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章 209:饶商信调查苏遇鲤(1 2更合并)

檀城医院门口,站了两个人,是苏遇见和段霆可。

今天中午,苏遇见又在门口碰到了段霆可这位祖宗。

他就想起了上次在医院,神经外科的那位医生说的话。

然后,他就装病,说自己不舒服,让段霆可送她去一趟医院。

段霆可当然没有拒绝,一脸担忧的把苏遇见拽到车上,开上车就往医院跑。

段霆可问:“你是头痛吗?还是哪里不舒服?”

“咳,”苏遇见假咳了一声,“对,头很痛。”

“那你挂号了吗?”段霆可说,“我哥就是这个医院神经外科的医生,我可以让他给你走个后门。”

苏遇见摇摇头:“不用不用,我已经挂好了。”

段霆可问:“你挂的哪个医生呀?”

苏遇见这才拿手机出来看了看挂号单,看了眼诊室号和医生的名字。

段霆深?

原谅他之前挂号的时候也没注意看,只看了个相片,对上了人,就把号给挂了。

这乍一看,段霆深?段霆可?

这怕不是兄妹?

他拉住段霆可:“你刚刚说你哥也是这个医院的?什么科的?”

“神经外科啊,我哥叫段霆深。”

他那个去!!这是撞枪口上了。

他上次那样说人家妹,今天还把他妹给骗来医院,他可能是真的有病。

他得赶紧溜了:“段霆可,我现在没有不舒服了,全都好了,我先走了,你自便。”

段霆可拽着他的袖子:“你去哪呀?你刚刚不是说头很痛吗?”

挣扎间,她看见了他手机屏幕上的挂号单:【50诊室,段霆深】

“呀!你是挂的我哥的号呀,我哥的诊室就在前面,”段霆可拽着苏遇见往50诊室拖,一边拖,一边喊:“哥,哥,这里有人不舒服!”

她那声音,尖锐刺耳,整个医院的人都看了过来。

不过幸好,她戴着口罩,也没引起什么骚乱。

50诊室的段医生出来看了一眼,认出了他的那位祖宗妹妹,朝门口说了声:“别在外面拉拉扯扯的,下一位,苏遇见,进来吧。”

五秒后,苏遇见就端坐在诊室里了。

“你们这是?”

段霆深看出了,这俩人不大对劲,就给苏遇见使了个眼色:这就是你上次说的那个邻居?

苏遇见看懂了他的意思了:茫然的点头。

段霆深就看着他亲妹,正正经经的说:“你,”他指了指他妹,“留下,他,先出去。”

段霆可:“?什么情况,是他不舒服,他来看病。”

苏遇见终于得了个跑路的机会:“好好好,段医生你好好看,我先出去了。”

说完,他挣脱开段霆可的束缚,冲出了诊室。

段霆可要去追,被她哥给拉住了:“你坐下。”

段霆可就愣在原地:“哥,这是……怎么回事?”

“别追了,他没病。”段霆深看了她一眼,后半句是:有病的是你。

“啊?”段霆可懵了。

段霆深摇着头,轻轻叹了一口气:“这就是你穷追不舍的人?”

段霆可得意的点点头:“对呀,哥,你觉得他怎么样?是不是长的很好看?”

段霆深回想了一下刚刚那位青年的模样,犹豫了一会儿:“……嗯,还成吧。”

段霆可说:“什么叫还成?他明明就是世界巅峰好吗?”

段霆深就不打击他妹的积极性了:“你说是就是。”

情人眼里出西施,他都懂。

“哥,这到底怎么回事啊?我怎么感觉,你刚刚看他的眼神不太对啊。”而且,戏还特别足。

段霆深不疾不徐的说,“你这追人的攻势太猛了,把人小哥哥都整崩溃了!”

段霆可:“崩溃?我给整的?”

段霆深说:“他说,他这段时间,每晚都失眠,有时候好不容易睡着了,梦到你,又给吓醒了,你刚刚没看见,他黑眼圈那么重吗?”

“不是吧?”段霆可说,“我以为,他的黑眼圈是晚上打游戏打出来的……”

“哎,人家不喜欢你,你就别老缠着人家了,好好一个青年才俊,都被你给祸害成这样了!”

段霆深这是逮着机会教训一下他妹了,当然要往死里教训:“人家都吃了好久治疗抑郁症的药了……”

“抑郁症?”听到这个词,段霆可就慌了:“不会吧!那么严重?我听说抑郁症的人想不开会自杀的。哥,你一定要救救他呀!”

