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章 211:饶绮之找虐,顾萧护妻(2更)

顾萧抽了几张纸巾,将用过的东西包了起来,扔进了旁边空的抽纸盒里。

腿上的女孩子脸上的潮意还未散尽,浑身瘫软在他身上,轻轻的呼吸。

他用手轻轻拍着她的后背,动作轻柔又暧昧。

“宝宝,你知不知道,你真的,让我很上瘾。”

她知道啊,她怎么会不知道?

每次做的时候,她都会非常认真的欣赏着,他沉浸床笫之事时,脸上露出的表情。

那是他所有的表情中,她最喜欢的。

那样的表情,最能刺激她的感官,比他对她的爱抚,更让她痴迷。

当然,这些她都不会告诉他的。

她哪里说得出口。

“这种瘾,跟烟瘾不一样,”他蹭了蹭她的头,“戒不掉。”

“那就不要戒了。”她抱紧他,把头压在他的肩头,“以后你要,我就给你。”

他似乎就等着她说这句话,“好,这是你说的哦,不可以反悔。”

“嗯,不反悔。”她羞涩的说,“因为,我对你,也上瘾。”

顾萧摸着她的耳垂,笑了。

他帮她把衣服扣好,只是,她衣领的第一颗纽扣掉了,露出了一块洁白的皮肤。

他拿了自己的围巾,戴在她的脖子上,遮住了她露出来的那片白。

“顾萧,”她笑着说,“我觉得,我以后不能再买这种带纽扣的衣服了。”

不然,那就是浪费纽扣。

“鲤鲤,”他认真的问,“你觉得,这跟纽扣有关系?”

成吧,跟纽扣没关系,不管是什么样的衣服,最后都会被他扯坏。

顾萧开车到东方御典的地下车库时,车里的温存还未散尽,女孩子脸上的绯色也还未散去。

“鲤鲤,”他说,“你先上楼吧,我晚上要出去一趟,会很快回来。”

她非常善解人意的点头:“嗯,那你路上注意安全。”

“嗯,知道了。”

苏遇鲤下车后,他看着她进了电梯,才将车驶出了车库。

顾萧去了刚刚饶绮之信息上说的地方。

饶绮之是在一家酒吧等顾萧,她给他发了信息后,顾萧没有回复,她也不敢再发第二条,害怕他会厌烦。

是啊,她对顾萧,也一直是小心翼翼的。

他没说会不会来,她就在这里等了将近两个小时。

顾萧下了车,把那个抽纸盒扔进了旁边的垃圾桶,然后走进了面前的酒吧。

饶绮之坐在角落的卡座,一直盯着酒吧的门口,直到见到那个一身明华的公子经过门口时,她猛然起了身,笑容聚满了整张脸,她没想到,他真的会来。

她朝他喊:“顾律师。”

顾萧顺着声音的方向走过去,停在饶绮之面前,坐都没坐下,直接开门见山:“饶小姐,你想跟我说什么?”

饶绮之绷着笑,递上了菜单:“顾律师,你先坐,你想喝点什么?先点点喝的吧。”

她是有私心的,如果点点饮料或者酒水的话,那,他是不是可以在这里坐的久一点?她是不是就可以,多看一看他?

她太久没见到他了,他还是跟往常一样,语气生疏,表情冷漠。

但就是这样一个温柔又冷漠的男人,让她在夜里近乎疯狂。

“谢谢,我不需要。”他没接菜单,直接拒绝:“如果饶小姐只是想请我来喝东西的,那很抱歉,我还有事。”

他懒得在这里跟她浪费时间,鲤鲤还在家里等着他,转身就要离开。

“顾律师,”饶绮之喊住他,“你先坐吧,我跟你说。”

顾萧没坐下,看着饶绮之,等着她的下文。

饶绮之冷冷的笑了一下,问:“顾萧,我想跟你说的是,苏遇鲤,她其实根本就不是什么苏家的千金。”

她认为,顾萧这样的人,矜贵,优雅,他喜欢的人,能配得上他的人,只能是大家闺秀,或者富家千金。

现在苏遇鲤不是贵族千金,那么,能配的上他的,只有她,饶氏的独女,饶绮之。

顾萧眸中闪过一丝幽深,语气依旧不冷不热:“你还知道什么?”

饶绮之对顾萧冷静的表情有些茫然:“你一点都不惊讶吗?”

顾萧凉薄的勾唇一笑:“我更惊讶,饶小姐你是怎么知道的?”

