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章 206:苏遇鲤护夫(2更)

而此时,在隔壁摄影棚拍广告的苏遇鲤也中场休息了一会儿。

于未然在旁边八卦:“鲤鲤,我跟你说,那个德哥,在那个圈子里可是出了名的。”

苏遇鲤并无兴趣,只是点头表示回应。

“难怪,他说话阴阳怪气的。”说到一半,于未然独自在笑。

苏遇鲤就不是很懂了。

于未然沉思片刻:“嗯……这个要怎么跟你解释呢?我等会儿给你发几部片子,你看了就懂了。”

她想到了什么:“对了,你早上说你家顾律师在隔壁拍孟德的片子?”

“嗯。”苏遇鲤点头,趁着这个休息的空档,她正要去看他的。

于未然拉住她:“鲤鲤,你的心可真大,你是不知道,跟那个德哥合作过的男模,个个都被他占过便宜,至今为止,还没有谁逃得过。”

苏遇鲤愣住了:“你说什么?”

于未然继续说:“他就是经常假借工作为由,去占他们的便宜,特别是长得好的,身材好的……”

长得好的,身材好的。

没等她说完,苏遇鲤已经一溜烟儿的往后跑了。

于未然喊:“鲤鲤,你去哪里?”

“去救人!”苏遇鲤回了一句,人就冲出了摄影棚。

五分钟后,苏遇鲤冲进了顾萧拍摄的摄影棚,一脸的焦急。

顾萧正从卫生间的方向走过来。

苏遇鲤朝他跑过去:“顾萧,你没事吧?”她目光在顾萧的身上上下游移。

顾萧看着她笑:“我没事。”

苏遇鲤看着他的穿着,黑衬衫休闲裤,她微微垂了眉眼:“顾萧,你今天好迷人。”

不知道为什么,她总对他穿黑衬衫的样子没有一点防御力。

她觉得,可以给造型师打满分。

黑色诱惑,大概,就是如此。

“鲤鲤,”顾萧把手搭在她的肩上,很认真的认错:“刚刚我打了人。”

鲤鲤不喜欢他使用暴力,不喜欢他做危险的事情。

她抬头看着他:“打谁了?”

“那个姓孟的。”

苏遇鲤替他将他挽上去的袖口放了下来,只是很温柔的应了一声:“嗯,没被监控拍到吧?”

他说:“在卫生间,没有监控。”

她点头:“嗯,那就好。”

其实,不管有没有监控,他都有手段让那个姓孟的翻不了身。

因为他是顾萧,檀城律师圈里最没有人性和底线的律师。

她又问:“冷吗?”

顾萧摇头:“鲤鲤,我刚刚做了危险的事,你不生气吗?”

苏遇鲤摇摇头,“那个姓孟的,他该打。”

“嗯?”

苏遇鲤挑眉:“他是不是对你动手了?”

“嗯,”顾萧有点像犯了错的学生,乖乖的回答他家苏老师的问题:“他碰了我。”

苏遇鲤眉心一皱,脸色一沉,拉着他往摄影棚门口走:“走,不拍了。”

顾萧拉住她,笑了:“鲤鲤,我衣服还没换。”

她松开他:“那你先去换衣服,我在这里等你。”

“好。”

顾萧就去更衣室了。

此时,苏遇鲤注意到了从卫生间门口出来一个人,一头红毛,捧着腹部,举步维艰。

苏遇鲤走了过去,“客气”的打了个招呼:“德哥,您这是怎么了?”

“苏遇鲤……”孟德咬着牙说。

他是真的好痛,因为,他被顾萧毫不客气的踢到了最重要部位,他刚刚在卫生间的地板上思考了很久。

苏遇鲤没搭理他,用力的一脚踩在了孟德的脚上。

孟德又站不稳了,整个身子垂直坠了下去,一只手抱着下腹,一只手抱着被踩的那只脚。

“苏遇鲤,你——”

她走向更衣室,顾萧正从里面出来,他眉眼弯弯的:“鲤鲤,你的工作是不是还没结束?我等会儿去看你工作,好不好?”

苏遇鲤好开心呀:“好。”

他们走后,摄影棚的工作人员才注意到了卫生间门口的孟德。

孟德的助理跑过去,扶着他:“德哥,你怎么了?”

“你他妈的别碰我。”孟德的眉毛鼻子都挤成一团了,他推开了助理:“快叫救护车。”

“……哦。”助理后知后觉的拿起手机打通了急救电话:“你好,急救中心吗?这里是银湖湾,有人受伤了,麻烦你们赶紧来一趟,伤患现在很痛苦。”

电话里不知道说了什么,助理面向孟德:“德哥,医生问,你是哪里受伤了?医院这边要安排什么科的医生过来?”

孟德不说话,因为难以启齿。

“德哥,你说话呀。”助理也是一脸担忧的神情。

沉默了好一会儿,孟德才憋出了几个字:“让男科医生来……”

哦,摄影棚的众人秒懂。

“……哦。”助理对着电话转述了他家德哥的话。

**

苏遇鲤的工作结束后,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去了檀城医院。

车子在医院门口停下,苏遇鲤拿了东西:“顾萧,你就在这里等我一下吧,我要去医院看个人。”

他手放在方向盘上,有点不安:“看谁?”

苏遇鲤回答:“去看看我老板,他前天因为救我,伤到了后背。”

顾萧没说话,但心里真的是一点都不想她去看他。

最后,还是妥协了:“那你快去快回。”

苏遇鲤推开车门:“嗯,你要是无聊,可以玩会儿游戏。”

他语气不太好:“不玩。”

要是打游戏,那才是无聊。游戏里,有几个人能打的过他?

“那我先走了。”她说。

“嗯。”并不是很愉悦的一个回应。

苏遇鲤笑着下了车,在医院门口买了些水果,提着径直上了住院部大楼。

她走到厉潭沉病房门口,透过病房门上的玻璃,看到了里面的人。

厉潭沉正靠在床头,握着手机,盯着屏幕发愣。

“叩叩叩。”

苏遇鲤敲了敲门后,推门走了进去。

厉潭沉抬头看了一眼,立马将手机屏幕反过来,着急的塞进了枕头下面。

大概,这辈子,他从来没有干过如此荒唐,并且令他惊慌失措的事情。

苏遇鲤把手里的东西放在桌子上:“今天感觉怎么样?”

厉潭沉语气淡淡的,故作镇定:“不怎么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