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 195:二十三年前,车祸(2更)

檀城某条偏僻的巷子,巷子两边的墙上也挂满了灯笼,流苏在风中摇摆。

除夕夜的晚上,顾萧和苏晖阳在书房里,苏晖阳说起了二十三年前的往事。

“那天晚上,你杜薇阿姨就快要生了,雨特别大,风也很大。”

“我们的车在经过星河路时,因为夜色很暗,那条路也没有路灯,我看不清楚前方的路况,所以,也并不知道,前面已经没有路了。”

“坐在旁边的杜薇阿姨说肚子很疼,我的车依旧开的很快。”

“就在那时,从旁边蹿出了一个人影,她全身都湿透了,拿着手电筒,冲到我的车前,向我疯狂的挥手,我才踩了急刹车。”

“我不确定我是不是撞到她了,光线太暗了,我看不清她的脸,等近了,我才看见,她怀里,还抱着一个孩子。”

“她缓慢的从地上爬了起来,灯光很暗,我不确定,她是不是流血了。”

“但那个时候,你杜薇阿姨还在车上,所以,我当时也没想那么多了,就调转了车头,走了另外一条路,开向了最近的医院。”

“到医院后,杜薇跟我说,让我再回去看看那个被我撞伤的女人,让我一定要救她,我就冒着雨回去了。”

“可我赶回去的时候,就看见警察把四周都拉起了警戒线。”

“我才知道,那个女人,已经身亡了,是很严重的车祸,肇事车辆也被拦下了,而她的孩子,被送到了附近的医院抢救。”

“我跟去了那家医院,当时也没想那么多,就趁乱将那个女孩儿从医院偷了出来。”

“医院的值班医生发现孩子丢了,害怕担责,便扯谎,说那孩子当场死亡了。”

“因为车祸很严重,无法确认死者的身份,医院也联系不上家属,所以也就没有人追究孩子的遗体。”

“我就把孩子抱回了杜薇生产的医院,说那女孩儿是我们的孩子,让那边的医生帮忙急救。”

“后面好几天,我都去医院了解了情况,一直都没有人去医院认尸。”

“那场事故被定性为意外,肇事司机坐了两年牢之后就出狱了。”

“这些年,我们一直很抱歉,鲤鲤的母亲,一定是个非常善良的人,下着那么大的雨,她冒着风险,向我挥手,提醒我前面没有路了。”

“如果当时我们不走的那么急,如果我将她一起送去医院,也许,她也不会是那样的结局。”

“所以,我们才把鲤鲤当亲生女儿一样对待,希望给她最好的,也希望,她的母亲在天上,能够安息。”

说到这里时,苏晖阳哽了喉。

他抚着太阳穴,开始自言自语:“鲤鲤知道以后,希望,她不要怪我们。”

他把脸朝向顾萧,目光热切,带着期盼:“这件事情,你别去问你杜薇阿姨了,这些年,她一直把鲤鲤当亲女儿一样在疼。”

“她比谁都难过,一直在自责,自责是因为自己当年要去医院生孩子,所以,我才会开的这么快,才会发生后面的事情……”

好了,时间回到当下,顾萧走进了这条偏僻的巷子。

他站在一户人家的门口,收好手机,目视前方,敲了敲门。

来开门的是一位年轻的女士,这大年初一,就来敲门,这位女士就很烦躁,大年初一不串门,这可是多少年流传下来的习俗。

她气势汹汹的打开门,眼睛瞪得很大,藏不住愤怒,嗓门儿也很大:“谁呀!”

“你好,请问孙文柏先生是住在这里吗?”

门口是一位年轻的男士,身着长款黑色大衣,戴着蓝黑色格子围巾,身形修长,文质彬彬,一身明华。

开门的这位女士被眼前的这位男士晃了几秒钟的神,门口这位男士,不仅长得好看,身材比例好,连这声音,都那么好听。

她不自觉的理顺了前额的头发,小心的把衣服也整理一下,语调放软了,也礼貌了。

“对,孙文柏是我的父亲,请问你找他有什么事吗?”

顾萧轻轻点头:“你好,孙小姐,我有点急事,需要咨询一下令尊,不知道是否方便?”

“方便,方便,快请进。”这位孙小姐立刻把门打开,把人请了进来。

这一刻,老祖宗的习俗,一边凉快去吧。

原来,这大年初一不串门,在长得好看的男士面前,是可以有特例的。

顾萧进了门:“谢谢。”

孙小姐拿了个玻璃杯,斟了一杯茶,递过去:“你先喝茶,我去叫我父亲出来。”

顾萧用手背将那杯茶推到一边:“茶我就不喝了,谢谢。”

孙小姐愣了几秒:“哦,那你先坐会儿。”

顾萧点头。

孙小姐边进屋,边喊:“爸,赶紧出来一下,有客人找。”

“谁呀,这大年初一来找人?”是抱怨的声音。

一位头发白了一半的中年男人从屋里出来,模样看着老老实实,只是这脸色十分不好。

“新年好,孙先生。”顾萧起身,礼貌的问候了一句。

“你是谁啊?”孙文柏看了顾萧几眼,虽然觉得这人文质彬彬,风度翩翩,但却浑身透着一股冷。

“孙先生,十分抱歉突然登门。”顾萧仍旧是礼仪周到,拿了个红包递过去:“我姓顾,我今天来是有一件事想咨询您,希望您能替我解惑。”

孙文柏看了眼红包,胀鼓鼓的,脸色立马就柔和了许多。

“我就一个退休工人,也没什么文化,什么解惑不解惑的,你有问题就问吧,只要我能答得上来,一定知无不言。”

顾萧表明了来意:“二十三年前,在星河路发生了一起极其严重的车祸,我听说,您是车祸现场的目击者。”

孙文柏挠了挠额头,思索了很久,一边思索,一边呢喃:“二十三年前啊……”

想了有一会儿,毕竟时间有点久了,但还是想起来了:“哦,对,我记起来了,那天晚上,下着很大的雨,我记得那天我单位事情特别多,我很晚才下班,然后,在经过星河路的时候,就看见了一辆卡车忽然撞上了一对母女。”

“然后呢?”

孙文柏又回忆了一会儿:“哎,当时的情况是真的很惨啊,那位母亲好像是当场就身亡了,怀里还紧紧护着一个小女孩儿。当救护人员想要去检查她怀里的小女孩的情况时,那母亲还死死抱着呢。”

顾萧问:“那,您还记得那位母亲,她长什么样吗?”

孙文柏摇了摇头:“这哪记得住啊!那天晚上,本来就下着暴雨,那条路又在施工,又没有路灯。”

如果不知道那位女士的特征,那么,无法确定她的身份,也就无法确认鲤鲤的身份。

他还要确认一件事:“您还记得,卡车撞向那对母女时,那位母亲,身体可有异样?”

他需要知道,在被卡车撞到前,到底苏晖阳有没有撞伤她?

如果是因为他把人撞伤了,以至于来不及躲避卡车的话,那么,鲤鲤一定会难过一辈子。

孙文柏挤着眼睛,认真的回忆,然后说:“应该没有什么异样吧,她当时抱着孩子,还跑的挺快的。可就算她跑的再快,她哪里能跑的过卡车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