关于饶绮之是怎么知道的,还得说回两个小时前,她在家里打电话。

电话里的人说:“饶总,真的要这么做吗?这可是犯法的。”

饶绮之神情坚定:“让你做你就做,少给我废话,要是出了事情,我来承担。”

电话那头规规矩矩的应:“是,饶总。”

她挂了电话,手指在屏幕上摩挲了好久。

刚刚那一刻,她是有一丝犹豫的,但一想到苏遇鲤,她就好恨。

那个女人,她的命为什么那么好?

檀城首富的女儿,现在还成了娱乐圈的新宠,最最最让她记恨的,是她,不费吹灰之力就得到了她日思夜想的男人。

她好恨,所以,她明知道她这是在犯罪,可她还是义无反顾。

为爱疯魔,大概,就是如此。

她深吸一口气,经过了她父亲的书房。

透过门缝,她看到了父亲正坐在书桌前,目不转睛的盯着他面前的电脑看,眼神闪烁,里面有道不明的沉色。

饶绮之敲了敲门,推门进去。

饶商信立马将电脑合上,怒斥:“谁让你进来的!”

她被她父亲的行为一惊,皱眉问:“爸,你这是在看什么?那么神神秘秘的。”

“没什么!”饶商信让她出去,“你先出去,别进来了。”

见饶商信勃然大怒,饶绮之也就不去触他的眉头了,转身出了门。

十分钟后,她又去了一趟书房门口,透过书房门下方的门缝,确认了里面没有光,里面没有人。

她拿了钥匙,打开了书房门。

钥匙,是她前不久找人偷偷配的。

她进了书房,顺手就将门关上,从里面上了锁。

她没开灯,用手机的手电筒照着进去,打开了桌上的电脑。

电脑桌面上,有一份文件,是以“苏遇鲤”命名的。

她点开了那份文件,上面是苏遇鲤的调查报告。

【苏遇鲤,于**年01月27日,在檀城医院做了DNA鉴定,鉴定结果:与苏晖阳和杜薇均无血缘关系。】

她只看了这一条记录,忽然就觉得,心里特别的释怀。

她甚至都没有心思去想,为什么他的父亲会去调查苏遇鲤。

她立马将电脑关掉,将一切恢复原状,之后便蹑手蹑脚出了书房。

她才拿出手机,给顾萧发了一条信息,说有很重要的事情想跟他说。

时间回到两个小时后。

饶绮之笑了笑:“我怎么知道的,重要吗?”

“这件事情,我早就知道了。”顾萧说,“如果饶小姐手里还有什么我不知道的信息,并且,如果你愿意告诉我,我会非常感激。”

他顿了顿,“如果你不肯告诉我,也没关系,我也会自己去查。”

“你早就知道了?”饶绮之脸色一黑,“那你还肯这么无所顾虑的跟她在一起!”

“饶小姐,我的事情,没必要向你解释。”

当然,他的事情,没必要向任何人解释,他不需要任何人的理解。

顾萧觉得饶绮之是在浪费他的时间,“我先走了。”

他转身走了。

“顾萧!”

饶绮之在身后喊他,一时激动,她也顾不上什么贵族高贵优雅的气质了,这一刻,她脑子里想到什么,就从嘴里蹦了出来。

“你知不知道,苏遇鲤她就是个小杂种,这种从小被父母抛弃的人,连父母都不爱的人,有什么资格得到你的爱?”

顾萧忽然停住了,回头,冷厉的目光打在饶绮之身上,黑眸微微眯着。

那一刻,顾萧的身上,有了杀气。

饶绮之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顾萧,戾气逼人,气势很强,她身子不禁颤了一下。

她还从未想过,那样温柔的一个人,那样温柔的一双桃花眼,现在,竟然会对她投射出如此令人压迫的目光。

她能看出,他的眼神里,有极度的厌弃。

她好不喜欢这样的眼神,好怕从他好看的脸上,看到那样厌弃一个人的眼神。

她不想被他厌弃。

他快步走了回去,带着极强的压迫感,周围的空气似乎都凉了下来。

“饶小姐,你之前替我挡过杯子,替我在警察局做过证。”

“对于,刚刚你出言对我女朋友的侮辱,我暂且原谅你一次。”

“如果再有下次,我绝对不会心慈手软。”

“既然你知道我的手机号码,那你肯定也查过我的身份。”

“那你应该更加知道,我可不是什么好人。”

说完,顾萧头也没回的离开了酒吧,徒留下饶绮之,愣在那里,好半天,都没有从惊诧的情绪中抽离出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