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4章 214:顾萧威胁顾修明,鲤鲤进局子

来人不偏不倚,正是顾萧的那位大哥,顾修明。

来的还真快。

见顾萧不说话,他勾着唇角,看着他,语气轻蔑:“怎么?需要我自报一下家门吗?”

顾萧抬腿迈了一步,走到顾修明身侧,语气没有任何感情可言:“别来无恙。”

听力特别好的张平:刚刚不是说不认识吗?

顾萧没停下脚步,直接走向了前方的一条巷子,顾修明跟了过去。

四周很安静,地上有几片干枯的落叶。

顾萧踩着落叶,从口袋里摸出烟,点着了一支,放进嘴里。

“顾修明,”他倚在巷子的墙上,深吸了一口烟,缓缓将烟雾吐了出来,整个人显得神秘又深沉,他说:“你觉得,你有本事拿的走我的命?”

“顾萧,”顾修明都装了十几分钟的好人,他装的好累,但还是要装:“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顾萧掸了掸烟灰,动作轻柔,五指白皙修长,不似沾染了阳春水:“你以为你除掉了我,顾家就是你的了吗?”

既然都知道,那顾修明就懒得装了:“对,现在老爷子半条命都悬在鬼门关了,他还死活不松口。”

他说到一半,兀自笑了笑,“这个老东西肯定是想把财产都留给你。”

顾萧将烟掐灭,语气不冷不热:“这是顾修清告诉你的吧?”

顾修明哼:“这不关你的事!”

从前,他只是讨厌顾修明,但眼下这一刻,他忽然有点可怜顾修明了,被别人卖了还不自知。

如果顾世连知道的话,他肯定会很愤怒的吧?教出一个这么蠢的儿子来。

顾萧把烟头扔在地上,用皮鞋踩住,在地上蹭了蹭,指点指点他:“那他有没有告诉你,她借你的手把我除掉以后,她会怎么收拾你?”

顾修明怒号:“顾萧,你别想挑拨离间。”

呵,到底是谁在挑拨离间,真是愚不可及。

他看在鲤鲤善良的份上,决定且不跟顾修明计较。

毕竟,他也没受伤。

毕竟,这个蠢货也是被人利用了罢了。

“顾修明,刚刚我提醒你的这些,是我这颗还没黑透的心里,仅存的、最后一点点的善意。”

他看着他的眼睛,锋利,且逼人:“昨晚,你派来的人,他的那条命我给你留着。以后,也别再做这种蠢事了,否则……”

昨晚那个人,是位车技不错的赛车手。

他顿了两秒:“上次在宜城,我跟你说过的话,还记得吧?”

上次在宜城,他说,要是他顾修明没有本事搞死他,那他就等着被他搞死。

他转身,回了律所。

顾修明站在巷子里,盯着顾萧离去的背影。

这个顾萧,倒是狂得很。

-

檀城警局。

吴学义这位大队长正对着电脑屏幕,在看昨晚监控里的视频,反反复复看了好几遍。

忽然,他喊:“停!”

操作电脑的警员掐点按了暂停。

吴学义盯着屏幕上的白色轿车看了好久好久,“刘小军,你来看,这个车牌的尾号,是不是01?”

刘小军虚着眼睛盯过去,看的很吃力。

吴学义踹他一脚:“能好好看不?别给我挤眉弄眼的!”

刘小军冤枉啊,他真不是故意挤眉弄眼的:“吴队,好像尾号真是01。”

得,他没工夫理会刘小军的挤眉弄眼了,立刻下达命令:“行,赶紧去搜全城所有车牌号以01结尾的白色轿车。”

“是,吴队。”刘小军敬礼,站的笔直。

大概过了二十分钟,刘小军来汇报:“报告吴队,初步排查出来了,车牌尾号01的白色轿车,总共有五辆。”

吴学义叉着腰:“这些车主的身份有什么特别的吗?”

“其中四个没什么特别的,剩下那个是挺特别的,”上次吴队给他上过一课,他印象深刻,“那个人是顾萧。”

他怎么会不记得,骨子里有狼血那位。

吴学义把手上啃了一半的馒头扔在桌子上:“走,去把人请回来喝杯茶。”

“是,吴队。”

吴学义坐上警车,抓人去了。

半个小时后,吴学义来到东方御典,2栋802的门口,礼貌的敲了敲门。

顾萧不在家,来开门的是苏遇鲤。

她打开门,外面站着一个中年和一个青年两个男人。

吴学义亮出工作证,亮了身份:“警察,顾萧在吗?”

见他们如此阵仗,苏遇鲤大概猜到了:“他不在家。”

刘小军着急了:“那他去哪了?”

苏遇鲤看了看他们,思忖了片刻,说:“你们是为了昨晚淮海大桥上的事情来的吧?”

刘小军一听,乐了,这姑娘不打自招啊:“对,你赶快告诉我们,顾萧在哪里?”

苏遇鲤不疾不徐,走回了客厅,她决定赌一把。

她回了头:“你们不用找顾萧了,昨晚顾萧不在车里,开车的人是我。”

她记得,新闻上说的,监控没拍到司机的脸。

吴学义眯了眯眸子:“是你?”

苏遇鲤一口咬定:“对,是我。”

吴学义打量了一番房子里的陈设,示意让刘小军去搜屋子。

刘小军把屋子里搜了一遍,朝吴学义摇了摇头:“吴队,屋里没人。”

吴学义看向苏遇鲤:“行,既然车是你开的,那你跟我们走一趟吧。”

“抱歉,这位警官,我能先打一通电话吗?”

当然不能啊!在警察面前,让你打电话去求救不成?

她继续说:“我家里养了一条狗,我这一趟跟你们去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我得让朋友帮我照看一下。”

妈的,偏偏这个吴学义,是一位非常坚定的爱狗人士。

听了这位女“嫌疑人”的话,他居然心软了。

刘小军要秉公执法,他说:“当然不——”

吴学义踹了他一脚,问苏遇鲤:“你的狗在哪里?”

苏遇鲤诚实回答:“在隔壁。”

吴学义就领着苏遇鲤出了门,走到隔壁,打开了隔壁801的门,果然从里面蹿出来一条金毛来,在他腿旁边蹭啊蹭的。

他想想,也不是什么很严重的刑事案件,他一咬牙:“号码多少,用我手机打。”

刘小军:“?”吴队,你这是钓鱼执法……

苏遇鲤报了号码,电话通了,吴学义打开了免提。

她打给了于未然:“未然,我要去警局做趟客,你等会儿来我家里把招财接过去帮我照顾几天。”

于未然从床上弹了起来:“鲤鲤,你要去警局?你怎么了?”

“没什么,现在警察叔叔在我旁边,之后我再跟你解释吧。”

刘小军:警察叔叔?这位女士你是认真的吗?我看着好像也没比你大。

于未然说:“行,你别担心,我等会儿去看你。”

苏遇鲤:“不用——”

吴学义把电话给挂断了,轻轻咳了两声:“咳咳,话费挺贵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