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020:苏遇鲤受伤

“楼下有一群人,一大早的就堵在酒店门口,苏小姐有注意到吗?也不知道哪个明星住在这里。”

顾萧的语气十分随性。

苏遇鲤嘴角抽了一下,有点不好意思,忽然有些拘谨了,自嘲着说:“也可能不是来堵明星的。”

顾萧回头看她,“苏小姐知道?”

苏遇鲤笑的有些僵硬,“听说是来堵我的。”

电梯门开了,苏遇鲤正要进去,顾萧从身后拉住了她的衣袖,礼貌的唤她一声:“苏小姐。”

苏遇鲤回头,低头看着他捏着自己衣袖的那只手,白皙修长,“顾律师,怎么了?”

顾萧松开手,顺手将手放在电梯的按键上,长按着,防止电梯门关上,音调比之前高了一些:“你不怕被围堵?”

苏遇鲤没说话,将目光落在顾萧的脸上。

“跟我走。”他伸手,握上了苏遇鲤的手腕,将她小心拉出了电梯门。

苏遇鲤看着被他握着的手,小步跟着他。

顾萧带她走到走廊的尽头,那里有一扇门,上了锁。

他从裤袋里拿出一串钥匙,挑了一把,打开了面前的门。

“这是酒店员工专用的电梯,下去就是一楼厨房的侧门,从这里走,不会有人发现。”

顾萧进了员工电梯,站在旁边,替她挡着电梯,等她。

“谢谢。”苏遇鲤出神了片刻后朝他道谢,跟着他走进了电梯,电梯门才缓缓关上。

她出神的时候,就在想,顾律师的这位客户跟他的交情一定很深,连员工电梯门的钥匙,都能交给他。

电梯门在一楼打开,顾萧挡着电梯门,看了一眼苏遇鲤。

她手机铃声忽然响了,是韩云昭的电话,她挂掉了,没接。

“顾律师,谢谢你,那我就先走了。”她小心翼翼出了电梯,好像除了谢谢,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不客气。”

苏遇鲤转身,朝外走去。

顾萧喊她:“苏小姐。”

苏遇鲤回头,脸上噙笑,“顾律师,还有什么事吗?”

“明天的比赛,加油。”是温柔得能把人溺死的声音。

苏遇鲤抿唇,用力点头:“嗯。”

出门后,苏遇鲤拦了辆出租车,给韩云昭回了电话。

“教练。”

韩云昭:“鲤鲤,你别出来了,那帮人贼精,我根本骗不到他们,现在还堵着呢。”

看吧,她就说要借他套女装吧,他还不要。不过就算他换了女装,这身材还是差别好大的。

她可没有韩云昭魁梧。

苏遇鲤扯了一下歪了的口罩,说:“我已经出来了。”

“我一直在外面看着呢,没见你人呀。”韩云昭恍然大悟,“你从车库出来的?聪明啊,鲤鲤。”

“不是,还有另一个出口。”苏遇鲤回答。

“另一个出口?”韩云昭往酒店正门两侧望了两眼,没看到什么别的出口。

苏遇鲤不想透露员工电梯的事情,便转了话题,“教练,我已经在车上了,我昨晚查了地图,大概半个小时就能到,我们一会儿在会场门口见吧。”

“好,那你注意安全。”韩云昭也起身,往大路边走,拦出租去了。

半个小时后,苏遇鲤和韩云昭在会场门口碰了头,他把手里的东西递给她:“给你带的早餐,趁热吃。”

“谢谢韩教练。”她接过早餐,摘了口罩就靠在一旁吃了起来。

也顾不得什么淑女礼仪了,她本就不是什么淑女,再者,这里也没有她需要刻意端庄的人。

吃完东西,他们就跟着会场的志愿者到了比赛的场地。

苏遇鲤站在那里,看着远处的观众席,离的不算近,但这个距离,她很满意。

三十米外的那个位置,那里是顾萧的座位。

看了地方,她跟韩云昭在休息室坐了一会儿。

“喝水吗?”韩云昭拿了一瓶水过来。

“不用了,不渴。”苏遇鲤一门心思都在想明天比赛的事情。

说好的,赢了比赛,她就要去跟顾萧表白。

“你的肩膀,现在怎么样?”韩云昭的话里添了深深浅浅的忧虑。

她笑着答:“没关系,我带着药呢,吃了就不痛。”

她骗他的,怎么可能一点都不痛。

韩云昭苦口婆心的说:“鲤鲤,明天也别太逞强了,也要特别注意你的对手,别让他们攻击你的肩膀。实在不行,现在退赛都行。”

“教练,别开玩笑了。”苏遇鲤摆摆手笑他,“现在退赛,你回去怕是都没脸见江东父老吧?”

“如果你出了什么事,我更没办法……”更没办法,面对他自己。

“放心吧,我有分寸。”苏遇鲤反过来安慰他,“你也别太紧张了,又不是你去比赛。”

傻瓜,我是紧张你。

“别逞能,听见没?”他依旧一点也不放心。

“嗯,知道了。”苏遇鲤抿唇,点头。

韩云昭的手机响了,他看了眼手机,起身,“我接个电话。”跟着出了休息室。

等韩云昭回了休息室,才发现,苏遇鲤人已经不在里面了。

他翻开微信,看到苏遇鲤发来的消息:【教练,你先回去吧,我再去练练手。】

韩云昭叹气,这个姑娘,性子是真的倔。

可是,那又能有什么办法呢?谁叫她是他的爱徒呢?

苏遇鲤到了临时训练场,那里有备用的击剑,她选了一柄,便脱下外套,挥舞了一番。

练了半个多小时,她靠坐在长凳上休息,拿着手机在看,在看,顾律师有没有发信息给她。

韩云昭在远处站着,安静的看着她。

苏遇鲤的注意力在手机上,韩云昭的注意力在苏遇鲤身上。

自然也没有人发现,在苏遇鲤右上方的架子上,有个装杂物的木箱正慢慢滑下来。

大概五秒后,韩云昭看到了苏遇鲤身后滑落的木箱,他起步快跑,大喊一声:“鲤鲤,小心后面。”

苏遇鲤还没来得及回头,下一秒,已经被上方掉落的木箱砸了个正着。

不偏不倚,砸中了她右边、早已劳损不堪的肩膀。

巨大的疼痛感向她袭来,她紧皱眉头,脸色惨白,条件反射的大喊了一声,然后整个人扑在了地上,一动也不动。

“鲤鲤,鲤鲤。”韩云昭吓坏了,慌了神,大喊:“有人吗?有医生在吗?”

会场的医疗队闻声赶来,带头的那位简单检查了一番后,立马说:“马上送医院。”

几人便将苏遇鲤扶上了担架,送去宜城最近的医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