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019:顾萧家着火了

另一边,顾萧正坐在座椅上,一言不发。

舱内传来娓娓动听的女声:

“各位乘客,晚上好,欢迎乘坐YT1088次航班,本次航班将由檀城飞往宜城,全程3小时42分钟。飞机将在五分钟后起飞,请各位乘客将手机通讯设备关闭,谢谢合作。最后,祝您旅途愉快。”

他正要关机,来了一通电话,他掠了一眼屏幕:孟田。

他接起电话:“什么事?”

“三少,东西已经送到了。”

“我知道了。”语气又是一贯的清冷,拒人千里。

“三少,您回宜城了吗?”孟田小声询问。

顾萧眼皮都没抬,是威胁的口吻:“我的行程,别透露出去。”

“是,三少。”

挂了电话,顾萧就关机了,等着飞机起飞。

接下来的三个半小时,没人能联系上他。

这可把张平给着急坏了,他给他家顾老板打了十几通电话,都提示关机,他快要崩溃了。

三个半小时后,航班抵达宜城,顾萧从机舱出来,才开了机。

张平的未接来电,有二十一通,还有一个座机号码,给他打了五通。

他给张平拨了过去,语气相当平淡:“什么事?”

对面的张平接到顾萧的电话,就像盼郎归来多年的姑娘,兴奋又激动,声音都在打颤,“顾律师,十万火急,你家着火了。”

“嗯。”顾萧语气很平淡,只是浅浅的应了一声,似乎,张平汇报的内容跟他并无关系。

得到这么个平静的答复,张平以为顾律师没听清楚,再次汇报:“顾律师,我刚刚说的,您听清楚了吗?我说,你家着火了。”

后面几个字,还特意加重了几个分贝。

寒风凛凛,顾萧拉了拉外套,“着火了就扑火。”

张平继续:“物业联系不上您,就给我打电话了,我之前不是帮你换过门吗?当时在物业那里留了电话。”

“火已经扑灭了,我去您家确认了一下情况,值钱的东西,倒是没怎么烧着,就是烧毁了几盏吊灯。”

“哦,书房也很安全,一点火星子都没进。”

他这是在侧面炫耀他安的防火门,邀功呢。

张平替他老板暗暗惋惜了好一会儿,毕竟,顾老板的家,装修估计都花了好几十万,这下都毁了。

顾萧只是听着,没搭腔,怕是他家里最值钱的东西就是他客厅那两盏吊灯了,是他花了两百万让段霆深给他买的。

想到那两盏灯,他才开口:“我知道了。”

他觉得这个助手很啰嗦。

张平还在同情他老板:“顾律师,您家,怕是暂时住不了,需要帮您找房子吗?”

“不用。”

“哦。”

此刻还在顾老板家里替他收拾东西的张平只好默不作声了。

他怀疑,这把火就是他家顾律师纵的,不然,为啥会有先见之明提前让他去换防火门。

并且,听到自己家里着火了,还如此的淡定。就好像他是在汇报他自己家里着火了一样。

但是,警方已经查明,火是楼上1701的女业主放的。

当晚风很大,火势便顺着风向把1701周边的几户都荡了一圈。

顾萧的家,算是烧的最轻的,楼上的1801,那才叫一个惨不忍睹,屋子里烧的就剩一个保险柜还是好的。也幸好,1801的住户不在家,所幸,没有人员伤亡。

张平越来越不懂他家顾老板了。

对工作矜矜业业,勤勤恳恳,对老板嘘寒问暖的张平:有一种一腔热血喂了狗的错觉。

不,在他心里,顾萧就是狗,是一条没有人性的疯狗。

当然,也只能是在心里。

-

次日清晨六点,苏遇鲤接到韩云昭的电话。

“鲤鲤,你的行踪泄露了,现在酒店门口聚集了一大波粉丝,都是来堵你的。”韩云昭顿了顿,“都是黑粉。”

最后四个字,真是真相了。

苏遇鲤闻言,走到窗边,撩开窗帘,往楼下看去,“我看到了,看样子有五六十个人吧。”

“看他们的衣着,不像是普通粉丝,估计是伪装的记者,来者不善,今天你就别出门了。”

“不行。”苏遇鲤放下窗帘,把手机的扬声器打开,走到卫生间,准备洗漱,“我今天要去看比赛场地。”

“行,”韩云昭知道说服不了她,如果没有别的办法,她估计会硬闯出去,便叹气道:“那等会儿我先出去引开他们,你看着人少了,再偷偷溜出去。”

“好的,”苏遇鲤把牙膏挤在牙刷上,又想到了什么,问:“教练,你确定他们堵的是我?”

韩云昭有一说一:“不然呢?难道大老远来堵我一个老男人?”

“那你要怎么引开他们?”苏遇鲤说着就笑了,“你来我门口,我借你两套衣服。”

言下之意,是让韩云昭扮成女人。

韩云昭听懂她的意思了,“苏选手,正经点,别开玩笑。”他可是纯爷们儿。

“好好好。”苏遇鲤嘴上答应的好好的,但心底里呀,一点都不信韩云昭能把这招调虎离山耍好。

“鲤鲤,”韩云昭心里总有些疑虑,他们住的地方保密性很强,除了组委会,就没别人知道了,“你的行踪,会不会是昨晚给你送衣服的人泄露的?”

“不可能。”苏遇鲤停下刷牙的动作,想都没想,直接否决,语气十分肯定。

见苏遇鲤反应这么大,韩云昭也不好多说什么了。

只是,前一秒送了衣服,后一秒就被一群记者堵,这很难让人不联想到一块儿去。

“行吧,那我先出去,你二十分钟后再出门。”

“哦。”苏遇鲤继续刷牙。

韩云昭套了件风衣,把拉链拉得很高,遮住半张脸,手里举着小国旗,慢悠悠的出了门。

收拾的差不多了,苏遇鲤穿上顾萧送来的羽绒服,戴着口罩,开了门。

就在门开的一瞬间,她对面的房门也同时打开。

苏遇鲤把视线移动过去,看清了对面的人。

清风霁月,一身矜贵,是顾萧。

他仍旧穿着一件黑色风衣,从对面的门里走了出来,步履轻盈。

苏遇鲤惊喜:“顾律师。”

顾萧点头:“苏小姐,真巧。”

巧个鬼,都是顾狗的套路。

他故作随意的说了句:“衣服很合身。”

照着人家的尺寸买的,当然合身。

孟田的眼光也还算可以。

苏遇鲤稍微整理了一下仪容,抿唇,语气弱弱的,“谢谢。顾律师怎么会在这里?”

顾萧提着手里的公文包,淡淡的说:“出差。”说完他顿了顿,又补充,“我客户的酒店,我住的话,能打折。”

同时也解释了为什么会住在她对面。

哦,难怪,他之前说,有空来宜城看她的比赛,原来是在这里出差呀。

“哦。”

苏遇鲤小声应着,跟着顾萧,走到电梯口。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