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章 188:三年前的旧案

顾萧和苏遇鲤到了何律师地址上的地方,是一家茶餐厅。

餐桌边坐着的人,果然,正是何立人,梳着大油头,四十来岁,发际线却深不可测。

“顾律师,您怎么来了?”何立人赶忙从椅子上起来,向顾萧伸出了手。

顾萧没搭理,瞥了他一眼,只是绅士的拉开椅子,示意让身边的姑娘坐。

何立人眼力劲儿很强,瞬间就明白了。

他看了一眼面前的姑娘:“这位,想必就是苏遇鲤小姐吧?”

苏遇鲤摘下口罩,礼貌点头:“你好,何律师,我是苏遇鲤。”

“苏小姐请坐,”他又看了看旁边的顾萧,“顾律师,您也请坐。”

“谢谢。”苏遇鲤落了坐,才简单跟何律师介绍:“何律师,这是我男朋友,他不是外人,您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何立人连连点头,律师圈里,有谁不知道顾萧,又有哪一个不怵他?

律师圈子里的人,对他的评价是:顾萧是个没有人性和底线的律师,但凡是他经手的案子,真的是,从不败绩。

不可否认,顾萧的专业性特别强,但更不可否认的是,他除了有极强的专业能力,还有能让人退避三舍的铁血手腕。

谁要是碰上跟他打官司,那那位仁兄就只能是自认倒霉了。

何立人谨慎的从手提包里拿出一份文件,放在苏遇鲤面前:“这是苏瑾阳女士生前在我这里留下的遗嘱,苏小姐你可以先看看。”

“谢谢。”苏遇鲤接了他手里的文件,一字一句的阅读上面的内容。

内容大致是,苏瑾阳把名下所有的不动产、店面、基金、股票、资金,全都留给了她。

她看了遗嘱的落款时间,是在两个月前。

所以,在两个月前,姑姑就已经安排好了所有的事情。

姑姑明明都知道,知道她不是她的亲侄女,知道她跟苏家毫无血缘关系,却把她所有的财产都留给了她。

想到这里,她鼻头又酸了。

何立人说:“这份遗嘱是经过公证处公证过的,苏小姐你看什么时候方便,咱们走一下后续的流程。”

苏遇鲤放下文件,眉眼又稍稍垂了下去:“我都可以。”

顾萧抬眸,看了眼何立人,目光凌冽:“后续的流程,我会全权代理,请何律师直接联系我。”

“这……”何立人虽然也怵顾萧,但他毕竟是一位有职业素养的律师,这还是要问问当事人的意见吧。

苏遇鲤朝何立人点点头:“那就麻烦何律师了。”

何立人见好就收:“好,那还得麻烦苏小姐签订一份委托协议。”

他最好也别去惹那位顾律师了。

苏遇鲤点头:“好。”

签完协议,苏遇鲤去了洗手间,餐桌边只剩下顾萧和何立人了。

何立人捧着一杯茶假装在喝,眼神都不敢游到顾萧身上,脚边的空气都是凉的。

“何律师。”

顾萧把眼神落在他脸上,语气极为冰凉,一点也不像刚刚苏小姐在时的温和。

何立人握着茶杯的手忽然颤了一下:“顾律师,您请说。”

顾萧看着何立人的眼睛,平铺直叙的说:“三年前的那个案子,何律师查到了什么?”

三年前的案子?哪个案子?

何立人就很疑惑啊:“顾律师您说的是?”

顾萧提醒他:“陆氏夫妇的案子。”

何立人想了想,三年前,陆氏夫妇。

他大概是想起来了:“顾律师,您说的是,陆氏夫妇追讨工程款的官司吗?”

顾萧点头。

当年,陆氏夫妇本来是先委托的何立人,毕竟,何立人年纪摆在那里,按年纪算,他的确算是檀城一位经验丰富的律师。

是以,陆氏夫妇才会去找了何立人。

只是,江山代有才人出,长江后浪推前浪。

自从顾萧入了政法界以后,顾萧就成了律师圈王牌一样的人物。

不过这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下面。

陆氏夫妇的官司都还没开始打,何立人就突然向陆氏夫妇提出,他因私事,无法担任他们的代理律师,终止了与陆氏夫妇的委托协议。

陆氏夫妇辗转之下,才找到了顾萧。

顾萧扯了一张纸巾,擦了擦手,眼底透着凉薄:“所以,何律师,我想知道,你当年是为什么拒绝了陆氏夫妇的委托?”

何立人眯着眸子笑了笑:“这个问题我三年前就说过了啊,我当时身体不适,接不了那么复杂的案子,百般无奈,只好推了。”

顾萧轻笑,也不恼:“何律师,你先别着急回答我,你可以再好好想想,等你想好了,欢迎你主动告诉我。”

这话,虽然顾萧是笑着说的,但话里的压迫感,极为强烈。

何立人喉咙滚了滚,感觉胃里的茶都快要被震出来了。

陆氏夫妇,就是领航福利院里,那个八岁男孩“球球”的父母。

当年,陆氏夫妇先是突然被何立人给拒了,后来又忽然双双离世。

这件事情,其中必有蹊跷。

本来都过去这么多年了,顾萧也没放在心上的,但这次,既然机缘巧合见到了何立人,他就忽然又想查一查了。

何立人说:“顾律师,我刚刚也说了,我真的是身体不太好,真的就是想保命而已。”

身体好不好就不知道了,但想保命,他相信是真的。

顾萧的余光注意到了苏遇鲤从洗手间出来,他替她拿了包,起身,临走前,就只对何立人说了一句话:“何律师再好好想想,咱们下次约。”

说罢,他朝苏遇鲤那边走了过去,留下何立人,满头大汗。

苏遇鲤接过包包:“顾萧,你怎么过来了?事情都谈完了吗?”

“没有,”顾萧牵着她走向他的车:“怕你无聊,先不谈了,下次我再找他继续谈。”

她抓着他的手腕,轻轻的晃:“嗯,谢谢你,顾萧。”

他回头看她:“谢我什么?”

她说:“谢你帮我处理这些我不太想处理的事情。”

不太想,亲自去办她姑姑的遗产继承手续。

他打开车门,牵着她上了车:“你姑姑留下这么大一笔财产,你直接交给我帮你处理,就不怕我卷款跑路吗?”

她实话实说:“我不怕啊。”

他看着她,没说话,在等她的理由。

她看着他说:“因为,你很有钱啊,也看不上我姑姑留下的财产吧?”

他很有钱,倒也是。

“不过,就算你真的要卷款跑,我也不怕啊。”她系好安全带,“因为,你肯定会带我一起跑,对不对?”

顾萧看着她,很认真的点头:“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