段霆深给出诊断结果:“能救他的人不是我,是你。”

“我?”段霆可反应了几秒,语气很弱很弱:“你的意思是,让我以后都不要缠着他吗?”

她轻抿下唇:“可是,我真的很喜欢他。”

真的,一点都不想放弃他。

段霆深装模作样的:“你自己看着办?要么,人被你搞死。要么,你别缠得那么紧。”

“我知道了。”她看了她哥一眼,“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段霆深点头:“嗯,不送。”

段霆可垂头丧气的出了诊室,她给苏遇见打电话,他也不接。

苏遇见从医院跑出来以后,就去隔壁逛商场去了,在一家服装店里买了很多衣服,给他姐买了条围巾,给他未来姐夫也买条皮带。

他今天着实被吓到了,他要购物才能平复一下心情。

店员见他如此挥霍,都笑脸相迎。

买单时,收银的小姐姐说:“您好,一共是十五万两千七百六十三元,请问您微信还是支付宝?”

苏遇见掏出他的那张信用卡,很大方的说:“刷卡。”

店员接过他的卡,在pos机上刷了一下,又重新输入了一下,继续刷了一次,然后面向苏遇见:“这位先生,很抱歉,您的额度不够了。”

“怎么可能!我这张卡的额度是五十万,我才刷了不到十万,你是不是搞错了?”苏遇见一脸狐疑。

收银小姐姐很无奈:“真的很抱歉,我刚刚已经试了好几次了,真的,额度不够了。”

苏遇见把信用卡从她手里抽了出来:“我先看看……”

好尴尬,怎么办?

他赶紧给他准姐夫发了条信息过去:【姐夫,你给我的信用卡是不是出故障了啊?我刚刚刷,提示我额度不足了。】

接着,就收到顾萧的回复:【我刚刚把额度调到一万了。】

苏遇见:【啊?为什么呀?】

还能为什么?谁让他跟他说他姐怕鬼的。

苏遇见:【可是刚刚我买了好多东西,还给我姐买了一条围巾。】

顾萧:【围巾多少钱?】

苏遇见如实回复:【将近七千。】

不一会儿,顾萧就给他转了七千块钱过来。

苏遇见:“……”草率了,应该说十六万的。

后来,不管他再怎么给顾萧发信息,顾萧都没再回复了。

他面如死灰的看着那些已经被打包好了的东西,咽了很大一口口水。

大型社死现场。

他面向收银的小姐姐:“那个……”

收银小姐姐笑的璨若星河:“先生,您说。”

他撇了撇嘴:“不好意思,我刚刚找大师算了一卦,说我今天不宜消费,所以……麻烦帮我都退了吧。”

之后,收银小姐姐的脸便是肉眼可见的变黑了。

**

从电影院出来后,苏遇鲤接到了于未然的电话。

“鲤鲤,”她语气好激动,恨不得从电话那头穿过来:“我跟你说,你火了你火了。”

相反,苏遇鲤就显得特别平静:“嗯,我知道了。”

于未然拿着一堆剧本在看:“我现在给你接通告,都接到手软了,真的,我好怕给你接错戏呀,怎么办?”

苏遇鲤笑笑:“不会的,未然,你很专业。”

“电视剧你可以拍吗?”于未然想了想,“电视剧的话,拍摄的时间可能会比较长。”

苏遇鲤说:“没关系,都可以的。如果是能戳到你的剧本,就发给我,我晚上回去看。”

“行,那我赶紧给你看看。”于未然捧着一堆剧本瞎几把乱看。

电话挂了以后,顾萧和苏遇鲤去了领航福利院。

因为苏遇鲤说之前答应了福利院的小七有空就去看她的,要跟她讲讲外面的世界。

后来,因为工作忙,就忽略了这件事。

现在得空了,才去了福利院。

他们去了福利院时,又在院长办公室见到了那位饶氏的董事长,饶商信先生。

饶商信跟何院长握了手,并语重心长的交代:“这件事情就麻烦你了。”

何院长说:“饶董,你放心。”

说完,饶商信转身,出了门,正好撞见了办公室门口站着的苏遇鲤。

饶商信看了一眼眼前人,停了脚步,然后,脸色倏地一下就变黑了。

他盯着苏遇鲤,支吾:“你……”

苏遇鲤颔首:“您好,饶董。”

饶商信的心猛的一提:“你,你认识我?”

