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1章 201:厉潭沉为救鲤鲤受伤(2更)

苏遇鲤和于未然简单吃了个午饭,下午还是继续在片场拍广告。

有一个镜头,是要苏遇鲤用右手拿着一个重约十斤的中国结饰物在空中转两个圈。

这个动作,若是普通人,做起来并不难。

但是对苏遇鲤来说,就有些困难。

因为,她的右肩,有旧疾,不能过分用力。

这个镜头是临时加的,据说,是因为品牌方想加入一些动感的元素。

于未然放下手机,一脸不爽:“鲤鲤,我觉得,肯定是那个娘娘腔故意给你使绊子,不行,我得过去跟导演好好说说,这有资本,也不能这样整人吧?”

苏遇鲤想了一会儿,才知道她说的娘娘腔是谁。

她拉住于未然:“未然,如果你现在去找导演,那别人更会说我耍大牌了。”

于未然可不同意:“可是,这个镜头你根本拍不了啊,你的肩膀,哪经得住那样折腾?”

她正愁着呢,就见到一个高挑的人影与她擦肩而过,径直走向了那位娘娘腔。

“孟德。”

孟德回了头:“厉少啊,你怎么亲自过来了?”

厉潭沉不疾不徐:“听说,你临时加了一场戏。”

孟德也没否认:“对,我想让广告看起来更立体,加了一点动作戏。”

“孟德,”厉潭沉还是客客气气的,“之前是怎么策划的,就怎么拍,你想要的动作戏,抱歉,加不了。”

孟德心情本就不爽,干脆直接就爆了:“怎么就不能加了?合约上可是写的很清楚,乙方需配合甲方合理的调整拍摄策略。”

厉潭沉找了个椅子坐下:“对,你也知道,说是合理的调整。”

孟德火气越来越大:“我这怎么就不合理了?”

“呵,”厉潭沉笑,“我不同意的,就是不合理的。”

孟德怒吼:“厉潭沉,你是不是想毁约?”

“双倍违约金,我厉氏也不是赔不起。”厉潭沉镇定自若,一点不像孟德一副着急上火的样子:“只是,如果贵司在这个关头重新物色拍摄人选,再加上后期的制作时间的话,就不知道贵司第一季度的宣传,会不会开天窗。”

“厉潭沉,你这个奸商!”孟德破口大骂。

厉潭沉点点头:“过奖了,如果你的要求合理,我们厉氏一定会全力配合。”

“哼!”孟德甩手,气哄哄的往后走:“戏不加了,就按原来的拍!”

于未然走过去:“老板威武啊!你看那个娘娘腔,气得跟个鹦鹉似的。”

厉潭沉没搭理她,只是看了眼苏遇鲤,是刻意很淡很冷的一个眼神:“肩膀有伤,怎么当初签约的时候没说?”

于未然立马接腔:“对不起,老板,是我的问题,鲤鲤之前是因为肩膀受伤,才从击剑队退役的,我没来得及跟您汇报。”

厉潭沉摆摆手:“行了,没事,自己注意点吧。”

苏遇鲤点头:“嗯,谢谢。”

然后,厉潭沉头也没回是朝前方走了过去。

拍摄过程中,有一个机位是需要从上方拍摄,所以,现场搭了一个高架,距离地面大概有十五米。

一位摄影师就举着摄像机,坐在高架上,自上而下的拍摄着。

忽然,这位摄影师脚下一滑,手上的摄像机从手中脱落,他大惊失色,朝底下的人大喊了一声:“小心!”

底下的工作人员顺着声音的方向猛然抬头,就见着一个黑色的机器从天而降,所有人都在往旁边四散。

苏遇鲤的位置就在机器掉落的正下方,她身边摆满了道具,路被挡着,她跑不出去。

于未然大喊:“鲤鲤。”一边往她的方向跑过去。

这时,一个高大的身影先她一步,冲向了舞台中央。

他将苏遇鲤往旁边轻轻推了一把,苏遇鲤摔在一团柔软的道具上。

可他脚下不稳,摔在了地上。

“哐!”

摄像机砸落下来,砸在了厉潭沉的背上。

“老板!”

工作人员都慌了神,于未然跑到厉潭沉前面:“你没事吧?”

转头看向苏遇鲤:“鲤鲤,你没事吧?”

苏遇鲤从那边爬起来,看着地上的人,也不敢去拉他:“我没事,阿沉,你没事吧?”

厉潭沉闭着眼睛,在地上沉默了一会儿,才缓缓伸手:“我没事。”

很显然,很吃痛。

于未然大喊:“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赶紧叫救护车啊!”

二十分钟后,厉潭沉被送去了檀城医院。

拍了胸片,伤了骨头,要住院,住院手续是于未然替他去办的。

病房里,苏遇鲤给他剥了一个橘子:“阿沉——”

厉潭沉靠在床头,他知道她要说什么,打断了她:“别谢我,你是厉氏的艺人,你要是受伤了,公司可是要赔钱的。不是特意去救你的,我纯粹是不想赔钱。”

苏遇鲤垂着头,把橘子递了过去:“赔给医院的就不是钱了吗?”

厉潭沉伸手,接过了橘子。

苏遇鲤替他把靠背调低了一些,能靠得更舒服一点:“不管怎么样,今天真的谢谢你了。不然,现在躺在这的,就是我了。”

厉潭沉低笑:“不客气。”

电话铃声响起,苏遇鲤看了眼来电显示:“抱歉,我先接个电话。”

厉潭沉点头,看着她出了病房。

苏遇鲤站在走廊,接着电话。

厉潭沉坐在病床上,盯着手里的橘子看。

洛淮闻讯,特地从家里赶了过来,在病房门口跟苏遇鲤打了个招呼,就进了病房。

他看了眼靠在床上的人,语气戏谑:“怎么?过年你找我出来喝酒,我没答应,你就把自己搞成这样?好把我骗来?”

厉潭沉不想鸟他:“你滚!”

洛淮打趣他:“我都听说了,你是用你坚实的臂膀去挡从天而降的摄像机。怎么,是想跟摄像机比硬吗?摄像机硬,还是你硬?”

厉潭沉白了他一眼:比你大爷!

洛淮看了眼门口,苏遇鲤还站在门口接电话。

他又把头扭了回来,摇头道:“你人现在都躺在这了,人家领你的情吗?”

“洛淮。”厉潭沉从病房门口抽回深邃的目光,然后毫无表情的看着洛淮,警告他:“你不要乱说话。”

“切。”洛淮很无所谓:“你以为我很闲,想管你的事情啊?”

厉潭沉把橘子掰开,放了一瓣到嘴里:“那就谢谢你高抬贵口,以后说话注意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