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021:表白的筹码没了

而与此同时,顾萧正在酒店房间看资料,便接到了孟田的电话。

“三少,苏小姐出事了。”

“啪——”顾萧合上电脑,声音非常清脆响亮,笔记本还能不能开机,很难说。

“怎么回事?”深邃的眼眸里瞬间就盛满了盛怒,终于不再是平日里那一贯不亲不疏的语气,这一次,是带着极致的愤怒。

孟田在打电话之前,就猜到顾萧会暴怒,只好谨言慎行:“苏小姐在会场被砸了,现在已经送往宜城医院了。”

-

苏遇鲤醒来时,已经躺在医院的病床上了,她往右边睨了一眼,右肩已经打上了石膏。

“鲤鲤,醒了?”韩云昭坐在床边,给她倒了杯热水,“要喝水吗?”

苏遇鲤摇头,苍白的脸,在白炽灯的照耀下,将她的病容映射得更是入木三分。

“教练,明天的比赛,是不是……”声音很虚弱,但意识却清醒的很。

肯定是没法参加了?

韩云昭放下水杯,看见她满脸的失落,就满是心疼,但也不想骗她,“我已经跟组委会提出了退赛。”

“嗯。”她转头,看向窗外,瞳色漆黑如墨,不见一点光,一言不发。

韩云昭怕她想不开,毕竟,这是她最后一场比赛,也知道,她对这一役倾注了多少心血。

就算身体扛不住了,也想有个精彩的退场。

他安慰着:“听说宜城风景特别好,等过几天你的伤好了,我带你出去走走。”

“好。”苏遇鲤不咸不淡的回答。

宜城的风景好不好,她根本不关心。

“咔——”

病房门轻轻被推开,进来了几个人,径直就往她病床前走。

“鲤鲤,你怎么样了?”说话的人是杜薇,她弓着身子,看向女儿,一脸的焦急。

苏遇鲤出事后,她父母就买了机票飞了过来,一起来的,还有苏遇见。

“姐,你没事吧?”苏遇见看见她打了石膏,肿的像个大粽子一样的肩膀,顺手就去摸她的肩膀。

苏遇见突然的触碰,苏遇鲤有点痛,她回头,皱了皱眉:“你手拿开。”

杜薇立马就推开了苏遇见,脸色垮的不行:“你这个臭小子,你想害死你姐吗?”她看了一眼苏遇鲤,大喊:“护士,医生,病人说很痛。”

苏遇见挤着眉毛:我姐明明啥都没说。

在杜女士的呼喊下,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走进病房,这位医生姓王,他检查了一下苏遇鲤的肩膀,然后放下手里的本子,说:“病人的肩膀有旧伤,已经很多年了。”

杜薇瞥了他一眼,这不是废话吗?伤了很多年,她一个当妈的能不知道?

她压着心里的火,还是极力的礼貌:“医生,我女儿她现在很痛,你赶快给她治治。”

王医生推了推鼻梁的眼镜,是清冷的语气:“这位家属,检查和治疗都已经做过了,受了伤,痛是正常的。等伤好了,就不痛了。”

“我说你这是当医生的态度吗?一点都不专业,老苏,咱们转院。”杜薇瞪了一眼那位王医生,朝着苏晖阳挤眉弄眼的。

嗓门儿有点大,附近病房的人都凑到门口来。

苏遇鲤想息事宁人,说了两句自己没事,但声音很小,直接就被杜薇忽视了。

杜薇继续:“我们不要这个庸医来看,病人都喊痛了都不管一下。”

这一刻,哪还有檀城之首的贵妇苏太太的样子。

没办法,谁让她心疼死了这个女儿呢?她的分毫伤病,都能令她手足无措。

那位王医生也是个心气儿高的人,将医患关系的问题处之泰然,拍了拍白大褂,头都没回的就出了病房。

杜薇简直要气急攻心:“你这人怎么这么没礼貌,人家还在讲话,你竟然就走了!”

“妈,我没事。”这一次苏遇鲤的声音终于被听见了。

杜薇才把目光从那个讨厌的医生身上移回了女儿脸上,神情焦虑:“鲤鲤,都是妈不好,妈就不应该让你来参加这个什么破比赛的。”

韩云昭拉了把椅子过来,放在杜薇跟前,给她顺气:“苏太太,您先消消气,医生说了,鲤鲤休息几天就能出院了。”

见杜薇的情绪稳定了,苏晖阳才开了口:“韩教练,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苏遇见也很想知道什么情况,他不是在露营嘛,本来都已经快搭好帐篷了,杜薇的一个电话,说他姐受伤了,他一听,立马松了手上扎帐篷的绳子,东西都不要了,就蹿上了车,跟着一起来了宜城。

韩云昭将事情娓娓道来:“我跟鲤鲤今天去看比赛场地,她在临时训练场休息的时候,被架子上的木箱砸中了肩膀。”

“怎么就那么巧,谁都不砸,就砸中我们家鲤鲤。”杜薇满脸黑,她看着女儿失落的眼神,赶紧安慰道:“比不比赛都没关系,在爸爸妈妈心里,你永远都是冠军。”

冠军什么的,她都已经不在乎了。

她愁的是,她特意邀请他来看自己比赛,可是如今,自己却没法上台了,要怎么跟顾律师说这件事呢?他,一定对她很失望吧。

还有那个该死的表白,她也许,再也没有勇气说出口了。

因为,她唯一引以为豪的,以为可以给自己加分的击剑,以后,再也不是加分项了。

她还有什么,可以用作跟他表白的筹码呢?

韩云昭继续说:“我问过会场的工作人员了,那个装杂物的木箱,本来不是放在那个架子上的,后来有人,把那个木箱搬到架子上去的,而且,还特地放得很偏。”

特地放得那么偏,不就是怕它会滑不下来嘛,哎,司马昭之心。

“查到是谁了吗?”苏晖阳听到了重点。

韩云昭摇头,“他们在查监控的时候发现,中间少了一段,那个木箱,就是监控缺失的那段时间搬过去的。”

苏遇见越听越激动:“韩大哥,你可得让他们一定查清楚,我姐这么多年都是击剑冠军,一定是有人眼红,在比赛前来害她,可不能让我姐就这么不明不白的受伤了。”

韩云昭点点头:“嗯,他们已经在查了,有结果,会第一时间告诉你们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