“嗯,我知道您是饶氏制药的董事长,也是目前为止,给福利院捐款最多的一位企业家。”苏遇鲤解释,“我姓苏,上次我来的时候,院长告诉我的。”

“你好。”饶商信的神色慢慢才缓了下来,“你姓苏?”

苏遇鲤点头。

饶商信推了推眼镜,掠了一眼旁边的顾萧:“抱歉,我还有点事,先离开了。”

苏遇鲤微笑。

饶商信脚步迅疾,出了福利院大门。

顾萧握着苏遇鲤的手微微握紧了些:“鲤鲤。”

她转头看向顾萧:“嗯?”

他说:“之前,给福利院捐款最多的,是他,但现在,不是了。”

她问:“那是谁?还能比他捐的多?”

顾萧没回答。

办公室里的何院长注意到门口的人,立马上前来迎:“苏小姐,顾先生,这么晚了,你们怎么来了?”

苏遇鲤礼貌回应:“嗯,我们过来看看孩子们。”

何院长很好客:“好好好,快请进,先坐下喝杯茶吧,我让袁姐去跟孩子们打声招呼,他们要是知道你来了,肯定会很高兴的。”

“谢谢。”苏遇鲤拉着顾萧坐下。

何院长打了个电话,简单说了几句后挂了电话,然后给他们倒茶。

“你们先坐会儿,孩子们都盼着苏小姐来呢,他们都做了点小礼物,都说要亲手送给你呢。”

苏遇鲤接过何院长递过来的那杯茶,“谢谢何院长,孩子们太可爱了,其实,我也没做什么。”

何院长那是一脸的欣慰和感激呀:“怎么没做什么?苏小姐上次给我们福利院捐了五千万呢,这还是我们建院以来,收到最大的一笔捐款了。这过年,孩子们都穿上新衣服了,也都可以去学校念书了。”

苏遇鲤眉间凝聚了一团疑雾:“何院长,您说我捐了五千万?”

何院长激动:“是啊,这么大的事情你不会自个儿给忘了吧?”

苏遇鲤没说话,只是看了看顾萧,想起了刚刚顾萧说的饶商信并不是捐款最多的。

她想,她大概懂了,只对顾萧宛然一笑。

“何院长,”苏遇鲤问何院长,“刚刚我在办公室门口,听到饶氏制药的饶董好像在拜托您什么事,不知道方不方便问下,是什么事?”

“哦,没什么不方便的,”何院长说,“他给福利院额外捐一笔款,说是单独给小七的,希望我们多照顾照顾小七。”

苏遇鲤有点疑惑:“为什么要对小七特别照顾呢?”

何院长猜测着说:“小七是咱们这里唯一一个脑瘫患者,饶董他自己也有一个女儿,可能,他看着小七,就特别心疼吧。”

苏遇鲤点头。

门外有很多孩子都过来了,都在外面喊:“鲤鲤阿姨,鲤鲤阿姨。”

十几个孩子就跑了进来,把自己手里亲自做的东西送给了她,说谢谢她的捐款。

有纸鹤,有星星,还有自己做的手工艺品。

虽然不值什么钱,但都是孩子们的心意,苏遇鲤很开心的收下了。

等孩子都散了,她才看到了门口轮椅上坐着的小七。

她跟往日不太一样,今天的她,笑的很开心。

“鲤鲤姐姐,”她喊她,“我也有礼物送给你。”

苏遇鲤起身出了门,蹲在轮椅旁边:“小七,你今天真漂亮。”

小七穿了件很好看的连衣裙,扎着很可爱的哪吒头。

“谢谢鲤鲤姐姐,”她把手里的东西拿出来,“这个送给你,是我自己画的。”

苏遇鲤接了东西,是一本手绘画本。

苏遇鲤翻看了几页,上面画了许多人物图,有古风的,也有动漫的,画的特别好,栩栩如生。

苏遇鲤由衷赞叹:“这都是你画的呀,画的很好,真的。”

“谢谢鲤鲤姐姐。”她把画本翻到第七页,说:“这是我凭借记忆给你画的画像。”

苏遇鲤认真的看着:“画的很像,跟真人一模一样。”

小七笑的很开心。

饶商信出了福利院,上了车,就跟司机说,让他去查查刚刚的那个苏小姐。

因为他觉得,她长的,真的很像他认识的一位故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