晚在你回家之前,你们去了哪里?”

苏遇鲤:“我们去了红星影院,看了两部电影。”

吴学义:“电影几点看完的?”

苏遇鲤想了想,“第一部电影106分钟,第二部电影120分钟,看完电影,大概八点半。”

吴学义:“看完电影,他就直接送你回家了?”

“对。”

吴学义问:“从红星影院到东方御典并不远,开车最多二十分钟,为什么你九点半才到家?八点半到九点半之间,你们还去了哪里?”

苏遇鲤认真的回答:“在车里。”

旁边的刘小军插了句嘴:“在车里做什么?”

苏遇鲤不自然的低下头,咬着下唇,嘴唇轻轻泛了白,“没做什么。”

昨晚八点半,顾萧在车上,她在他腿上,玩了一场不能说的游戏。

刘小军追问:“好好回答,到底在做什么?”

苏遇鲤犹豫了一会儿,头也没抬,因为她脸很红很红:“不方便说的事情。”

吴学义看她耳朵都红了,立刻就懂了。

现在的小年轻,玩的很开啊。

耿直的刘小军还不依不饶的:“有什么事是不方便说的?赶紧说!”

“刘小军!”吴学义瞪了他一眼,“闭嘴!”

刘小军顿时安静如鸡,睁着眼睛在一旁“装死”。

“咳,”吴学义看向苏遇鲤:“那说说九点半以后的事情。”

苏遇鲤缓缓抬头:“晚上十点多左右,我接了个电话,出了一趟门。”

吴学义:“谁打的电话?”

苏遇鲤诚实的回答:“饶氏的董事长,饶商信。”

吴学义:“他找你什么事?”

苏遇鲤:“他说他准备举办一场慈善晚会,问我有没有意向参加,他给我送邀请函过来。”

“然后呢?”

苏遇鲤说:“然后,我出了门,收了邀请函,没回家,直接去找顾萧了。”

吴学义:“为什么这么晚还去找他?”

这句话,苏遇鲤是发自真心的:“因为想他。”

吴学义and刘小军:“……”

妈的,这到底是在审案还是在吃狗粮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