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章 212:顾萧被追杀(1更)

从酒吧离开后,顾萧开车回东方御典。

行至一条车辆较少的道路时,他从后视镜里看到,后面有一辆车,紧紧跟着他。

后面的车开着远光,他看不清车的颜色。

他加了速,在前面的路口转了个弯。

后面那辆车也跟着转了弯。

顾萧确定了,那辆车就是冲着他来的。

他踩了很重的一脚油门,车速飙到了上限,试图甩开后面的人。

但后面的人,明显也是位赛车高手,紧追不舍。

顾萧掠了一眼后视镜里的影像,抬头,控制好车速,目视前方,将耳机戴上,拨了通电话。

“鲤鲤,我要晚点回去,晚上不要等我,早点睡。”

苏遇鲤说好。

顾萧挂了电话,将耳机摘了,扔在副驾的位置上,再透过后视镜,看了后面的情况。

他的后面,除了那辆跟着他的车,再没有别的车辆了。

然后,他双手握着方向盘,向右用力一转,再踩了一脚急刹。

方向盘被打死,顾萧的车在前方漂移后,响起了一阵刺耳的摩擦声,之后,骤然停在了道路中央,然后,快速推开车门,从车上跳了下去。

接近两百的时速,顾萧猛然踩下急刹。

很显然,他这是在玩命。

但他玩得起,因为,他有十足能赢的把握。

紧随其后的那辆车,因为前方车辆的急刹,速度过快,他没来得及反应。

即使司机以最快的速度踩了刹车,仍然无法避免一场灾祸。

“砰——”

尖锐、刺耳的撞击声。

后面的车子直接撞上了顾萧横在道路中央的白色轿车。

顾萧走到后面的车旁,掠了一眼。

那辆车的车头凹进去了一大块,司机是一位身穿灰色大衣的男士,他的头砸在安全气囊上,有红色的血从他的头发里,顺着太阳穴,流了出来。

驾驶座上的人,一动不动,奄奄一息。

顾萧走过去,用围巾包着车门的把手,拉开车门。

声音阴冷:“你是谁的人?跟着我做什么?”

那位灰色大衣的男士稍微动了动身子,试图把头抬起来,张了张嘴,却没有说出话来。

他伸手想去拿副驾驶座上的手机,但副驾驶座被撞得严重,早已见不到手机的踪影了。

“怎么?”顾萧站在一旁,看着他艰难的动作,问他,“想找手机?想叫救护车?”

灰色大衣的男士朝他伸了伸手,语速很轻很轻:“救、救我。”

顾萧很快的避开了那位男士向他伸过来的手,也没注意到,他手上的血,滴在了他大衣的袖子上。

想要他救他?他是顾萧,他什么时候做过救世主了?

他很不屑一顾:“想活命,就跟我说实话。”

那位男士气息缓慢,很艰难的开了口:“是顾家大少……”

顾萧鹰一般的眼神盯着他:“他让你来杀我?”

灰色大衣的男士有气无力的点了点头。

顾萧将车门关上,走到自己的车旁边,拨了一通电话。

“打电话叫救护车,淮海大桥上,有车祸。”

他不是救世主,但是个有信用的人。

然后,他拉开自己的车门,上了车,启动了车子。

虽然车身右边损毁严重,但不是致命的损坏,还能开。

他将车挪了出来,离开了淮海大桥。

十几分钟后,救护车到了,将那位重伤的男士扶出了驾驶室,抬上了担架。

顾萧直接把车扔到了4s店,然后,自己打车回了东方御典。

他到家的时候,已经差不多十二点了。

苏遇鲤听到开门声,穿着拖鞋跑过去,打开门:“顾萧,你回来了。”

“嗯,怎么还没睡?”

顾萧进了门,把大衣脱了下来,挂在墙上的挂钩上。

她搂着他的手臂,往客厅里走:“刚刚在看剧本,未然给我发了很多过来。”

“嗯,”顾萧去浴室洗手,声音很温柔:“有喜欢的吗?”

苏遇鲤的表情有些复杂:“有是有,我很喜欢这个故事,”她把剧本放在他前面,“就是尺度有点大。”

顾萧接了剧本快速掠了一眼,里面有三段肉.欲大戏,苏遇鲤还细心的用红笔圈了出来。

“让导演把这几段删掉。”

他说的倒是轻轻松松。

苏遇鲤摇了摇头:“不行,刚刚未然已经问过导演了,说这几段是重头戏,不能删。”

他坐在沙发上,看着她:“真的很喜欢这个故事?”

苏遇鲤沉默了几秒,抿着唇,“没关系,我再看看别的吧。”

顾萧当然看得出,她心里有遗憾。

他替她把睡裙往下扯了扯:“最迟什么时候要回复?”

她说:“明天早上九点前。”

“嗯,那就明天早上再说。”他收走她手里捧着的剧本,“很晚了,你先去睡觉吧。”

“那你呢?”

他说:“我去洗个澡。”

之后,苏遇鲤就乖乖回房间了。

顾萧去了浴室,拨了一个电话。

“孟田,现在,以你的名义去投资一部电视剧,剧名叫《容妃传奇》。”

“是,三少。”孟田有些懵,他揣测,“三少是想进军影视圈吗?”

“不是。”顾萧直截了当:“鲤鲤要拍这部戏。”

哦,原来是为了虏获三少夫人的芳心呀。

“好的,”孟田应声:“我现在立刻去办。”

“等下,”顾萧说,“这件事情办完后,去给我查查顾修明,他在打什么主意。”

孟田有些疑惑:“三少,最近大少爷去找了你吗?”

“他刚刚派人开车撞我。”

孟田惊慌:“三少,您没事吧?”

顾萧说:“我没事,他的人被我弄进医院了。”

孟田才放下心来:“三少您定要小心防范,我把投资的事情办妥就立刻去查。”

“嗯。”

他挂了电话,简单冲了个澡,裹着浴巾回了卧室。

卧室里,苏遇鲤已经睡着了,他守在床边,盯着她看了好久。

这一刻,他的心情很复杂,有着他前所未有的纠结。

他一直害怕的事情,终于还是发生了。

他身边,处处都是危险,他明明都知道。

可是他,却还是把苏遇鲤拉入了危险之中。

该不该推开她?

可是他又好爱她,一刻都不想跟她分开。

他将手指插入头发之中,很烦,他没有答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