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002:未然,我见到他了

苏遇鲤压制着悸动的心,把情绪藏进口罩里,微微侧头,对身旁的男人说:“这位先生,刚刚听到你说你要去凤栖湾。”

她又捋了捋情绪,镇定自若:“虽然这样说有点像搭讪,但是,如果方便的话,能否让我搭个顺风车,我也住那里。那边人比较少,很多师傅都不愿意去。”

理由应该很充分吧。

说完不禁笑了:她本来就是在搭讪。

男人抬头,看了看她,眼神里是少有的温柔,又低头看了看表,只说了一个字:“好。”

得到男人肯定的答复后,苏遇鲤的心似乎都要骤停了,很激动,就快要无法克制了。

“谢谢。能麻烦您再等我一会儿吗?我去个洗手间。”眼下,她太需要找个隐蔽的地方释放一下了,因为,她的胸腔都要沸腾了。

男人不疾不徐,轻轻点头,礼貌得挑不出一点不好,眉眼柔和:“嗯。”

苏遇鲤握着手机就往洗手间跑去,站在镜子前,她终于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如释重负。

她给于未然打了电话,那边很快就接了电话,是讨好的语气:“亲祖宗,别急别急,马上到了。”

“未然。”苏遇鲤难掩高兴,声音甜甜的,“你别来了,有人送我回去。”

“谁,你家苏遇见?”于未然脱口而出,苏遇鲤有个黏腻的弟弟,叫苏遇见。

“不是。我回国的事情,遇见他不知道。”苏遇鲤解释,“未然,我见到他了。”

“你说谁?”于未然八卦记者的职业病又犯了,听到这个关键信息,她眼睛像放了光,很快也就明白了,“你确定没认错人?”

毕竟,这年头,骗子太多,像苏遇鲤这种人傻钱多的人却不多。

“他的眉宇里藏着万里山河,虽然过了很多年,”苏遇鲤非常肯定,“但我不会认错。”

“那如果,他不是好人怎么办?万一把你拐去卖了怎么办?”于未然浇着她的冷水,“长得越好看的男人,越危险。”

于未然这话倒是说的没错,长得越好看的男人,越危险。

顾萧就是这样的人。

“那我也只能认栽了。”苏遇鲤像是认命了,唇角还在微微发颤,激动未平,“未然,我已经等了太多年了。”

于未然真是无语了,苏遇鲤这个女人,为了个男人居然理智都不要了,“你还真是如传闻说的那样。”

传闻中的苏遇鲤是怎样的?世界花剑冠军苏遇鲤,是个颜控,喜欢像妖精一样好看的人。

“未然,我不跟你说了,他在等我。”苏遇鲤从洗手间的门口,远远看着静坐在椅子上的人,礼貌彬彬,绅士优雅。

可,那人是谁?叫什么?多大年纪?家住哪里?好人还是坏人?

她都不知道,她只知道,那是她的心上人。

她整理了一番仪容,确认没有什么不得体的痕迹后,便抬脚,脚步轻盈的朝他走去。

而还在疲于奔命的于未然,把车停在路边,打着双闪,心情有点糟糕。

苏遇鲤居然为了一个男人,把她给晾着了,她只觉得苏遇鲤太没出息,哎,美色太害人。

她可不像苏遇鲤那么肤浅呢,她是个绝无仅有的、关注内在美的人,帅哥什么的,在她眼里,不是浮云就是苍狗。

-

“抱歉,让你等久了吧。”苏遇鲤走到男人身旁,眉眼弯弯,一副眸子灵动又清澈。

“我不赶时间。”男人的声音轻柔,起身,缓缓伸手,做自我介绍,“你好,我叫顾萧,萧条的萧,职业是律师。”

原来,他叫顾萧,她喜欢的人原来叫顾萧,真是个好听的名字。

“你好。”苏遇鲤也慢悠悠的伸出右手,轻轻柔柔的说,“我叫苏遇鲤,相遇的遇,锦鲤的鲤。”

当两只手轻触时,苏遇鲤不知道如何形容自己当下的心情,过了很久以后,她只记得,她脑子好像一直在嗡嗡的响,还记得,他的手很凉,不似她,身体早已是灼人的温度。

他的车是白色的玛莎拉蒂,苏遇鲤随顾萧上了车,坐在副驾驶座,她偷偷把车牌号记下了,檀A21201,她在心里偷笑,她以后可以偷偷跟踪他了。

他车里很整洁,每一处角落,均一尘不染,有淡淡的清香,不似浓烈的香水味,有雨后春笋从泥土里钻出来的味道,很淡,闻着让人很放松。

他放着舒缓的音乐,是低沉的大提琴,轻轻柔柔的,扣人心弦。

不难看出,他品味很好,是个极其优雅的人。

“顾……”

应该称呼他什么,苏遇鲤一时想不到什么合适的词了。

“顾先生”太老气,“顾律师”太商务,“顾大哥”嘛,她抖了一下身子,咦,太油腻。

身旁的顾萧微微侧头,语气淡然:“我叫顾萧。”

“你的名字我刚刚已经记下了,”苏遇鲤怕他误会她连他的名字都记不住,会对她的印象大打折扣,连忙解释,“我只是没想好,应该称呼你什么好。”

顾萧回头,目视前方,继续开车,很随意的语气:“叫我顾律师吧。”

“好,顾律师。”苏遇鲤点点头,开始找着话题:“你喜欢大提琴?”

顾萧没有回头,很认真的开着车,小声回答:“不喜欢。”

坐在一旁的苏遇鲤有点尴尬,拧着眉毛,不语,她很想问,不喜欢为什么要放大提琴的音乐?

“我助手喜欢,”顾萧状似漫不经心的解释,“里面的歌是他收藏的。”

“哦。”苏遇鲤就觉得撞上城墙了,幸好戴着口罩,看不出她的情绪,不然——很尴尬。

苏遇鲤可没放弃,继续找下一个话题,开始小心翼翼的试探着:“你今天是来接人的吗?”

是来接你女朋友的吗?

但她记得,他刚刚对着电话说的最后一句话是:“你可以滚了”,不像是对女朋友说的。

顾萧没有回答苏遇鲤的问题,却反问她:“苏小姐,你在车里戴着口罩不闷吗?”

“哦,有点。”苏遇鲤这才把口罩慢慢摘了,她今天化了妆,就算摘了口罩,她觉得应该还不至于丢人现眼。

他的声音很好听,一声“苏小姐”,这个称呼从他嘴里念出来,似乎,满世界都温软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