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7章 187:苏遇见带徒弟系列(2更)

苏遇见没有跟苏晖阳他们回凤栖湾,而是回了他租住的小区。

走到门口,他看见了在他家门口蹲着的人。

“你怎么又在这里?”

他语气很恶劣,也不知道是因为刚刚给他姑姑下葬带的情绪,还是因为门口的女孩子。

女孩子抬头看他,他穿着黑西装,身姿笔挺,面容英俊,是她从来没有见过的样子,显得成熟又稳重。

她缓缓起身,脚下不稳,一个趔趄,差点要摔了。

苏遇见下意识的伸手,扶了她一把。

段霆可站稳了,弯下腰,锤了锤她的小腿:“谢谢,蹲太久了,腿有点麻了。”

苏遇见不搭理她,开了门,往里走。

段霆可拉住他的门:“苏遇见,我在这里等了你好多天。”

他拿了鞋柜上的一双一次性筷子,用筷子撬开了那只扒在他门上的手:“放手。”

“苏遇见。”她喊:“先别关门,我就说一句话,说完就走。”

“让开!”

苏遇见继续关门,段霆可用身子挡在门口,不让。

苏遇见摆了个不耐烦的表情:“有什么话赶紧说,我很忙。”

段霆可就拿了脚边的一个袋子,里面不知道装的是什么东西,递给了苏遇见:“这个送给你。”

苏遇见没接,只是瞥了一眼:“这是什么?”

段霆可就把袋子放在他家的鞋柜上:“天气越来越冷了,我想,这个你应该用的上,是我亲手织的。”

苏遇见看着她,鼻头被风吹红了,说话声还有轻微的鼻音,他说,语气还是很不好:“你在门口等多久了?”

段霆可吸了吸鼻子:“没多久,就一小会儿。”

她等了大概有三个小时。

他用手里的筷子,把她推出了门:“赶紧走,我很忙。”

他忙个鬼。

门关上了,过了很久,他才把鞋柜上的东西拿过来,打开看,这是……

针脚参差不齐,中间的缝隙大小不一。

所以,这是围巾?

他把东西揉成一团,往地上一扔,就去了卫生间,洗了个澡。

二十分钟后,他从卫生间出来。

他看了眼地上那团毛茸茸、卡其色的东西,他又撸了一把头发,走过去把那条围巾捡了起来,装进袋子里,扔在桌子上。

桌上,还放着她前不久拿来给他的特产。

心情很不好,很烦也很躁。

他登入微信,看到了十几条未读消息。

是他之前收的那个小徒弟,微信名叫“苏大侠的实力舔狗”。

【师父,你最近是不是很忙?很久没见你上游戏了。】

这条信息,是他进警局的时候给他发来的。

【师父,我又看上了一套皮肤,觉得特别适合你,师父你什么时候上游戏呀?】

这条,是他去看徐冬凌的时候发来的。

【师父,你要是没看到前面的信息,就当我是空气,直接忽略我。】

这条,是他在去希尔达的飞机上时她发来的。

【师父,今天,我不是来找你带我打游戏的,只是好多天没有你的消息,就想问问你还好不好。】

这条,是他抵达希尔达时收到的。

【师父,你要是没时间,不用理我,我就是给你发一下信息而已。】

这条,是他姑姑苏瑾阳被宣布离世的时候发来的。

……

苏遇见把未读信息都看完了,握着手机给她回了过去:【上游戏!】

还歪着脖子在隔壁思考人生的段霆可收到信息,瞧了一眼,立马就生机勃勃的开了游戏。

苏大侠发来消息:【想去哪里?】

段霆可想了想:【雪地。】

苏大侠:【行,跳。】

苏大侠的实力舔狗:【好咧。】

战斗开始……

苏大侠躲在屋子后面,在他的视野里,是一堆堆的烟雾,半个人影都没见着。

苏大侠:【你看见人了吗?】

苏大侠的实力舔狗:【没有,他们会不会都躲起来了?】

废话,肯定是啊。

苏大侠:【你到后面去,我去前面露个脸,把人引出来。】

苏大侠的实力舔狗:【好,那你小心一点。】

苏大侠就趴在地上,一点一点往前挪动。

忽然,有个人影从铁轨旁边的站牌后面蹿了出来,苏大侠见状,立马往后逃命。

“砰——”

一声清脆的枪响,然后,苏大侠吐血而亡。

临死前,他朝开枪的人看了一眼。

居然是他的那个队友徒弟开的枪。

“靠,傻B吧!”苏遇见摔了手机,骂了句。

苏大侠的实力舔狗立马前来道歉:【对不起师父,我刚刚明明瞄的是站牌后的那个黑影,不知道为什么居然把你给打了,对不起对不起。】

苏大侠本来也没有什么心情打游戏,挂了就算了。

苏大侠:【算了,你这个水平,顶级皮肤都救不了了。给你指条明路,把游戏卸了吧,就,挺费钱的!】

苏大侠的实力舔狗:【师父你别生气,要不再开一局,你也把我打死吧,那我们就扯平了。】

苏遇见心理活动:弱智。

**

苏遇鲤到家时,顾萧替她把家居拖鞋从鞋柜里拿出来,放在她的脚边。

她换了鞋,就接到了一个陌生号码的电话。

“您好,苏遇鲤小姐。”

她看了看号码,问:“您好,请问,您哪位?”

电话那头的人说:“我是苏瑾阳女士的代理律师,我姓何,苏小姐如果有时间的话,现在能出来见个面吗?我这里有一份苏瑾阳女士的遗嘱。”

苏遇鲤点头:“好,麻烦您把地址发给我。”

“好。”

电话挂了后,顾萧看她眉头微蹙,就问:“鲤鲤,要出门吗?”

“嗯,”她说,“是我姑姑的律师,说他那里有我姑姑的遗嘱,让我去一趟。”

顾萧把刚刚挂好的伞又拿在手里:“是哪位律师?”

苏遇鲤回答:“他说姓何。”

律师圈子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

如果他没猜错的话,这位何律师,大名应该叫“何立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